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 美人羞梦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三十九 美人羞梦

看着大美人那长长眼睫毛下紧闭的双眸,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的幅度,带着一丝香甜的笑容模样,张扬顿时把内心所有杂念全部抛弃了。 更是不忍心叫醒她,轻手轻脚地掀过被子帮她盖好,又把她脚上的拖鞋拿掉。 再回头看了看睡美人一眼,自己不禁也是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写了张便条贴在门后,然后轻手轻脚地带上房门离开了。 杨菲是在第二天六点左右自然醒过来的,一醒过来后,看着厚实窗帘背后那明光,不由是一呆,看了看时间,发现是早上的六点。 这会儿的她觉得全身一阵从未感觉到的舒畅,以往起床的时候腰部的疼痛感似乎消失了,她这才想起来,昨晚张扬帮自己做了按摩,然后…然后自己竟然就睡着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身上衣服还在,床上更没有凌乱,下面那隐秘的地方…嗯,也很正常,只不过怎么有种湿湿的感觉? 她有些纳闷地掀起裙子,褪了内内,低头看了一眼,脸直接就羞红了,是不是太舒服了,所以就那个…啥,难道是做了chun梦? 害羞过后,杨菲歪了歪脑袋,赶紧弄了身睡袍准备洗澡,那家伙,虽然听说是个花心的大家伙,却也挺君子的,看着自己这么个娇滴滴的睡美人,居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洗完澡,不经意间,看到了贴在自己门后面的一张字条,杨菲揭下来看了几眼,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字条张扬留的,上面简单几个字。 “老师,您睡着了,所以不打招呼先走了,对了,得跟您请三天假,下午我得和杨静姐去躺京城招募一些人。” 原来是和杨静一起去的,杨菲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这些ri子以来,每晚习惯了有张扬固定陪伴她两个小时,每天一到晚上,就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感,现在张扬却突然要出差了,而且还是和杨静去的,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丢掉了似的。 “臭家伙,不专心当一名学生,好好的搞什么公司呢?” 她心里并不觉得张扬搞那个康复中心有什么值得骄傲或者是造福社会的积极意义,她纯粹就觉得张扬是没事找事,做好事有别人去,他瞎掺合什么啊,自己的英语课都没上好呢,挂科了也是活该。 晚上做什么好呢?杨菲抬头看了看架子上的英文教材,不禁是有些头痛。 白亮峰死了,从登元大厦十七层一跃而下,当场身亡! jing方对他的死亡展开了调查,最后排除了他杀的可能xing,尽管如此jing察在调取他生前通话记录的时候,发现他跳楼前曾经接到一个来自外省的长途电话,那个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接完电话后,他就跳楼自杀了。 白文声在拘留所听到这个消息后,一语未发,在白刚和他父亲去探望他的时候,白文声表现得很平静。 “jing方说可以让你出去参加他的丧礼。”他大哥点了根烟扑哧扑哧地抽着。 “二叔,阿峰死得冤啊。”白刚在一旁,补充说明道。 白文声看了他一眼,半晌才点了点头:“我知道。” “那个张扬,我们与他不共戴天…” “这事不关他的事。”白文声淡淡地说道,“我要你们帮我做件事情,帮我找到张扬,让他到这里来找我。” “啊…” “你们去做就是。”白文声低垂着头,低声说道,“越快越好!” “阿峰的丧礼…” “你们去cāo办吧,他妈死得早,我从小把他惯坏了,终于落得这个下场,也算是咎由自取。”白文声叹了口气,双目突然露出一丝淡淡的杀意,“我毕竟是他父亲,以前没好好关心他,不过,这个仇我一定要替他报!” 张扬接到白刚的电话时,非常的诧异。 白亮峰自杀的消息他一早就知道了,本来他手里还有白亮峰那个不雅视频还没用到,但现在看起来算便宜他了。 jing方公布的信息,他是从他父亲白文声的办公室里,打开了窗户跳出来的,而且是在上班时间,屋里也没有其他人,应属于自杀无疑。 不过直觉上,张扬觉得白亮峰的死实在是太过于蹊跷,白亮峰看起来狂妄无比,但内心却是脆弱无比,尤其的贪生怕死,怎么可能会跳楼自杀? 