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治之症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十六章 不治之症

“你们认识?”许丹露母亲有些惊讶。 张扬点了点头,犹豫一下,怕许母受打击,没有把自己爷爷的事情说出来:“伯母,杨医生是刚才杨老师的姐姐呢,杨医生医术高明为人又很好,这回啊,你们算是找对人了。” 一旁的杨静一听到张扬的夸奖,不由自主地看了张扬一眼,露出一丝微笑,随即用眼神跟他交流了一下啊,转过头去看着许母,依旧一脸微笑,道:“您别听张扬胡说,不过现在的科学技术的确比以前发达,这恶xing肿瘤啊,的确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了。”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嗯,伯母,片子出来了,我们医疗小组准备商量治疗方案,不过得让你们家属先知道,你女儿已经在办公室那等,我就顺便过来通知你一起去看一下。” 又转头看了看许父,依旧满脸信心的模样:“伯父,您呢就好好休息,你放心吧,问题不大,这个下咽癌呢,算是恶xing肿瘤中比较有希望的一类,您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吃好睡好。” 说完,又看了张扬一眼:“张扬,要不,你也一起去吧。” 张扬点了点头,知道她肯定还有其她话要说。 跟着杨静,刚走出病房,张扬便发现杨静脸上的神sè就变得有些紧绷了起来,而且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 “杨医生…”许母察觉到了她脸上的变化,跟着也是脸sè一黯,带着哀求的口吻低声问道,“老许的病还有救吗?” 杨静停了下来,把手中的夹子靠在胸口上,贝齿轻轻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说道:“先到办公室再说吧。” 光凭她这句话,张扬就知道,许丹露父亲的希望不大了,这会儿,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给上官教授他们的那些理论,可惜也只是理论而已,就算真的有用,等到东西出来,恐怕也来不及了。 “简单点说,许先生现在确诊为t4n2mx,低分化鳞状细胞癌,第四期双侧淋巴结转移,远处转移无法评估。”杨静把片子放到背光板上,叹息着说道,“发现得太晚了。” 她话一说完,许丹露的母亲立刻就瘫了下来,许丹露自己也是立刻凝满了泪水双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半晌说不出话来。 许母率先反应了过来,揪着杨静的胳膊肘,哽咽问道:“医生,那也就是说,没有希望了对吗?” 杨静扭过头,看了看背光板上的片子,抿紧樱唇,犹豫一下说道:“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希望…” 看到了黎明的曙光,许丹露和她母亲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揪着杨静的手,跪了下来:“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救救老许,我给您做牛做马!” 杨静赶紧伸手把许母扶起来,又向张扬示意让他帮忙,张扬忙把许丹露半搂半抱着扶起来,边安慰道:“现在是否有远程转移还无法确定,只要没有远程转移,希望还是很大的,现在关键是要去做个pet-ct全身检查一下确认癌细胞有没有转移到其他地方。” “医生他说的对吗?那现在赶紧帮老许做个pet。”许母现在方寸大乱,听到张扬一说,立马向杨静求证。 “是的,如果愿意,可以先做个pet。”杨静赞许地看了张扬,又有些为难地看着许母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梅宁市的医院还没有能做pet-ct的设备,如果你们经济上允许的话,最好是去京城、沪市或粤州,他们那里的技术水平和设备都比较好。” “不过,以许先生这种状况,即使没有远程转移,作为医生我得向您坦白,治疗的预后差…”杨静沉吟了一下,鼓起了勇气道,“医学统计显示,五年存活率大约10%左右。” “10%?就算是百分之一,我们也要争取。”许丹露闻言,抢着说道,又稍微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医生,大概需要多少费用。” “如果没有远程转移,用比较好的治疗方案,总的大约将近五十万左右…”杨静看了看许丹露,“而且这只是开始,后期可能还要继续化疗、观察、营养补充等…” “五十万…”许母一听到这个数字,双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她自己收入一个月只有三千块不到,除了许丹露外,还有两个儿子在读书,这样的天文数字对她这种工薪阶层来说根本无法承受,更何况如杨静所说,这还是开始,后续治疗肯定还是个无底洞。 “这是比较好的治疗方案,当然,如果只是做普通放化疗的话,差不多七八万就可以了。”