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许丹露的难言之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十五章 许丹露的难言之隐

检查结果出来,张扬只是受了轻伤,而且表面上也看不出啥,张扬相信白亮峰显然要吃亏一些,因为张扬揍他的时候,尽往他脸上招呼,高富帅现在的脸蛋肯定是连他爹妈都不认识了。 不过张扬自己的背部也是让人打得痛彻入骨,肋骨没断,但和断也差不多了,至少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不过外在的痛对于张扬来说并不可怕,他在意的是,学校要如何处罚。 他已经背了一个全校通报批评,如果再来个jing告什么的,想要毕业还真悬了。 下午,周伟带着李劲东和刘清来看他的时候,李劲东的脸sè有些难看,一看到张扬的模样,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都出了这档子事了,怎么都不先给我个电话。” 张扬苦笑了一下:“你还要考研呢,不想折腾你们。” “屁,考研能比兄弟重要?”李劲东一屁股坐到他身旁,脸sè有些担忧地说道,“这次你可能惹上麻烦了,那个白眼狼断了一根肋骨。” “妈的,这也不能怪扬子啊,那小子自己先打扬子的。”周伟不干了,“草,扬子顶多也就算正当防卫。” 李劲东白了他一眼,骂道:“废话,那也得学校的领导愿意相信你的话,还没说你呢,你是没我电话号码吗?你个二货,给我打个,我立马就能赶来了。” “当时不就是一个急嘛,不过我有让许丹露去叫老师了,谁知道白头翁也在。”周伟有些讪讪地辩解道。 “打架通知老师,jing虫堵脑了吧…”李劲东无语地看着周伟,看样子又要发飙。 张扬看势头不对,急忙打圆场:“我靠,我都这样了,你们少说两句吧,得了,东子,你消息多,你觉得学校会安个什么罪名给我?” 李劲冬看了周伟一眼,脸sè一阵铁青,回头又盯着张扬,问道:“你是不是之前还勒索过许丹露?” “勒索?” “对,说你用一段视频勒索过许丹露,虽然许丹露否认了,他们却有证人,叫什么…新闻传播系一个大美女,夏薇薇,她作证说你和周伟两人合谋威胁许丹露,不过最终只有你一个人去勒索,而且连杨老师都看到了。” “我靠!”张扬彻底无语了,“当事人都否认了,他们起个什么劲啊,得了,给我个痛快,到底要怎么处理我?” 李劲东看了他一眼,脸上有些犹豫:“开除!” “草!”张扬无力地靠在床板上,过了会,看到周伟和李劲k东脸上的担忧的表情,忙是笑了笑道宽慰他们说,“得,老子认栽,反正这破专业的本科毕业证书拿出去也难找工作,就当给白家做烧纸钱吧。” “一点也不好笑。”李劲东叹了口气,“我让我爸找人帮忙说情,或许可以换个休学一年什么的,不过白氏集团和院里关系匪浅,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算了,你别让伯父闹心了。”张扬摇了摇头,白家和化院一些领导关系匪浅,他不想到时候连李劲东也给拖累了。 “屁,没什么闹心不闹心的。”李劲东白了张扬一眼,“不过现在白头翁铁了心想要整你,就算你能侥幸保留学籍,肯定也是要提防他的。” “管他的,早晚老子寻个空揍他一顿。”张扬恨恨地道。 “靠,要揍他也得毕业后。”李劲东看了他一眼,一脸无语,“对了,再告诉你件事,你拼命保护的许美人也遇到大麻烦了。” “什么麻烦?”张扬正寻思着,许丹露怎么没来,不会白亮峰让人找她麻烦去了吧? 李劲东一脸冷笑:“靠,我就知道,让我说你什么好,既然想追她,竟然连她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她老爸癌症晚期。” “癌症晚期?”张扬愣了愣,嘴巴有些艰难地张了张,重复了一遍,听到这几个字,对于李劲东其他的话也懒得去反驳了,他心脏不由自主地一阵缩紧,爷爷正是因为这个不治之症几个月前才刚刚离自己而去,没想到许丹露也遇到了这种倒霉事。 “嗯。”李劲东点了点头,“我是陪老妈去梅大附属中山医院体检时凑巧碰到她的,看她样子非常伤心,她父亲好像是得了下咽癌,晚期,就算是治疗,也要一笔巨大的费用,有小道消息说,白眼狼正是趁这个机会想要花十万块治疗费,搞你的那个许大美女,结果让你给搅黄了…” “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张扬皱了皱眉头,怎么听起来,白亮峰和许丹露的关系好像还挺复杂的?