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偷窥无罪(一)求月票哇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六十八章 偷窥无罪(一)求月票哇

他觉得有些纳闷,没理由那个爱告状的夏薇薇会是jing灵小天使啊,想了想,又添加了她一次,然后理由…他斟酌了一下,写了个姐夫! 再发送过去,带着一丝期待,盯着屏幕。 然而不到三秒钟,很快又被拒绝了,叉,张扬知道自己肯定弄错人了,没想到是夏薇薇竟然在用jing灵小天使的昵称,而不是许丹莹。 她好意思吗?明明是个爱打小报告的花瓶刁蛮女才对。 既然jing灵小天使不是许丹莹而是夏薇薇,张扬也就没有兴趣再去招惹她了,果断地准备加那个冷面女郎,看到这里,他再度汗了一把,这个许丹莹,取什么名字不好,叫个冷面女郎,你哪点和冷面有关系了? 刚准备加她,却发现自己来了个小消息,看了下,是别人要加他,再看了看对方的qq号,发现竟是刚才拒绝了自己两次的jing灵小天使。 他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想错了,应该是许丹莹自己还没睡醒,迷迷糊糊才拒绝了自己,现在醒悟过来了,赶紧又加了自己。 点了接受后,对方马上发来一条信息,张扬点开一看,不由呆了一呆,这信息的语气挺不友好的啊。 “张扬,你怎么知道本姑娘qq号的?你有什么企图?” 张扬皱了皱眉头,难道不是许丹莹? 他想了想,回她:“你是谁?” “你加我,你还问我是谁。”对方显然很不耐的样子。 张扬一脸郁闷,他在脑海里翻了翻,没记错啊,自己就记得三个号码,那数字绝对没错的,该不会是许丹莹那小丫头故意来逗自己吧?但想了想觉得不对经,,如此彪悍的语气大概也只有夏薇薇吧,绝不会是自己那个温柔可爱的小姨子 “夏薇薇?” “哼。你是怎么知道我qq号码的,哪个王八羔子告诉你的?” 王八羔子?张扬汗了一把,你这个臭丫头,果然是夏薇薇,还jing灵小天使呢,骂你老爹是王八羔子骂得还挺带劲的啊。 不过他现在也不想告诉她,给他qq的是她老爸,省得又说不清楚。便没好气地回她:“你管我怎么知道的。” “张扬,别以为你现在风光了就嚣张了,在我夏薇薇眼里,你始终是个sè狼。” 张扬一看,真火了,这夏薇薇真嚣张啊,自己明明没得罪过她,这臭丫头怎么老是一副针对自己的样子呢? “好,好。我是sè狼,那拜托你,把我拉黑。咱惹不起你行了吧,真倒霉!”张扬扁了扁嘴,无语地回她,这丫的,惹不起你还躲不了吗? “你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先加我的,你还说倒霉,你今天要不告诉我谁告诉你我的qq的,我跟你没完。” “我就不告诉你。怎么样?”张扬火大了,本想直接把她拉黑,想了想,自己要是向个臭丫头认输了那多没面子。 “好,你有种。张扬,张大董事长,我告诉你,我手里可是握着你不少东西呢,你要是不告诉我。明天各大新闻媒体立马就有你的花边新闻,你在学校里骗了丹露学姐不说,又和高琪学姐搞暧昧,甚至连杨菲老师都敢轻薄…” 张扬本来已经想把她拉黑了,但一听她这么说,立马气炸了,这臭丫头给她点颜sè,她还想开染坊了。 “别忘了,我是学什么的,我是新闻传播系的…如果你不想你自己的那点东西明天出现在网络媒体上面,你现在最好就乖乖告诉我,谁把我qq告诉你的。” “行了,行了,你爸爸告诉我,这样行了吧。”张扬无语了,那丫头可是新闻传播系的系花,听说还是个实习记者,而且对自己一向有成见,谁知道她会不会真的干点什么事情出来。 “我爸?怎么可能?你骗我。” “我干嘛骗你,不信你回去问你爸爸去。”张扬想了想,心里着实不爽,又加了句,“夏市长是怕你太刁蛮,以后嫁不出去,所以就让我…让我帮你找个婆家。” “你胡说八道!”