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东南第一家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东南第一家

梅宁检察机关才宣布限制白文声处境不到两个小时,当晚,白文声直接就被jing方控制了! 理由是在最近七年之内,他分别向月田区欧副局长行贿多达六百多万的现金,以换取欧副局长对他及其儿子一些恶迹斑斑行为的袒护。 紧接着白文声用国产药贴牌进口药商标高价销售的事情也被曝光。 白文声长期包养的情妇更是主动爆料,白文声偷税漏税。 基本上,就算只按目前的这些证据,就足以让白文声在监狱里呆完下半辈子了。 这些消息一传出来,第二天,白氏药业的股价立刻应声而降,开市仅仅半小时,直接跌停,永峰集团、希特科技,普克集团等购买了大量白氏药业股票的企业,受到牵连,躺着中枪了。 一天之内股价也是狂跌,特别是顶峰集团,从每股28.32元直接掉到27.78元,创造了顶峰最悲催的历史。 看到这种情景,普克集团率先熬不住了,集团董事长急忙亲自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坊间的传闻。 “我郑重声明,鄙人xing取向正常,和白氏药业董事长白文声绝非什么基友关系,那些诬蔑我的媒体,我一定会提告。” “另外,关于收购白氏药业股份的问题我们承认这是个失误,不过我们已经和白氏划清界限,请广大股民和普克的拥护者相信普克,我们一定能够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普克声明刚完,希特生物科技马上也发出澄清通告,表示他们也和白氏划清界限,并且严重声明,他们董事长从未和白文声一起piáo过,也未三p过。 两家公司一牵头,其他躺着中枪的企业集团急忙也是纷纷发表各种声明,宣布中断和白氏药业的合作,就连菊花国的室藤药业也发表独家声明,在履行完现有合同协议之后,不再和白氏合作。 一时间,整个东南省企业界一阵的血雨腥风,股市全线飘绿,股民们哀嚎一片,不知道因为白氏闹出来的这些丑闻将会在什么时候收场。 明州,杜家老宅,正是晚膳时间。 偌大的餐厅灯火通明,席间座首是一个戴着老花镜的大约六十七八岁的光头老人,光头老人左侧边是一名衣冠楚楚大约四十五六岁的西服中年男子,西服男子对面是一个年纪比他稍微年轻一些的穿着棉衣的中年男子,这两名中年男子身旁还分别坐着两名中年妇女和三个年轻男女。 席间坐的正是东南省首屈一指大家族杜家的核心家族成员,杜宏杜老爷子以及他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还有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 杜老爷子的大儿子杜定宇,四十五岁,却已经是明州市代理市长,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将会正式成为明州市一把手,二儿子杜定存,是华夏国内排名百强之内宏鑫集团的董事长,两个儿媳一个是银行行长,一个是宏鑫集团ceo。 这是杜家难得一次家族核心成员能够凑齐一桌的时刻,所以此刻的杜老爷子脸上表情显然挺愉悦的。 吃完饭,一旁的保姆上前收拾了碗筷,一家人待要散席的时候,杜宏咳嗽了一声,淡声说道:“定宇,定存还有玉恒你们三个留下。” 杜定宇和杜定存对视了一眼,忙恭敬地应了声是,乖乖坐回位置上,倒是杜玉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他父亲一眼,只得乖乖坐到位子上,理论上,他还不够资格和老爷子一同讨论问题的。 杜宏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老花镜,戴了上去,双手交叉着搁在桌面上,目光从三人脸上一一扫了过去,最后落在杜玉恒身上,不动声sè地问道:“梅宁那件事情,你参与了?” 杜玉恒眼珠子转了转,目光有些退缩:“不知道爷爷说的是哪件?” “混账东西,哪一件,还要我说明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想瞒着我。”杜老爷子目光冰冷地瞅了他孙子一眼,“要不是你三叔伯跟我说,我都不知道你胆子已经大到这种程度了。居然连黑桃八这种组织都敢接触了。” “三叔伯告诉您了?” “哼,是不是老三不跟我说,你就准备一直隐瞒下去啊?现在整个东南省的企业界已经被你们搞成什么样子了?” “爷爷,这都要怪那个张扬啊,要不是他,现在岂会是这般景象。”