本来下午他就要出发了,但听白刚的语气,白文声的第一选择不是回去cāo办儿子的丧礼,而是要见他,而且地点是在拘留他的地方,这就有些奇怪了。 他犹豫了半天,最终好奇心占据了上风,和杨静商量了一下,改签晚上的班机,决定还是去一趟,反正他也不怕白文声搞出什么花样。 再次见到白文声的时候,他已经和先前看到的形象判若两人,目光呆滞无神,两只眼睛布满血丝,如同打蔫的菜叶般了无生气。 看到张扬,死灰的目光顿时一闪,露出一丝怪异的希望出来。 “你来了!”他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脸sè苍白无力,但语音还算清晰,一旁的jing察到没有做过多的干涉,只是远远地站着。 “节哀顺变!”张扬想了想,终究还是违心地说了一句,自己的心还是不够硬,这是自己最大的毛病,尽管他面对的是一个想要他命的仇敌,但此刻看到他的神情,心里还是微微一软。 “看来消息传得很快。”白文声看了张扬一眼,挥了挥手里的手铐,淡淡地说道,“虽然你不是真正杀死我儿子的凶手,但这一切如果不是你,我们父子俩肯定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你又是杀死我儿子的凶手之一。” 张扬闻言,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道:“你觉得你们父子俩这些年干的这些事,还不够一死吗?” “不错,这点你说对了,白某的确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不过白手起家,哪个人手上不是沾满了不干净的东西,只不过是或多或少而已,我也不愿意同你辩解,今天找你来,只想告诉你一件事。” “那天的杀手不是我白某人请的,何梅那件事还有其他人参与,至于什么人,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 “等等!”张扬伸手打断了他,然后盯着他,冷笑道,“你告诉我这些,目的无非就是想让我为你儿子找到真正的仇家吧?” “呵呵,我白某人果然没有看错,你很聪明,不错,我就是希望你能为我儿子报仇。”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为你儿子报仇?” “你当然不是为我们报仇,你是在为自己,为何梅,你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从那天你宁愿不要一个亿,也要追根究底找我麻烦起,我就知道你这个人不好惹。”白文声突然呵呵一笑道,“老实告诉你,今天见你面的事情,我已经放出风声,这会儿你我的仇家已经知道了,我白文声见你,会说些什么,想必他们也知道。” 张扬呆了呆,果然这个白文声老谋深算,暗算了他一把,如果白文声莫名其妙见自己的事情传出去,那些想要白家父子死的人恐怕就要坐立不安了,他们杀白亮峰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灭口吗,现在白文声和张扬一见面,那这个口不就白灭了? 眼前这个老狐狸是想让自己和杀他儿子的仇敌相互厮杀啊!无论最终谁获胜,他总能出一口恶气。 看到张扬一脸不爽的样子,白文声露出一丝痛快的神情,淡淡地说道:“我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最近把他当做遗嘱偷偷放在了一家极其不起眼的小型律师事务所那,我给了她拿取的密码,到时候你直接找她就行了,那里面有我这些年和彭家还有杜家一起干过的事情记录口述,文档的密码是你名字的拼音。” 张扬一呆,难道白文声早就预料自己早晚会走到这一步了?还是他仇恨自己到了连密码都要用自己名字来设置的地步? “不用诧异,我用你的名字的拼音,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真的莫名其妙的死了,只有你才能为我报仇。” 张扬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那个律师事务所非常的不起眼,而且业绩极其的糟糕,所以不会有人注意她们的,事务所名称叫碧莹律师事务所,只有两名执业律师,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我东西拿给了她们社长,周碧瑶,她的电话是139xxxxxxx,我和她约定了,提取账号和密码都是你的名字。” “碧莹?”张扬怎么觉得好熟悉的样子。 谢谢【wtc007love】巨【蛙蛙巨】【卡布奇诺沫沫】巨【panasia】巨 本ri的打赏 _谢谢投推荐票的兄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