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装逼的遭雷劈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十七章 装逼的遭雷劈

许丹露为难了,白亮峰第一个条件,她倒还无所谓,如果用自己的身体能够给父亲换来一个希望,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去付出,但是让她指控张扬意图强jiān自己,这个就太过了,她很清楚,那晚若不是张扬恰巧闯进来救了自己,自己早被白亮峰夺去处子之身了。 张扬冒着被白亮峰报复的危险救了自己,自己还去指控他,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第一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许丹露咬着下唇,俏脸红得宛若桃花,“可是第二个条件,我做不到。” “我没听错吧,那么小小的一件事情,你做不到?莫非你老头的命还抵不上那小…呃…”白亮峰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背后多了一个人。 张扬正冷笑地盯着他还绑着绷带的伤处,淡淡地说道:“白亮峰,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欺负女生算什么本事?” 白亮峰身子一缩,显然他被张扬揍怕了,这会儿已经有了心理yin影,但看到一旁的白刚,立马又恢复了jing神,大声道:“张扬,别以为你是混混就可以这么嚣张,这里是医院。” 张扬只是冷笑,他当然知道白亮峰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话是想要让自己没面子,另外也要让许丹露的父母认为自己真的是个混混。 但他懒得反驳,就算反驳也没用,等下白刚再添油加醋一番,自己只会更加有口难辩。 不过许丹露开口了,她站在张扬身前,看着白亮峰反驳道:“你别血口喷人。” 白亮峰有些出乎意料地看了她一眼,刚要开口,却被白刚拉开,后者如张扬所料一般,走到许丹露面前,一副很痛心的模样看了看许丹露,说道:“丹露你还小,可千万别让这种人给骗了,作为系辅导员,我真的很痛心,不过你放心,学校绝对不会坐视这种人不管的。” 他一说,一旁的夏薇薇和许丹露的舍友也走了上来,看了张扬一眼,同时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低声道:“学姐,别理这种人了。”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张扬可以听到,这场面看起来有些难堪,白氏兄弟加上夏薇薇和许丹露舍友,明显都对张扬有敌意,看来,自己的形象在白眼狼和白头翁的摧残下,早就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混混,就算说再多,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再加上边上一个不出声的杨菲,神sè复杂的许父,有些恍然的许母,张扬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太多余,换做以前,他肯定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反正这事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但他看到许丹露一副无助的模样,想到年初的爷爷,心一软,还是杵在病房里。 “怎么了?”病房门口,杨静出现了,看着里面僵持的一幕,她颦着眉头走了进来,开口问张扬。 张扬有些尴尬,其实现在他也才大概理出一个头绪,大约白亮峰刚才应该是在许丹露父亲面前说了自己很多坏话,要让自己离开许丹露之类的,但其实自己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对于许丹露这种等级的美女抱有好感这是正常的,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在几天前还是仇敌呢,所以这纯粹就是膝盖中箭,真是冤得够可以。 “没什么。”张扬摇了摇头,他不想把事情扯得太远。 “嗯?”杨静垂了垂长长的眼睫毛,看了看张扬,哦了一声,扬了扬手中小纸条,说道,“我和祥云集团联络好了,这是那边路工的电话,你直接过去找他就行了。” 听到这话,许丹露美眸一亮,问道:“杨医生,这么说可以直接过去做了?” 杨静点了点头,有些迷惑地问道:“对啊,有什么问题吗?路工是我以前大学的一名学长,他会帮你父亲先插一下队,明天上班一早过去,下午就可以拿报告了。” “谢谢杨医生。”许丹露意味深长地看了一旁的白亮峰一眼,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白亮峰则尴尬得要死,刚才他还向许丹露放话,说祥云那边的pet想不到现在却被杨静结结实实的打脸,这简直太丢人了。 “哥…”他捅了捅白刚的腰肢想问怎么回事,才发现后者毫无反应,而双眼直愣愣盯着刚刚走进来的杨静,正进入石化状态。 “美女…”白亮峰这才注意到,眼前的杨静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绝sè大美人,一个穿着白sè大褂的制服美女,无怪乎他堂哥这副样子了,靠了,他不是想追杨菲的吗? 一个杨菲、一个杨静,一个许丹露,再一个夏薇薇,现在这个六人间的病房同时塞了四个绝sè美女进来,一下子让人有种满室生香的感觉。 不过许丹露刚才那带着不屑的一眼让他一阵颜面扫地,以至于让他对眼前这种秀sè可餐的美景有种无福消受的感觉,幸好刚才不是很大声说出来,否则的话…哎,许丹露鄙夷的眼神又投过来了。 “咳…咳,伯父,刚好有点事,改天再过来看您。”白亮峰越想越不对味,拉着白刚和夏微薇薇打了声招呼后,赶紧撤离。 白刚显然有些不情愿,但看到白亮峰略带凶狠的眼神只得依依不舍地多瞄了杨静几眼才跟着出去。 两人刚走到拐角处,白亮峰便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白刚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制服美女。 “哥,你这就不厚道了,你不是事先都都跟祥云集团的体检中心打好招呼了吗?怎么刚才那个美女医生一转眼就说报告都可以当天出?”白亮峰双眼明显充满怒火。 “嗯。”白刚这才反应过来,骂了一声摸出一个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然后一副很熟络的模样吼叫了一番,“老田,靠,你不是说你们体检中心的64切pet机子最近都排满了吗?怎么还可以插队的?” “什么…你们集团副总亲自打的电话…谁这么有面子啊?…不知道?靠。” 白刚骂骂咧咧挂掉电话,转头看着白亮峰,脸sè难看得要命:“祥云集团副总亲自打的电话要的位,靠,这得多大的面子才做得到。” “不可能是张扬,电话是那个美女医生给的,肯定跟她有关,你问问谢主任,查查那个大美人的底细。”白亮峰脑袋一歪,很快想到了关键点。 结果白刚再打了一通电话后,面sè就蔫了,又骂了句,草了! “那大美人是杨女神的姐姐,叫杨静,怪不得能长得那么漂亮。”白刚重重地喘了一口气,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甘,杨菲的背景他们是知道的,她们父亲杨修国梅宁市卫生局局长,爷爷就更了不得了,正儿八经的老红军,听说还是部级的转业干部,杨家的大小姐放一句话,人家当然乖乖照办了,他们白氏药业算个屁。 听到白刚这么一说,白亮峰也蔫了,狠狠踹了墙角一下:“难道就这样算了?” 他一想到许丹露那具玲珑有致,娇艳yu滴的躯体,心底那股yu火简直难以抑制,更何况他还很多人打了赌,月底前把他和许丹露的艳照分享呢。 “草,都是那个张扬搞的鬼。”白亮峰满肚子怒火,“我一定要找人砍他一顿才解恨。” 白刚皱了皱眉头:“都快毕业了,你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惹出什么事来,反正那小子明天就要被开除了,辛辛苦苦读了四年,结果临了毕业时被开除,想想都爽。” “哥,这么说,张扬那小子确定要开除?”白亮峰眼睛稍稍一亮。 “嗯,仈jiu不离十吧,明天系里讨论一下基本就确定了,本来想说只要你让许丹露指证张扬意图强jiān,那这事就绝对是板凳钉钉的事了,送他吃监牢饭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