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臭家伙,你压到我那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六十三章 臭家伙,你压到我那了

“黑桃八? 张扬皱了皱眉头,一边慢慢地把身上的大衣脱掉, 穿着厚重的大衣动手,难免碍手碍脚。 “什么?”凛冽的寒风把张扬的话吹去了一半,让蔡羽听不大清楚,什么黑桃八,方块七的。 不过张扬显然不准备给他多问一次的机会,对付穷凶极恶的敌人,尤其是杀手,最正确的方法就是先发制人,他把大衣一甩,扔到到了车前盖上,随即一个侧鞭腿扫向蔡羽。 蔡羽呆了呆,这家伙! 但当然,他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看到杨菲慢慢走近的身影,如果被张扬这么一腿给干趴了,那也太丢人了。 他身子一缩,张扬并没有扫中他,但张扬随即一拳砸第一百六十三章 臭家伙,你压到我那了向他,拳风猎猎,带着一股萧杀的气息直扑面门。 蔡羽挺肘一迎,双方来了个大碰撞,张扬蹭蹭退了两三步,而蔡羽比他更加狼狈,后退了几步后,脚下一滑差点掉到牡丹湖里。 他眯了眯眼看了张扬一眼,这家伙有些力气,随即伸手捋袖,拳头微敛,准备反击。 “张扬?”两人再度摩拳擦掌之际,赶到杨菲开口,叫了一声。 张扬头也不回,一边盯着蔡羽,一边随口应道:“老师,这只乌鸦是个杀手,你小心点。” “杀手?”杨菲并没有像普通女孩子一样,要么尖叫一声逃跑,要么就立刻报jing,而是冷峭地看了蔡羽一眼,在一旁看了起来。 蔡羽一阵气结,这个家伙,居然认为自己是杀手?对,就是什么黑桃八,黑桃八他当然知道,只不过黑桃八算毛,在他眼里不过是个不入流的黑道组织,自己竟然被他诬蔑成这样。 “什么杀手,什么乌鸦,我不”他还没辩解完,张扬又一脚踹了过来,让他说了半句的话又吞了回去。 “草!”蔡羽真毛了,看第一百六十三章 臭家伙,你压到我那了来不给他一点颜sè看看,还真不行。 “来吧,看你有什么本事。”他一捋袖子,拉开了架势,但姿势还没摆稳,张扬已经杀到,撩腿,膝撞,摆拳,动作迅速得让蔡羽有些眼huā缭乱。 自己这么个空手道高手在他的逼迫之下,居然只能一直后退。 “嘭嘭嘭!”双方交锋输招,原本信心满满的蔡羽,不到一分钟之内,胸口脸上,挨了一肘、一拳,差点没直接昏了过去。 这让一旁观战的杨菲放下了心,把取出来的手机又放了回去。 “停”蔡羽受不了了,伸手想让张扬停下,他不想自己的形象在杨菲面前毁掉。 但停字刚说完,张扬一个扫堂腿,直接把他放倒他摔了个嘴啃泥,还没爬起来,张扬又一脚踢向他面门,蔡羽抓狂了,要是被这厮踢到脸,这还怎么活? 他只能就地一滚,想要躲开张扬这脚,但不滚还好,这一滚直接就滚到了冰冷的牡丹湖中……, “噗通!”水huā四溅,蔡羽吞了一口冷水,呛得他差点昏了过去,幸亏他懂得游泳,这才没沉下湖去。 他看了张扬一眼,脸上一阵的无语和愤怒,口里含着水,嘟哝了句:“你……,你给我等着。”他不敢上岸,也不想上岸,现在这落水狗的形象实在太糟糕了,要是落在杨菲眼里,他肠子都会悔青地说。 看了杨菲一眼,他极其狼狈地游向了对岸这特么的太cāo蛋了,跑来梅大逛了一圈,居然被该死的张扬当成杀手,不明不白地揍了一顿,还扔到水里。 我ri你个先人板板的! 张扬看着如同水獭一般溜向对岸的蔡羽,只能无语地拍了拍双手拿回大衣穿上,心道,这家伙身手还不错,被他跑了可惜了,他的原则可是斩草除根免除后患。 “我看那人不像杀手。”杨菲走了过来,看着蔡羽慢慢逝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地道,此刻她挨得张扬有些近,身上那股诱人的清香嗅起来很是舒服。 张扬从她身上那股令人迷恋的诱香中清醒过来,拉上大衣的拉链,点了点头道:“确实不是杀手,不过这人身手不错,刚才好像还拿着个电话,说是要调查老师你,老师,你认识他吗?” 杨菲看了张扬一眼,咬了咬红润的樱唇,歪着头看着张扬:“调查我?”“嗯,我开车经过,看到有人背对着牡丹湖,我还以为那牲口在这对着牡丹湖尿尿呢,于是就顺便下来看看,结果你猜怎么着,他拿着电话,吩咐别人调查你,说是要你的一切资料,我怕他对你不利,这才找他想问个清楚……,话说老师,你真不认识他?” “认识他?”杨菲皱了皱眉,奇怪地看了张扬一眼“我怎么会认识他?”“那就好,看他模样,好像是好像是”张扬斟酌着看该怎么说才好。 倒是杨菲有些不耐烦了,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吞吞吐吐的干嘛?”“我看那人应该是看上老师了吧。