夏薇薇看来是火了,发了一连串的怒火中烧的头像,“张扬,你给我等着,明天就给你好看。” 她打完这行字,直接把张扬拉黑了。 剩下张扬,面对着电脑,一阵的无语,那疯丫头不会来真的吧?她要是以梅大某某知情人的身份把自己和露露还有高琪,以及杨菲的事情往黑里描,那还真难说。 自己倒没什么,露露应该也是会付之一笑,高琪现在应该也是没什么好牵挂的,就担心那个夏薇薇口无遮拦起来,把杨菲也给捅出去,那事情就大条了。 张扬心道,千万不能让这疯女人得逞了,叉的,得想个法子才对,而且最好还能狠狠地惩治那臭丫头一番,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才好。 对了,让系统帮忙! 但张扬又想了想,为了她那么个臭丫头,还要浪费现在本来就少得可怜的系统分,未免太不划算。 算了,算了,就当被狗咬了,办正事要紧,先把许丹莹给加了。 发了请求之后,许丹莹还没回话,但有消息了,看了看电脑,发现是许丹彤正给自己发信息呢。 “姐夫,这么早啊,怎么都不回我信息呢?” 张扬一阵尴尬,刚被夏薇薇给气坏了,都把她给忘了,忙回她:“不好意思,刚刚有事出去了,对了,你姐现在身体好多了,再过一两天,我就接她出院,你不用担心。” 露露受伤的事情,许丹彤先前已经知道了,所以这段时间,她每天都有打电话询问露露伤愈情况,露露也把这事告诉过张扬。 “呵呵,谢谢姐夫,姐已经告诉我了,姐姐有你可真好,对了姐夫,我听说你前几天来京城了,怎么也不来找我呢?” 张扬又汗了一把。 大概也是露露告诉她的吧?其实他当时的确是有那个想法的,只不过为了高琪父亲的事情,他不得不提前回来,要不原本还得预计今天才能回到梅宁呢。 提起这个事情,他才记得,今天晚上貌似西晨静兰就会飞来梅宁了,虽然到时候负责接待的是杨静,但毕竟她是自己招聘的第一个人。总是要见见她的。 张扬只得把实情说了一下,说是刚好灵光一号正式发布,所以没时间去见她。 许丹彤倒也没计较,只是打了个笑脸,然后突然问道:“姐夫,你那有视频吗,我们来视频聊天好了,哎,在学校里可闷死了。整天都是那些数字和模拟…” “视频?”张扬看了看,当然有了,只不过和自己漂亮的小姨子视频聊天。会不会有点那个什么。 但是他也不好拒绝,只能说有,然后许丹彤就点了个视频请求给张扬。 张扬没法拒绝,只能点开,点开视频界面后,许丹彤那张漂亮的脸蛋立刻映入眼帘,此刻她正坐在宿舍里,看姿势应该是抱着笔记本躲在被窝里和他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周末的原因,她还穿着睡衣。当然,睡衣是那种密不透风的那种,没有半点风光可瞄,但她玲珑有致,丰硕饱满的峰峦仍然是把厚厚的棉睡衣勾勒得淋漓尽致。 和许丹彤聊了会儿。那边许丹莹也回应他了,加了他好友,果然她的昵称竟然叫冷面女郎,这让张扬大感意外,这小丫头文文静静。长着一张古典美女的美丽脸蛋,哪里看得出是冷面女郎了? 这会儿,那边的许丹彤和他视频聊了会儿之后,突然是神秘一笑,看了看张扬,伸手遮住视频:“姐夫,等会我有课,我要起床了换衣服了,所以先关视频了哦,改天聊。” 张扬汗了一把,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那个早上,看到她没有戴罩罩站在天台上的情景,这丫头待会儿去换衣服,那光溜溜的场景想着都诱人啊。 和许丹彤道了声别,张扬心里拉回到了正事上。 “丹莹,你干嘛叫冷面女郎?”他怎么想也想不通,这小丫头会弄这么个名字,哪里来的冷了? “嘻,姐夫啊,天啊,真是你!”小丫头看起来挺乐的,压根就没注意到张扬问得啥,“我以为你把我qq给丢了呢。” “怎么会,我这不是加你了吗?”