第十八章 暴打白头翁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十八章 暴打白头翁

周一早上,张扬没课,本来他想出去找工作的,但东子提醒他校门口那帮混子一直晃荡着,让他这段时间别在外面晃,所以只能蒙头睡觉。 不过还没到九点,李劲东去上大号,白刚就领着他那个大学四年难得见上一面的班主任找上门了。 班主任看到他倒是一脸惋惜,而白刚直接彪呼呼地扔了张纸过来:“张扬,鉴于你在学校好几门功课的学分一直未能修满,而且经常打架闹事,屡教不改,又勒索同学,已经触犯了刑法,学校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也就没报jing,但是你这样的行为学校无法继续容忍,系里建议让你自己申请退学,如果你自己不愿意,学校有权开除你。” 张扬接过他手里的那张纸,上面的确盖了化院的公章,不过这是一张劝退通知。 比开除好听点,比休学难听点,但总归一句话,他现在不是梅大化院的学生了。 当然,他还有一系列手续要办。 张扬有点懵,李劲东跟他说的时候,当时他还没有那种感觉,但现在亲眼看到劝退通知书,心却是不由自主地一阵缩紧,自己辛辛苦熬了四年,结果临近毕业的时候却被劝退,这换谁谁都接受不了。 他盯着班主任有些退缩的目光,突然冷笑了一声,扬了扬手上的通知书,问道:“就这些?” “这些已经够了,张扬同学。”白刚看了张扬的班主任一眼,掉过头来,接着道,“识相点,自己处理一下手续,应该不需要我去叫校jing帮忙吧?” “尼玛,轮到你说话了吗?”张扬突然从床头抽出一根铁生管,那是他一直准备着防止白亮峰带人来找他茬时候用的,这会儿心里一阵激动,抡起管便直接砸向了白刚的头。 白刚果然是练过的,头一低躲开了,肩膀却被砸了一下。 跟着来的班主任懵了,扶着眼镜嘴里嘟哝要张扬别激动。 张扬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隔着床板又朝白刚砸过去,白刚彻底反应过来了,看到张扬准备了钢管,也就不敢还手,径直冲向门口。 不过也该他倒霉,还没到门口,脚下却不知道踩了什么东西,一个拌蒜摔倒了。 然后张扬上去,一脚踩上去,随后一顿的猛敲:“尼玛的,不是说我是混混吗,今天就揍死你。” 白刚虽然练过,但张扬个头比他高,而且他被压在底下,张扬还拿钢管,所以只能是抱着头被张扬狂打,张扬一见有机可乘,心里头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登时棍如雨下,乒乒乓乓一通乱砸。 眼镜班主任不敢劝,也没出去叫人,就在那傻看着,门口则堵了好几个看热闹的,不过看到被打的是白刚后,直接无视了,看来他们对这个系辅导员也是仇大苦深。 张扬虽然打得狠,却没往白刚的要害揍,打了一会儿,也就觉得有些累了,这时候李劲东听到了风声,从厕所赶了回来,看到这幅场景,吓了一跳,赶紧把张扬拉住了。 白刚翻了身,马上跳了起来,想反击张扬,却被李劲东拦住了,他伸手指了指门口几个不怀好意拿起手机准备开始拍摄的学生说道:“白哥,这么做不好吧?” 白刚一看到门口那几个讪讪地把手机收起来的学生,脸黑了,要是让人拍了放到网上,说什么老师打学生,自己就算毁了。 他扭了扭痛得齐身神经像是扭在一起的身体,只能是指着张扬高声骂道:“麻痹,你给我等着,有种就继续站在这。” 张扬没理他,因为刚打完白刚,系统居然又蹦出来一句话。 “暴打人渣,奖励系统积分两分,现在总积分为负四十三分,称号为恶贯满盈的贱人,请贱人继续加油。” 换句话说,揍白刚还揍对了,所以白刚骂他的时候,他反而笑了,要不是想到这会儿白刚已经站起来了不好对付,难保他不会再次动手,以便验证一下,是否还会有系统积分。 白刚见张扬不理他,还一直发笑,心里虽然窝火,但这么多人在这里围观,还有万一真打起来,这个横肉满身的李劲东肯定是会拉偏架势的,所以他只瞪了门口几个看热闹的几眼,走了,大约是去叫校jing了吧。 他一走,张扬的便宜班主任就唉声叹气起来了,看了看张扬,半句话没说,摇了摇头,也走了。 李劲东看到张扬手里捏的劝退通知书,忙抢了过去扫了几眼,看完内容后,随即一把扔到地上,破口大骂:“草,什么狗屁,这白头翁真不是个东西,早知道刚才就不该拉你,揍死那货…”他手伸进口袋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给他爸爸,“我让老头子问一下。 张扬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今天把白头翁也一起揍了,我就没打算拿毕业证书了。” “这怎么行?”李劲东瞪了他一眼。 “你觉得呢?把同学打断一根肋骨,勒索女同学。”张扬从地上捡取那张劝退通知书,历数上面的罪名,“大英学分未修满,现在还要加上一条,打系辅导员….” 念了一半,李劲东头也大了:“艹了,我怎么突然发现你比我还像混混啊。” “不说了,晚上喝酒去,就当提前毕业。”