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群苦逼的人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群苦逼的人

张扬闻言,心里一阵的激动!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帮伸长了耳朵,低声问道:“静姐你再说一遍。” “不说了,当我没说…”杨静害羞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竟然…竟然要帮他弄出来,这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底线了的啊。 但她发现,自己的手突然被张扬执住了,正当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挟持着到了他的下面,他那里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脱光了,接着纤手触到一片毛茸茸的地带,再然后又被拉着摸到一个硬硬热热的东西。 她小手一颤,身子一抖,瞬间脸立刻就红到了脖颈,傻子都知道那是什么了。 “你…”她倒没想到张扬竟然这么大胆直接,果然这家伙是个大坏蛋啊。 但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她不由得是嘤咛一声,屈服了,低声说道:“可我…我不大懂…不舒服你要跟我说…” “嗯!”张扬舒服地叫了一声,杨静那柔软的小手带着一丝冰凉,这感觉太棒了。 她的手法笨拙,但在张扬的引导之下,很快就轻车熟路,而且那手法…让张扬忍不住想要叫出来…要不是知道她来大姨妈了,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倒… 最后,杨静还是实践了自己先前的承诺,用手帮张扬弄了出来,本来张扬还想趁机要她脱了上衣的,但杨静坚决不从,不过双方各让一步,她把睡袍脱了,留下棉质的保暖内衣,用她那种若隐若现的两颗硬挺的豆蔻,以及诱人的身躯引诱着张扬。 事后,她却拼命伸手拧着张扬,把张扬拧得是咧牙呲嘴,痛得不行。 “你真是太坏了。”杨静一副又羞又恼,又无奈又后悔的表情,但还是乖乖躺在张扬怀里睡着了。 “今晚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最后她不断重复着这么一句话,甚至在睡梦中也说了好几次。 最终没能顺便验证一下她是否为补星使让张扬觉得有些遗憾,毕竟让杨静彻底放开心扉,把胸前那对大玉兔裸露在他面前,并且让他揉捏着那两颗粉红的葡萄难度太高了。 但他相信,两个人既然都到这种地步了,距离那天应该也不会太远了,但当然,系统刷新前完成任务是不可能的。 翌ri,两人登上早班飞机,赶回梅宁。 灵光一号的发布再度震撼的整个医学界和生物学界,世界卫生组织高级专家组、华夏疾控中心、世界心血管病联盟主席、国际生命科学协会,一大堆的基金组织纷纷派要员前来参访。 小小的康复中心完全无法容纳这么多的专家和官员,最后只能在梅宁市市府礼堂召开发布会,梅宁市借此机会也是名声大噪,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东南城市在两个月内瞬间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而作为此次灵光一号的主研者,郑允泰、丁鹏山、刘子璇以及乔希儿自然而然地也成为了华夏乃至世界瞩目的焦点。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琳学院的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的评选委员会或许该头疼了,因为南星一号和灵光一号这两项杰出的贡献无疑将会包揽接下来两到三年之内的诺贝尔奖,而他们无疑要为这两项重大的科研成果排个先后顺序。 发布会上,龙裔工程科研小组负责人上官宏教授和女娲药业总监乔希儿,以及女娲晚期癌症康复中心负责人杨静博士联合宣布,灵光一号的生产和后续的研发同样会由女娲公司全权负责。 这消息一宣布,女娲公司的名声再次达到了顶点。 如果说上次让人觉得有些意外的话,这次灵光一号再度由女娲公司全权负责的消息公布之后,就算傻子也明白了,这龙裔工程科研小组和女娲公司根本就没有区别嘛! 明州,龙阁六星级大酒店,顶楼密闭式的包厢揽月阁,这里布置奢华,天花顶是美轮美奂的欧式奢华吊顶,地上是西班牙地毯,偌大的房间内,四周围着一圈皇室象牙sè帝皇沙发。 