张扬自己汗了一把,明明自己是把这事给忘了,要不是今天找她有事,恐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加她呢。 “嘻嘻,姐夫骗我,我才不信,你找我肯定有什么事,说吧,小姨子能帮到你什么,姐夫尽管吩咐。” 张扬汗了把,终于还是很老实地跟她坦白了,想让她帮忙。 那丫头倒也爽快,回他:“你先把构思发给我看看,我看怎么弄。” 张扬想了想,就把自己大脑里获得的魔鹰眼监控系统软件部分慢慢地打出来,发给她。 发过去后,许丹莹那边却慢慢安静了下来,看得出,此刻的她估计也是被张扬这些构思惊到了吧,半天没有回复张扬。 过了老久之后,才回了一段字。 “姐夫,你这个想法真是太厉害了,这东西要是能编出来,肯定能卖个大价钱啊,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你的先让我好好消化一下,现在你只管打出来,我先拷贝下来,慢慢再做研究,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没那么容易做呢。” 可见张扬发的东西引起她的兴趣了,此刻的她已经全身心投入进去了。 张扬听她的口气,虽然这东西有些难,但她应该是有办法的。 他赶紧是把脑子里的那些想法一一快速打了出来,打这些东西倒也快,但那边的许丹莹一下子没办法消化完,所以张扬只能一边打着一边停,打了一段之后,最后只能只能一边无聊地浏览着网页,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胡乱扯着。 不过却是不经意地看到夏薇薇的qq,虽然她把自己拉黑了,但自己还没删除她,所以还可以看到她的头像好像还在线,刚才没注意看,这臭丫头还带着视频呢。 突然,刚刚许丹彤说的话一下子提醒了他,他脑子一转,这夏薇薇不是要给自己好看吗?自己不妨趁现在看看她在干什么。 别忘了,自己可是个黑客,有她qq也有她ip,搞定她还不容易,如果她胆敢散播自己和杨菲她们的消息,那就直接黑了她电脑,看她还敢不。 想着,他立马行动了起来,利用她的qq直接进入到她电脑,三两下,把她电脑变成了一台肉鸡,任由自己cāo。 然后不经意地,看到了她的qq摄像头正打开着,心里不由一动,这丫头现在在干嘛呢? 张扬带着一丝猎奇和偷窥心里,偷偷打开她的摄像头。 画面很清晰,今天是周末,夏薇薇好像是在家里,摄像头正对着的是一张铺着粉sè被子的床,那被子还挺凌乱的,看样子,主人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没多久的样子。 不过张扬没看到夏薇薇坐在电脑前,这就有些奇怪了。 正在奇怪之极,这时候,床右侧房间内自带的卫生间门突然打开了,原来夏薇薇不在,刚应该是去洗手间了,这会儿她穿着一套上下连体的粉sè睡袍踢着拖鞋,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她好像是刚洗完脸,这会儿走到了电脑前,然后径直走过,坐在了床沿边上。 她的睡袍下摆是敞开式的,所以这会儿她胡乱地坐在床上,登时露出一双白生生的修长美腿的下半部分,匀称的小腿,再往上,若隐若现的是看到一片雪白 张扬不得不承认,这丫头尽管刁蛮,但她人其实还真是长得挺漂亮,胸部饱满,皮肤雪白,而且一双眼睛非常的大,清纯中带着一丝娇媚。 这会儿她伸了个懒腰,然后又站了起来,及着脚,慢慢走到左侧的衣柜那,拉开柜门,折腾了一会儿,她取出了一套黑sè的韩版格子短裙装和一副粉sè的罩罩,随意地扔在了床上。 然后她伸手揉了揉修长的脖颈,双手慢慢移到腰间的睡袍扎带… 张扬一呆,她是要换衣服吗?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