杨静看了看杨菲,继续说道,“你们也可以尝试通过社会一些机构,比如学校捐款之类的寻求帮助,而且还有医保…” “不过当下之急,是先做个全身检查,如果远程转移了…”杨静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不用她说,现在许丹露她们应该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丹露,费用的事情你先别担心。”一直没有出声的杨菲伸手拍了拍许丹露的肩膀,低声宽慰道,“眼下,就是先送你爸爸去做个pet-ct。” “谢谢老师,事不宜迟,那我就带我爸先去沪市做检查。”许丹露没有半丝犹豫地说道。 杨静看了杨菲一眼,又把视线转向张扬,美眸一转,看着许丹露说道:“其实,你可以让张扬陪着你一起去,对恶xing肿瘤和照顾病人这方面他还挺在行的。” “嗯?为什么?”杨菲有些怪异地把目光投向她姐姐,显然杨静应该没和她说过张扬的状况,或者是说了,她压根没注意。 杨静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把放在背光板的ct片拿下来,边说道:“他是你学生,自己问。” 杨菲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张扬,却没有问。 张扬也没有解释,看了看许丹露,说道:“先不用那么急去沪市,其实pet-ct梅宁也可以做。” “呃?”杨静闻言,柳眉微微一挑,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对…你提醒了我,梅宁市所有三甲医院是没有做pet-ct的设备,不过有一家不是医院的,祥云集团可以做。” 她看了看许母,意味深长地夸了张扬一句:“不用大老远跑去沪市,倒是替您省了笔费用,张扬是您女儿的同学吧?伯母,这小伙子挺不错的哦。” 她这话说得怪怪的,不过张扬算是听出来了,她这是做媒婆做上瘾了,推销美女老师不成,现在八成是认定自己想要追许丹露了。 不过许丹露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但杨菲听出来了,绝美的俏脸却是微微一红,瞪了她姐一眼,说道:“杨静,你可别多事啊,回家再找你算账。” 杨静反瞪了她一眼,讽刺道:“多久没回家的人了,等你能回家再说吧。” 她收起片子,脸sè恢复凝重,看着许母说道:“伯母,事不宜迟,这pet-ct越快做越好,我待会先联络一下祥云集团,可以了就通知你们尽快过去。” 张扬几人回到病房的时候,却诧异地发现病房里多了好几个人,他们正围着许丹露父亲各种的嘘寒问暖。 别人倒没什么,但这几个人中,其中就包含了白亮峰、白刚、夏薇薇还有一个许丹露同宿舍姐妹。 谈话的内容张扬听不大清楚,但却可以很清晰地分辨出张扬、癞蛤蟆、混混等等关键词。 几个人看到张扬后,立马脸sè一变,特别是白亮峰,那神情最为夸张,像是看到了瘟神一般,往后一跳,胸口还缠着绷带的他立刻指着张扬,对许丹露的老爸说道:“伯父,那个整天腆着厚脸缠着丹露的人就是他。” 张扬这才明白,敢情自己中招了,这货真是脑缺啊,但他也没客气,径直走到白亮峰面前,冷笑着道:“怎么?还没被打够?” 出乎张扬意料的是,白亮峰居然没有动怒,而是不动声sè地看了看张扬,回头对许丹露的父亲淡淡一笑说道:“伯父,您说您放心把丹露交到这样的人手里吗?” 许丹露的父亲听到张扬的话,脸sè明显有些复杂,而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许丹露则一下子把眉头颦了起来,走到白亮峰面前,把他拉到一旁,问道:“你跟我爸爸说了什么?” “没什么,我跟伯父说,本来我和你是一对,而且已经为你父亲联系好一家上好的医院,可是你突然被张扬那个混混拐跑了,所以我现在很难帮到你们家。” “你胡说。” “胡说?”白亮峰盯着她,yin着脸,压低了声道:“伯父的治疗费用要五十多万,你觉得那个张扬能帮你弄到这么多钱?” “你怎么知道的?”许丹露一呆,五十多万是杨静说的,自己也是刚知道,怎么白亮峰也知道了? 白亮峰淡淡一笑回答道:“别忘了我家做什么的,想要打探你父亲的消息还没那么困难,我还知道像你父亲这种状况,肯定急需做pet-ct确诊,据我所知,很不巧,祥云集团做这个检查的ri程已经排满了,你父亲即便要做,也得两三天后,不过如果是我们白氏出面的话,明天一早去做,下午你就可以拿报告了。” “我要付出的代价呢?”许丹露低头瞄了瞄自己胸前那对用黑sèt恤包裹着的高耸雪白的峰峦,冷笑着问道,“陪你睡一觉?” 白亮峰早被她水汪汪的眼睛吸引到了她的胸口,脸上露出一阵得意之sè,盯着许丹露胸前那深邃雪白的事业线,咽了一口口水道,“既然知道,还要我说?” “无耻!”许丹露恨恨地盯着他,嫣红的樱唇咬得几乎凝出水来。 “无耻?哼,无耻又怎样?我给你一分钟考虑,别忘了,以白氏和祥云的关系,你要做的pet-ct如果被安排到十天后也不足为奇。”白亮峰舔了舔舌头,似乎已经看到许丹露曲身在他胯下承欢的那种情景,接着道,“哦,差点忘了,除了你的身体,你还得做件事情。” 他盯着一旁的张扬,冷笑着附在许丹露耳旁低声说道:“你还得当着院里领导的面,指控张扬意图在清远酒店强jiān你。” 写到这章的时候,心情很沉重,因为这是一件真实发生在我身旁亲戚头上的事情,目前病情极其不乐观,下咽癌概率多发生在喜欢吸烟、吃烧烤等人群身上,能少抽,少吃就尽量,人一辈子,健康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