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这货真凶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这货真凶

张扬闻言,心里终于也是微微一松,缓缓放下了碎啤酒瓶子,刚才手举起的那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扎下去,或许会,或许不会,谁知道呢。 反正两种后果他都知道,真弄残了这个家伙,自己绝对也不可能完整地离开京城,但要是不弄,自己就是耸了! 获得zi you的雷天明一声不吭,低着头夺门而出,张扬看了看杨静,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道:“我们走吧!” 说着伸手过去,牵住她,准备离开。 “站住……”到门口,那个叫王哥的,还有几个围观的富二代慢慢围了上来,那个叫王哥的寸头中年人盯着张扬,淡淡地说道,“不错,你的确很有胆量,不过在我的场子里闹事,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张扬闻言,冷笑了一下,反问道:“是吗,那么请问,我姐在你的场子被一些不相关的人sāo扰,你们有没有责任阻止呢?你阻止了吗?” “你个耸孙子,你竟敢这样和王哥讲话。”刚刚被张扬一脚踹飞的家伙一骨碌翻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来又拎了根铁管,蹭蹭又跑了过来。 一声招呼未打,直接砸向张扬。 还没抡下来,张扬当着那个叫王哥的面,猛地一弹腿,在他棍子落下之前,又一脚把他连人带管踹出门外… “噌噌噌,哐当!” 人带着铁管再度重重摔在地上,然后人管分离,瘫成一团,再也没有行动能力。 “好,很好!”那个王哥见状,不怒反喜,伸手鼓了鼓掌道,“身手不错。” 随即双眸jing光四shè,死死盯住张扬,语气转冷问道:“你当过兵?” 张扬看了他一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道:“你不也是?” “哼,你既然知道,还敢在我这如此放肆,当真是狂妄得可以,你今天要走出这儿也行,先在我面前划下个道儿来。” 张扬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答道:“你谁啊,我没空陪你在这瞎闹。” “瞎闹?”那个王哥闻言,脸立刻冷了下来,袖下双拳一握,就要出手,还没等他动手,包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的尖叫声和桌椅翻滚的声音。 “麻痹,张扬,你给我滚出来!” 是雷天明的声音,话音刚落,只见七八个拿着砍刀的混子在雷天明的带领下冲了过来,雷天明如同一只困兽一般,挥着手里的大砍刀指着张扬吼道:“往死里砍!” 包厢内那群富二代见状,个个脸sè异常兴奋了起来,王哥则皱了皱眉头,他身旁的保安上前在他耳旁嘀咕了一句:“咋办?” “咋办?”王哥冷笑了声道,“都不是善茬,我们只消在一旁坐山观虎斗。” 说话间,整个包厢都乱了起来,原本跟着杨静过来还没跑光的女生纷纷发出尖叫声,而那群明显和雷天明认识的富二代个个都在那起哄。 “砍死这孙子!” “揍扁这丫挺的,看他还横!” 看到那么多人为自己助阵,雷天明瞬间把刚才的狼狈相忘得是一干二净,挥舞着砍刀指着张扬大声吼道:“麻痹的,给你大爷跪下!” 张扬看了他一眼,双手微微一紧,他倒不是怕打不过这帮人,而是担心身旁的杨静会受到牵连,看来只能擒贼先擒王了,先搞定雷天明,一切都好办。 不过他还没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个yin阳怪气的声音却从雷天明身后的人群堆里响了起来。 “艹,老子当什么好看的,原来是一帮怂爷们欺负个外地的,好意思吗,给咱京城爷们丢脸,我槽!” 雷天明刚要动手呢,一听这带刺的话,火了!回头瞄了瞄,大声吼道:“马勒个叉的,哪个孙子在嚎呢,出来啊?” “你大爷我,怎么着?” 雷天明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瘦瘦弱弱的年轻小伙子,从人群中吊儿郎当地钻了出来,手上还拎着瓶啤酒,带着一丝醉意,盯着雷天明,眼神里还带着一丝嘲笑和鄙视的意思。 “小bi崽子,你活腻歪了是吧?起开!”雷天明一看,这分明是个ru臭未干的小孩嘛,估摸着是喝醉了,寻自己开心呢。 他身旁的一个人马上伸手捅了捅他腰肢,附在他耳旁低声道:“雷少,是李家的那个废物,李沫沫,我们小心点。” “李家?”雷天明伸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眼前这个大概只有十七八岁上下的吊儿郎当货,心里暗暗道了声晦气,真是这货啊,怎么碰上这个牲口了,李家,那可不是他能碰的存在,即便眼前这个李三少不过是个没人待见的废物。 他雷家也算是有一定势力了,但和李家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说白了点,他雷家也就在这一带横一横,可是人家李家不要说整个京城,就算是整个华夏国,伸脚跺一跺,天下都要带着抖! 而眼前这个家伙是李家老爷子的第三个孙子,李家老二所生,属于爹不疼娘不爱的那种,据说这小子对家族事务一点兴趣都没有,整ri过着声sè犬马的生活,京城四废之一,只不过奇怪的是,他们李家的人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消费呢? 虽然说这家酒吧也算出名,但以李家人的身份来说,还不够档次。 “噢,原来是李三少啊,不知道有何见教?”雷天明决定摸摸底,到底这小子是诚心来找茬的呢,还是单纯一时兴起而已。 “怎么着,老子就是看不惯,怎样?”李三少拎着啤酒瓶,醉醺醺地盯着雷天明,半笑半讽道,“有本事单挑给爷看,带着帮孙子欺负人算球!” 卧槽,这摆明了是来挑事的啊!雷天明郁闷了,心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小祖宗了,李家的人,他绝对的不敢惹,无论对方是真废了还是假废了。 据说李老爷子极其的护短,一个不好,得罪了他,自己整个家族被连根拔起都有可能。 “三少,你刚才是没看到,这个王八犊子刚才存了心是想往死里整我,这个场子我能不找回来吗?您得体谅我啊。”雷天明尽量用委婉的语气和他商量着说道。 “体谅泥煤啊,你搅了老子喝酒的兴头,老子这闲事就管定了,你咬我啊?”李家三少双眼一瞪,丝毫没有半分可以商量的余地。 感谢各位书友昨ri的热情打赏_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