,…想了想,张扬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杨菲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自己慢悠悠地走到路虎另外一边,打开了车门坐到副驾驶位上:“没时间了,你想迟到吗?” 张扬看了看手表,还真是,已经七点出头了,完蛋了… “靠,来不及了,死定了。”他像风火轮一般飞速跑上驾驶位,点火一踩油门,车子一下子飞快地窜了出去。 “不对啊,老师,你也在车上。”张扬突然醒悟过来。 杨菲见状,看了他一眼,后来还是忍不住把头扭到车窗一旁,嘴角微微上扬,之后又冷着脸侧了侧头看了张扬一眼,皱眉问道:“你那么害怕迟到?”其实前方已经是南光楼了,张扬把车停了下来,伸手挠了挠头,看了杨菲一眼,点了点头:“怕被老师你给开了。” 杨菲微微撇了撇嘴,没说话,然后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寒风一吹,灌进脖子,她微微缩了缩,忙走进宿舍楼,张扬跟着满脸诧异的看门大妈打了声招呼后,也跟着上去。 到了她宿舍,杨菲伸出双手,搓了搓,呵了口气,然后拿出钥匙,开门前,看了张扬一眼,问道:“这次还顺到吧?” “呃?”张扬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搞得一愣一愣。 杨菲抿了抿嘴,本想不说了,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就你和杨静去京城的事。” “噢!”张扬心里大感意外,没想到她居然也会关心别人了,忙答道“还行,这次挺顺利的,谢谢老师。”杨菲看了他一眼,目光转向桌子上两盒德菲丝松露巧克力,淡淡地说道:“我是看在这两盒巧克力的份上,随便那么问一句。” 现在张扬每周都会固定给她送两盒的德菲丝松露巧克力,上京城的时候,他怕自己忘了,所以赶紧在网上购买了两盒,快递给了她。 今天杨菲外面穿的是黑sè的针织棉衣外套,里面是墨绿sè紧身连体短裙搭着保暖丝袜,魔鬼般的身材勾勒得是玲珑有致。 她把外套和围巾脱了之后,顿时让张扬不由为之一呆。 她连体短裙的领口是半圆领的,此刻围巾一去,细嫩的脖颈显露,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之下,熠熠生辉闪烁着惊人的光泽,自她那jing致的锁骨位置以下,浑圆坚挺的峰峦高高怒耸,紧紧抵住紧身衣的领口,那对雪白玉兔似乎会随时裂衣而出。 真是绝代尤物啊,如果那个那个能摸一下就好了哎,这是犯罪! 张扬心里情不自禁地赞叹着。 杨菲似乎察觉到察觉到了点什么,看了张扬一眼,伸手从架子上拿了课本和一张白纸,接着皱了皱眉头道:“上课。” 照例,她让张扬默写三天前让他背诵的单词,写完之后,她检查了一下,之后看张扬的眼神略带着狐疑。 原因很简单,张扬全部都对了,而按她的理解,张扬都出差两天了,至少会忘记一部分吧,却没想到张扬却完完全全记得。 当然,她不知道张扬因为拥有初级脑域开发能力,所以他对于记单词毫无压力,自然是不会被难倒。 但杨菲却有所误会了,以为张扬连出差都惦记着这事呢,心里不由一暖,张扬现在可是名声鸠起响当当的一个大人物,但对于她的话却记得如此之牢,心里未免有些异样的感觉。 “上课吧。”她拿了书,准备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张扬突然冲到她身旁,伸手绕到她身后,一把迅速关掉屋内灯光。 然后在杨菲还在发愣之际,张扬一个熊抱,紧紧搂住她。 “你”杨菲还没叫出来,在黑暗中,就发现自己被张扬整个人抱搂着几乎是滚着扑到沙发上,樱唇被他伸手堵住。 这牲口难道相对自己用强? 杨菲心里突然一阵的恐慌,此刻张扬像一只猛兽一般,双手抱紧她丰满的上围,而下身两人则紧紧相抵,她很清楚自己的短裙已经捋上来了一截,到了大腿根附近,而那位置刚好贴着张扬下面鼓鼓的一团。 “老师,不要紧张”张扬伸长脖子,绕过沙发,眼睛瞄向沙发后面的窗户,虽然隔着一道布帘,但如果窗外有人经过的话,可以看得到人影”“应该是杀手!” 是的,系统刚刚突然发出一个急促的jing告声:“女娲系统jing告周围十米范围内,存在威胁系统主人生命的危险源,目标,两名持枪的杀手。”持枪?那么就是说,就算自己武功再牛逼,也不过是人家一盘菜而已。 对方看来早就摸清楚他的行踪了,平时自己去哪里那都是不固定的,但是每晚七点,自己却一定会准时到这里报道。 “不要紧张?”杨菲惊诧之余,心里一阵羞恼,她从未被任何一个年轻男子如此紧密的拥抱着,而且那圆滚滚的峰峦此刻顶在张扬的胸口,一阵的酥麻, 臭家伙,你压到我那了!!!!

上一篇   上架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