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偷窥?姐弄死你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七十七章 偷窥?姐弄死你啊

“什么条件?”看到张扬那带着灼热的目光,杨静刚刚恢复平静的俏脸又是一热,这臭家伙心里想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回过头看着前方,没有直接微微一笑道:“静姐姐,杨菲老师应该还可以和你说上几句话吧?” “嗯?”杨静把头扭向另外一边,她现在有些害怕张扬直视她的目光,这让她有一些尴尬,一想到那晚上自己帮他弄出来的场景,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荒诞感,既然自己明明知道和他不可能,怎么还会为他做那种事情。 更加不可饶恕的是,那一切貌似都是自己主动的,如果这臭家伙对自己无意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尴尬死。 她越想是越后悔,都怪那晚贪杯,和同学喝多了,要不然相信自己也不会那么做的,怪来怪去,最后他给自己找了个勉强还说得过去的理由。 现在自己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不然这臭家伙以为自己是那么好勾搭的呢。 想了想,她正了正神,点了点头道:“是,菲菲现在在家里,也就能和爷爷还有我勉强搭一两句话,不过即使我们两个人加起来,恐怕还不如你和她说的一半多呢,这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了,静姐,这样,我的条件是,要不然,你也搬到别墅里住?”张扬转头看了她一眼,微笑着解释道,“是这样,如果你也住进去,刚好杨菲老师也在那。这样你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见面机会多了,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就要沟通,沟通久了,你和她之间的关系不就可以完全破冰了?” “我搬进去住?”杨静红润的樱唇一抿,侧头看了看张扬,原来这家伙是想让自己搬进去啊。刚才自己心里还在瞎想:他如果要自己陪他睡一晚,或者说让他摸一次,那…那可要怎么回答。说不定脑袋一热还真答应了呢。 不过他要自己搬进去,那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为了方便?自己如果住得离他很近。那他如果要突袭自己,可就方便多了。 想了想,脸上不由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味道试探道,“真的是这个目的?” “当然了,不然静姐姐以为我有什么企图?”张扬脸不红心不跳的应道。 “你有什么企图…”杨静咬了咬樱唇,靠车门那侧的粉拳紧了紧,这臭家伙目的绝对不会那么单纯啊,如果…如果他让自己住进去,是为了方便泡自己,也未可知呢。这臭家伙,还故意这么问自己,想让自己上当,没门。 “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企图,不过我要以什么理由住进去。万一菲菲觉得我是故意搬进去和她凑一起的,她一怀疑,说不定就搬走了呢。” “理由很简单啊。”张扬头也不回地答道,“你是女娲公司重症康复中心运营总监,女娲公司的核心成员都住里面,这不是挺顺理成章的吗?” “我怎么就没看到一个男人进去过。里面净是一群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怎么看了都像皇帝的后宫。”杨静虽然觉得张扬的话很有道理,但细想了一下,住在里面的可全都是大美人啊,这感觉好像是这个臭家伙的皇宫后院,自己进去了,怎么都感觉成了他妃子一样。 “好…好,那就不勉强静姐了,不过你若是想要让杨菲老师和伯父修好的话,恐怕也只有这招了。” 杨静扁了扁嘴,不说话了,当然,她心里在回味着张扬的话。 目前看来,好像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机会,若是她那晚没和张扬折腾一个晚上的话,兴许今天也就大大方方住进去了,可现在怎么着都会有些尴尬。 想了半天,最终想让杨菲和父亲修好,一家和睦的愿望终究占据了上风,她瞄了张扬一样,又问道:“那,你能保证我住进去后,菲菲不会生气就搬走吗?” “所以说,这是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要靠运气了。”张扬看了她一眼,心里一块石头落下,她这么说,也就基本上可以肯定,美艳成熟的静姐姐搬进来是板凳钉钉的事情了,“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把杨菲老师留下的。” “好,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得给我一个保证。”杨静粉拳捏得是紧紧的。 