好像不是一般的男女朋友关系。 “这不简单。”李劲东睥了张扬一眼,“梅宁市就这么点大,那个白亮峰在几个纨绔子弟面前放了话,说是要花十万块买个梅大校花的处子之身,到时候还准备拍段视频作证,别人当然不信,这年代在大学里找校花处女比登月还难,说白眼狼瞎扯淡,结果白眼狼把许丹露的名字直接爆出来了。” “靠,那我还真是打得太轻了。”一听李劲东这么说,张扬心里一阵无明业火,同时心里也是矛盾不已,倘若自己没去搅合,至少许丹露现在可以拿着那十万块先去支付治疗费用。 “东子,求你个事。”张扬盯着李劲东,斟酌了好久,终于是开了口。 后者看了他一眼,伸手摆了摆:“我知道你想干嘛,十万块虽然我拿得出来,不过我还是得劝你一句,先不说许丹露值不值得帮的问题,就算你想帮,那十万块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你爷爷那病花了多少,最后的结果你自己清楚,况且这是晚期,十万块花了也是白花。” “还有,你不会一听到许丹露还是处女,就爱上她了吧?” 张扬耸了耸肩,盯着他道:“你想太多了吧,对了,你刚说她父亲是在梅大附属中山医院?” “嗯!”李劲东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帮我办理出院!” 李劲东跳了起来:“靠,你想干嘛,医生说要观察三天呢,撸哥,帮我一起摁住他。” 梅大附属中山医院是梅宁市医疗设施最为齐全的三甲医院,当初张扬的爷爷也是在这所医院的放shè科进行放化疗,虽然最终没能挽救爷爷的生命,但张扬对梅大中山医院的技术还是挺信任的,而且这医院里还有他的半个熟人,杨静,她就是肿瘤科的一名主治医师。 电话里,听到张扬说要去看她父亲的时候,许丹露显得有些犹豫:“你自己不是被打伤了吗,先把身体养好再说。” 不过最终捱不过张扬,还是把病房号告诉了张扬。 张扬到了的时候,意外地发现,病房里杨菲也在,她看到张扬,柳眉拧得是紧而又紧,一双美眸冷嗖嗖的像寒冬腊月里的冰锥盯得张扬浑身不自在。 “老师好!”张扬涎着脸打了声招呼。 杨菲却只是回应他一声冷哼,紧绷的紫sè短裙下,雪白的长腿稍微扭动了几下,没理张扬,便走向了门口:“丹露,先去看片子吧。” 许丹露偷偷看了张扬一眼,等到杨菲走到门口,才尽量压低了声道:“我爸爸刚刚又拍了增强ct,等着我去看片子…我先离开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吧,我跟伯父说几句话。” “嗯!”许丹露点了点头,离开了。 张扬这才转过头,看了看病床上的许丹露父亲,这会儿他正在许丹露母亲的陪伴下,很艰难地喝着些汤。 许丹露的母亲看到张扬,忙让了个位置出来,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你是丹露的同学吧,谢谢你能来看望我家老许。” 张扬点了点头,把水果放下:“伯母,其实我和丹露还是高中的同学。” “是吗?”许母倒是显得有些意外,脸上增加了不少热络感:“那你也是安平人了?” “嗯!”张扬再次点了点头,许丹露的父亲这时候也朝他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张扬仔细看了看他的脖子,左右两侧淋巴结的位置明显各自出现一个肿块,看样子,已经转移到淋巴结了,表面上看至少是晚期并两侧淋巴结转移,现在就是要看增强ct的结果,如果再有远程转移,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不过许丹露的父亲似乎还没察觉到死神已经逼近,看到张扬还是一副很乐观的模样,用嘶哑的声音用安平话说道:“小伙子,不错啊,能考上梅大都挺不容易的,对了,你是安平哪里人?” 张扬刚要回答,门口却出现杨静的身影,看到张扬后,愣了一愣,随即一脸微笑走了进来,在张扬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张扬,你怎么在这?” 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