沙发上,坐着十几个姿势各异的中老年人,光看衣着打扮,就可以分辨得出,这些人绝对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这是理所当然的,龙阁大酒店是明州唯一六星级大酒店,一般而言,这个地方都是用来招待国外贵重宾客的地方,揽月阁边上就是总统套房。 那里已经接待过至少不下三十人次外国国家级领导人,而这揽月阁更是东南省领导会见外宾一个常用的地点。 不同的是,今天在座的没有一个跟政界有直接联系,但偏偏他们中随便抓一个出去,跺一脚,都是可以让整个东南省为之震动的顶级人物。 比如…杜家的杜宏老爷子,上岩市林家林老爷子,高登市董家董老爷子,梅宁市彭家彭老爷子… 说白了,今天的揽月阁,这就是一帮盘踞在东南省多年的大佬们,聚在一起喝茶叙旧的ri子,但显然,此刻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喝茶叙旧的轻松表情,而是一个个盯着摆在揽月阁正前方那面巨大的等离子电视屏幕上,脸上的表情如同刚刚吃了大便一般的难看。 电视上,cctv正在直播,梅宁大学龙裔工程科研小组和女娲公司女娲药业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看着各方要员在那侃侃而谈,揽月阁的各位大佬个个都是面露菜sè。 终于,有人率先按捺不住了,彭家的彭老爷子彭槐看了看座首右侧的杜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杜老,还是别看了吧。” “呵呵,老彭啊,这么点小风小浪你就受不了了,未免也太丢我们东南老茶会的脸面了吧。”杜宏看了彭槐一眼,眼角一斜,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随后拿过放在桌子上一盒无任何标志的白皮烟,从里面抽取了一根,点燃了吸了一口,眯了眯烟说道,“有个主持人一句话说得好,我们应该在高cháo的时候享受掌声,而在低cháo的时候享受人生,往往在低cháo的人生中我们才能悟出更多的道理。” “杜老啊,不是我想说什么败兴的话,每一年,我们办理这个茶会的时候,哪个人不是笑容满面的,可今年…哎,晦气啊。”高登市董家的董老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们高氏基金今年投资的两个大项目算是栽了,白氏药业那边的不说,和米国舒特集团商议好的,代理舒缓血栓凝胶系列产品,现在随着这灵光一号出来,恐怕也是要受挫啊。” “我们的更惨,他们那个康复中心一出来,我们代理的爱比妥,芬灵抗珠基本上就全部歇菜了,这个还不说,和德意志德玛集团合资的准备生产高jing放疗设备的事也只能搁置了。” “还有更惨的,这下去,肿瘤医院都得关门了。” 杜宏一直在静静地听着,直到他把一根烟抽完了,这才缓缓地开口,淡淡地说道:“你们这些,算得了什么,和我们杜家的损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我都没有慌,怎么你们反倒慌起来了。” “杜老,杜家能损失什么啊,也就是投资了个白氏,而且白氏现在不是已经被你们控股了吗?”董老爷子谄笑着开口问道。 杜宏看了他一眼,双目一闭,不说话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戳到痛处,桑心捏,还是愤怒… 眼看着,明年年初大儿子杜正宇应该可以扶正,不出意外几年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东南省第三把手,但现在看起来,借着南星一号和灵光一号频频出现在电视面前的梅宁市正副把手,现在看起来似乎更有资格。 “呵呵,我知道杜老爷子损失了什么…不过杜老您尽管放心,您今天损失的,我蔡羽ri后必定为你一一取还…” 正当众人在那揣测的时候,包厢房门过道那侧,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听音质,绝对是出自年轻人之口。 只是这参与老茶会的人,一向都是各家的家主,怎么会突然冒出个年轻小伙子来呢? 众人面sè不由微微一变。 而听到这个声音的杜老爷子,微闭的双目猛然张开,随即站了起来。 感谢【暴风雪】巨【grey系源】巨【卡布奇诺沫沫】巨还有【紫軒、不懂爱】巨的打赏 谢谢你们的支持,今天会努力多更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