张扬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问道:“保证什么?” “你知道的!”杨静脸红红地说道。 张扬闻言,顿时明白了什么,脸上却是一本正经地反问她:“真心不知道…哎呀…开车呢,静姐。” 杨静狂掐了他一把,才气呼呼地说道:“现在知道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保证不偷看静姐洗澡了以后。” “什么?你…你什么时候偷看我洗澡?”杨静脑袋瓜不灵光了起来,然后坐在边上使劲的回忆着,回忆着,过了半天,突然是恍然大悟,那晚记得自己洗澡的时候,浴室的布帘没有拉紧。 这个臭家伙,肯定是看到了那条缝隙了,然后把自己给看光光了,天啊,我不活了,那自己全身上下,他岂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一想到这点,顿时,她涨得是满脸通红,再一想,极度的不甘心,猛地伸出手去,狂掐他的大腿和腰间最柔软的任何一块肉。 “你个死家伙,坏家伙,臭家伙,你竟敢偷看你静姐洗澡,我跟你没完。” “啊,静姐,开着车呢,你不想我们车毁人亡吧…”张扬之所以愿意把偷窥她洗澡的事情说出来,是因为,像杨静这样,目前正在高度犹豫中的美女,时间拖得越久,她就会越犹豫,最后很可能迫于一些传统道德观念的束缚,把自己深深地埋起来,那么自己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他索xing大胆一点,主动出击,反正现在他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已经无法回头了,要么一路走到黑,要么以后在无数人的唾沫中遗臭万年。 他不管别人怎么想,杨静现在是他的女人,谁也别想抢走,他一定要先牢牢地揽在自己怀里,现在能力暂时有限,我哪管你外面洪水滔天,只管自己一方风平浪静。 “再说了,静姐。”张扬使劲地扭了扭身子,躲开她的魔爪,“我的也被你看光了,不是吗,咱们应该算扯平了才对。” “才不跟你扯平。”杨静越想是越害羞,这臭家伙,太过分了,现在可怎么办? “那静姐我该怎么办?”张扬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瞄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嫁给我,那就行了呗。” “嫁给你?…看我不掐死你。”杨静一听,心里更郁闷了,这家伙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还故意调侃自己。 “哎呀,静姐姐,我说真的。”张扬突然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跟她讲道。 “不要!”杨静马上拒绝,然后看了张扬几眼,咬了咬下唇,狠狠地说道,“你以为静姐是傻子啊,你身旁有除了乔希儿和许丹露外,还有个高琪,肯定都发生过那种关系了吧,你静姐我要是嫁给你,那还不是自个儿往火坑里跳了?” “那怎么办?”张扬看了她一眼,一脸茫然的样子。 “哼!”杨静狠狠地哼了一声,把头扭开,“我能怎么办,都被你欺负成这个样子了,这回姐原谅你,但绝对没有下回了。” “知道了,静姐,下次我们去住酒店,就不找那种带着布帘的套房了。” “你…你还想占姐姐便宜。”杨静气不打一处来,抡起粉拳就要去砸张扬,但一看到他正在开车,只得羞恼地把粉拳松开,再去抓张扬一把,张扬一躲,她手一落空,手中便觉得抓到了另外一个东东,侧头一看,立马又是满脸通红,自己竟然抓着他下面那东西了。 虽然实物都弄过了,但现在伸手过去,怎么都觉得怪怪的,尤其自己刚才还一本正经地跟他扯那些问题,自己的一世英名算是栽在这臭小子身上了。 一想到这些,她索xing也是放开了,狠狠地揉了一把,然后撤回来:“哼,以后各不相欠,不许再打你静姐的主意,听到没有?” 张扬痛得是呲牙咧嘴,却又觉得一阵的舒服,可以说是痛苦并快乐着,因为杨静并不是往死里用力的那种,到后面估计是心软了,就松了力道。 但张扬还是故意用极其幽怨的眼神,瞥了杨静一眼:“静姐…你已经把我废了,我就想对你怎么样,也没招了啊。” 杨静无语了,把头扭了过去,她自己用的力道,自己还不清楚嘛,这臭家伙分明是要占她便宜。 张扬最终也没承诺说以后不打她主意,杨静也无可奈何,后面干脆就索xing装瞎。 临了到了机场,下车之前,她冒了一句出来:“那你晚上去帮我搬行李。” “遵命!”张扬心里一乐,美艳的静姐终于答应了啊,这可是一个好兆头。 “那我们去接西晨吧。”张扬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制作得歪瓜裂枣的牌子出来,上面写着“欢迎西晨静兰”六个字,这字是高琪写的。 冲着她这几个字,张扬觉得或许让她当行政总监绝对是个错误,行政总监不是该写得一手好字的吗,我的老天爷。 不过眼下,死马当活马医,也只能将就了。 他拖着牌子,往出口处走去,一边回头,看了踩着靴子慢悠悠跟上来的杨大美人,嘀咕地问了句:“静姐,顺便问个问题哈。” “干嘛?” “你大姨妈结束没?”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