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 菊花那个残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三十二 菊花那个残啊

白亮峰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早就吓尿了,立马在地上扭着身子大声吼叫道:“张扬,你特么的骗我,不是说好了我老实交代,你就放我?” 张扬接过老意录好的视频和录音,看了白亮峰一眼,冷笑着反问道:“从头到尾,我什么时候说要放过你?” “王八蛋,你说过的!好吧…你没说可是你默认是要放过我,我才交代的。”看着阿狗身旁的人,牵着的那几条发情的公土狗,白亮峰一阵暴瀑汗,这会儿,就算是傻子,都可以猜得到这帮家伙想干嘛了。 张扬压根没理他,朝阿狗老意点了点头,一旁老意拿起了摄像机,阿狗则立刻让人冲了上去,拉出一条长凳子,然后把白亮峰绑在长条凳上,屁股撅着,一个汉子狞笑着扒掉他的裤子,然后掏出一瓶散发着一种莫名恶臭的液体在他白花花的屁股上涂了点冰凉的东西,一边解释道:“这是从发情的母狗下体弄过来的…” “现在你就好好享受吧!” 阿狗手一招,两个壮汉心领神会地牵着一条早已按耐不住的公狗,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老意嘴角带着恶意的微笑,按下了摄像键。 “张扬,王八蛋…我和你没完…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白亮峰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四周一片的黑暗,像是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面似的,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他动了动身子,菊花那顿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像是完全撕裂了。 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zi you了,从地底上站了起来,屈辱的泪水不禁是从双眼直奔而下,嘴里不住地咒骂着张扬,靠着黑漆漆的墙壁摸了一会儿,前方突然露出一丝亮光,他定眼看了看,墙面上貌似放着投影。 他晃了晃脑袋,终于辨认出,这是一部视频,而且这视频… 是自己在招供的视频,显然这视频是经过处理的,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自白,招认了几年前如何伙同彭鹏、松田川大郎何梅,又用哈士奇弄她,往网络上上传不雅视频,栽赃海教授的经过,接着画面一切,又换到另外一个画面,现在是他侃侃而谈,如何指使何天呈买凶杀何挺,又如何指使何天呈杀阿野灭口的经过,然后顺带指证了他父亲和杜家涉嫌雇请杀手组织谋杀张扬的事情。 这个播放完了之后,白亮峰再度看到了让他屈辱的一幕,自己被扒光了衣服,绑在长凳子上,然后三条发情的公土狗轮流爆他菊花…直到他昏过去了,也没停下来。 这些东西,前两样是可以要他命的,后一样则可以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他还没看完,直接就疯了,趴在地上不住地翻滚:“张扬,你王八蛋,你特么杀了我吧,老子做鬼也饶不了你。” “想死还不容易。”一个足以令他发狂的声音,从边上传了过来,是张扬的。 接着灯光大亮,刺目的光线shè到他眼睛上,让他眯得张不开来,他举手挡住光线的同时,发现张扬和阿狗等人正坐在他前方不远处,像看一条死狗般盯着他。 “张扬,你个王八蛋…” 张扬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盯着他,淡淡地开口回道:“怎么样,这三段影片很jing彩吧?” “那都是假的,都是假的。”白亮峰吼叫了起来,朝张扬扑去,跑了一半,身子一个趔趄直接摔在地上,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脚铐,把自己牢牢的铐住,锁在了墙角边。 “我可以轻易地捏死你,而且让你死得悄无声息,不过我这怕脏了我的手。”张扬慢条斯理地按了按手里的播放键,指着白亮峰眼前的投影,缓缓地说道,“我花了一个晚上,才查出你们家这些年牵扯的案子…比如说,一年前,为你们家提供药材的岭南省孙老板被杀案,你在学校殴打上岩县邓高同学致残案…诸如此类,当然,我没有证据,不过证据jing察应该会很有兴趣去找。” 白亮峰闻言,登时瘫在了地上:“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天亮了。”张扬突然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看着白亮峰,淡淡地说道,“你可以走了。” 说着,他让人打开了白亮峰脚上的镣铐,然后边上房门打开,一束晨光撒shè进来带着冰冷的空气,让他浑身打了个冷战。 “真的可以走了吗?”白亮峰不敢置信地盯着敞开的房门,一阵自言自语,昨晚一夜是他人生中最为屈辱,最为悲惨的ri子,现在张扬手里握着足以让他吃一辈子牢饭永远抬不起头的东西,他到底会怎么做呢? 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没有人拦他,门敞开着,却像是一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魔鬼一般,等着他! “死了算了!”他脑海里不断闪过这个念头,与其活在世上受此等屈辱,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活在煎熬的ri子里。 他侧头看了看正起身离去的张扬,嚅了嚅嘴鼓起勇气问了句:“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张扬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你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在心里想过,放过他们一马呢?” 白亮峰闻言,低了低头,半晌,再次抬起头:“你现在放我走,难道不怕我反扑?” “怕你什么?怕你像以前那样,可以通过你父亲,颠倒黑白?我可以等着。”张扬淡淡地一笑道。 白亮峰没再说什么话,此刻他心里充满了复仇的念头,但这个仇不知道该如何复起。 他很顺利地回到了家里,然后才知道张扬遇袭的事情,现在jing方已经在深入调查,初步的结果,他父亲白文声已经被列为了嫌疑人,暂时被jing方二十小时监控。 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一早,他和他父亲就接到了很多的威胁电话,让他们说话小心点,别牵扯到别人,否则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这些人中,有的是一些平ri里玩得很好的富二代,有的是拿了他们好处的一些政要,没有一个是他们可以得罪得起的。 倘若只是这些也就罢了,接下来他们又收到了另外的消息,据说有人已经雇佣杀手准备对付他们,特别是黑桃八,因此这次的事件闹得太大了,他们怕被牵扯进来,灭口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父子俩锁在幽闭的房间里,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两人不断地抽着烟,地上的烟头早已堆积如山,他们却没有任何要停止下来的意思。 “公司股票今天开盘直接跌停!” “室藤说取消订单可以,但是必须照原来计划支付30%的货款,也就是四亿现金!” “小股东们提出召开股东大会,要让我交出董事长一职!” “上面的人说了,如果我们供出他们,连监狱都会让我们呆不下去。” “根据可靠消息,外面现在要追杀我们的团伙已经超过了八个。” …… 白文声侃侃而谈,白亮峰默默地听着,一句话也没吭声,过了半晌,他抬头,问道:“杜家那边,不能帮我们吗?如果我们垮了,第一个受到牵连的就是他们。” 感谢【wtc007love】巨【沫沫】巨【蛙蛙】巨【暴风雪】巨 四位老书友的打赏_ 感谢你们! 各位兄弟姐妹童鞋们,有多余推荐票给蓝豆吧!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