张扬把钢管往床铺上一扔,嘴上硬气,心里却有些酸。 “行,把撸哥和书生一起叫上。”李劲东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宽慰道,“不就张毕业证书嘛,给你个建议,行不行?” “又要让我去你家老头的公司上班?”张扬睥了他一眼,“你自己都不去。” “靠,好歹和我们专业有些挂钩好不好。” 张扬瞪大了眼睛:“东哥,你爸开的是渔业公司,捕鱼的,有哪毛钱的关系。” “呃…生物工程嘛,鱼也是生物啊!” “草!”张扬无力地挥了挥手,其实他知道李劲东家里虽然的确是开渔业公司的,但他老头手下渔船可是有上百条之多,另外还有不少其他公司,还是梅宁的政协委员,想要给张扬一个职位,简单得很。 不过以张扬的xing格,并不喜欢这样。 白刚果然是厚颜无耻地把校jing拉来了,然后还要眼镜班主任出面作证,说张扬打了他,结果便宜班主任硬气了一次,居然拒绝了,白刚只得亲自作证。 校jing检查了一下,就把他拉到一旁:“白哥,你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就算进了jing局顶多也就是将他教育一番。” 白刚骂了句,道了声倒霉,就要校jing把张扬修理一番,再赶出学校,说他被开除了。 然后俩校jing也严肃起来,就把张扬带到了保安室。 不过李劲东来了,他看了看两个校jing,把他们拉到一旁嘀咕了几声,那两人对视了几眼,脸上直犯抽。 最终白刚想要的结果没有,不过张扬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被明确要求,最迟三天内离开梅大,再写一份检讨书。 “同学,写好检讨书,你就可以走了。”一名校jing看起来和颜悦sè地说道,一边还准备了纸和笔,那模样就像灰太狼拿着块糖在诱惑喜洋洋。 张扬二话不说,接了过来,飞快写了一段文字,那校jing本来还想夸张扬识相呢,结果拿过去一看,脸sè就变了,有一种想要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看了白刚一眼,眼神里分明在说:得了,这事没完了。 “今天和畜生白头翁,也就是系辅导员白刚打了一架,作为学生,我深感不对,最关键的问题是我出手太轻了,没往死里打,导致他还能叫嚣…” 白刚一看不对劲,抢过了检讨书一看,立刻破口大骂,这时候门外也聚集了不少下课的学生,白亮峰也到了,看到张扬,忍不住叫嚣了起来:“张扬,我看你还能横到几时。” 张扬白了他一眼没应他,本来他今天答应许丹露要陪她一起送她爸爸去祥云集团体检中心做pet的,现在被这破事缠上,有些走不开了。 正想着,许丹露果然打来电话了,问他在哪里。 张扬想了想,说道:“才睡醒,马上赶过去。”挂了电话,他看了看白刚,淡淡地说道:“白刚,我够不够格被开除,你自己心里有数,不过今天老子认了,要劝退,要开除随你便,想要我写检讨,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着,便直接走出保安室,白刚愣了愣,没敢拦他。 而那两名校jing你看我我看你,又看了看李劲东,悄悄走到白刚身旁,压低声讨好道:“白哥,人都走了,写检讨有个毛线用,对吧?” 白刚看了看李劲东,当然知道是他搞的鬼,心里虽然不爽,却也不敢当场发作,因为传闻,这李家是走黑的那种,他不过一个小小系辅导员,虽然他是白氏集团董事长的侄子,但可不是亲儿子,更何况即使是亲儿子也不一定斗得过李家这种土霸王呢。 看来,只能在校外找张扬算账了,白刚不经意地瞥了李劲东一眼,心道,你总不能护他一辈子吧,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地跟着走了出去。 张扬顺利走出去后,看到白亮峰还站在那,便忍不住走到他面前,突然伸手点了点他用绷带绑住的胸口,讽刺道:“王八蛋,不是肋骨断了吗?这么热爱学习啊?” 白亮峰被捅得呲牙咧嘴,痛得要命的同时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但他被张扬打过,心里始终有yin影,等到张扬离开他几步后,才叫嚣道:“你别得意,有种你出校门口试试。” 看来他早就在校门口布置好了口袋,张扬心里有些犯难,但他又不想给李劲东惹麻烦,正犹豫着,却发现一辆极其拉风的白sè奥迪r8跑车很嚣张地停在保安室附近,引得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转向了它那里,不少人登时发出“哗!哗!”的感叹声。 前一声是赞叹这辆跑车的拉风,奥迪r85.2fsiquattro2012限量版才刚上市没多久,得要近三百万呢,而后一声叹息则是送给了车上扎着马尾的高挑美女,香车美女,太搭了。 不过车上那人张扬有些眼熟,那不是医学院的美女硕士乔希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