杜玉恒辩解道,“原本东南省一片平和的,现在多出了张扬这个搅屎棍,这才乱成这样子,我是看二叔伯身为商盟会长,分身乏力,我才替他出头的。” “这玉恒还真没说错,我看那张扬不是个省油的灯,听小道消息说,他一连注册了五家公司,分别涉及药业、能源、材料、电子、重工等等,那胃口大得很啊,貌似准备横少天下的模样,偏偏现在南星一号和灵光一号的生产权都在他手里,以后还真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呢。”一旁的杜定存插了一句。 “哼,总算你这个宏鑫集团董事长不是白当的,知道就好。”杜老爷子伸手摘了眼镜,看了看杜定存,慢悠悠说道,“你说说,张扬是什么出身,凭什么南星一号和灵光一号这两样东西非得要在他女娲公司生产?这两样东西放到哪里,哪家不是大红大紫的呢?” “这说明,张扬和龙裔工程科研所关系匪浅,而且肯定还有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杜老爷子伸手戳了戳杜玉恒道,“你身为杜家子孙,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吗?” “孙儿当然知道,张扬其实是靠裙带关系才上位的,要不是乔希儿帮着他,他现在也不过是个小白脸而已。” “小白脸?”杜老爷子笑了笑,“那你说说,既然人家不过是一个小白脸而已,为什么乔希儿选择他,而不选择你?你哪点不如张扬?” 杜玉恒不服气地回道:“孙儿样样都比他强,只可惜乔大小姐瞎了眼…” “混账东西,自己没本事还要怨到人家身上,ri后如何继承我们杜家衣钵,我看你还不如玉远玉婷两个未成年人。”杜老爷子气得把桌子拍得乒乓响,“知道你和他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杜玉恒差点吓得尿出来,急忙摇头:“请爷爷告知!” “此人年纪比你还小,但人生的经历看起来比你要丰富得多,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你们是决计不会想到的。”杜老爷子看了两个儿子和孙子,淡淡地说道,“很可能,那张扬才是南星一号和灵光一号的真正研发者。” 杜老爷子挑了挑眉头,语气恢复了平缓:“所以,乔家小姐的事情,你必须放一放,白家的事情更别掺和进去,现在这些尾巴就让你三叔伯去处理。” “啊…”杜玉恒不由自主地伸手挠头,不解地看着他爷爷,印象中爷爷一向是霸气好强的,怎么这会儿居然让自己孙儿认耸了呢? “啊什么,你可以回房了。”杜老爷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杜老爷子的这个决定,就连一旁的杜定存都有些不解了,刚想开口,杜定宇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噤声,然后看了杜玉恒一眼,淡淡地说道:“玉恒,听爷爷的,回房去。” 杜玉恒虽然心里不满,却不敢多说什么,乖乖地离开餐厅,并带上门,家族有一项不成文的规矩,许多重要的事情和决定通常都是在餐桌上讨论并完成的,他现在还不够资格上餐桌。 杜玉恒刚走,杜宏老爷子便看了杜定存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知道为什么你哥现在是明州代理市长,而你只能啃老吗?” 一句话说得杜定存面红耳赤,却不敢反驳:“求父亲指教!” “玉恒的事情你恐怕也是有参与吧,否则老三怎么可能为那小子出面和黑桃八的人接触?” 杜定存咬了咬牙,点了点头承认了:“是的,我总不能看着我们杜家的人被欺负吧,您和大哥都不好出面,我这做叔叔的当然只好代劳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杜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上次乔家大少爷来明州,是你和玉恒接待的吧?” “是!” 杜老爷子瞥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恨铁不成钢的神sè出来:“你好赌,牌技应该不错,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样的牌才是好牌?” 这个章节是自动发布的章节,感谢每一位打赏和投推荐票的巨巨童鞋,等蓝豆回来后再一一谢过,谢谢 另外晚上如果赶得及回来的话,就会有第二章_如果来不及,还请见谅,是今天真有事情,这个些稿子是前晚通宵写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