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整死你(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三十一章 整死你(二)

白亮峰一听到张扬的吼叫声之后,直接昏了过去,但很快被一盆冷水直接泼醒了。 醒来的时候,看到张扬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孔后,直接就尿哭了:“扬哥,扬哥,你饶了我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依你。” 张扬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冷笑道:“那也行,你就把你如何侮辱何梅,还有如何指使人殴打何挺大叔的经过,仔仔细细给我写出来。” 张扬让老意给他的手稍微松开了一些,然后丢给白亮峰一根笔和一张纸。 “边说边写!”张扬慢悠悠地说道,“若是发现你说的和写的不一样,我保证你写到最后,不会有完整的手握笔。” “不写行吗?”白亮峰不是傻子,一旦自己写出来,那就等于自己的把柄握在他的手里,他想怎么玩自己,就怎么玩。 “我告诉过你,我没有耐xing。”张扬站了起来,看了看老意。 老意二话不说,直接拎了把砍刀,抓住白亮峰的手肘,手起刀落! “锵!” 寒光一闪,锋利的刀锋顺着白亮峰的小指末端切了下去。 白亮峰顿时发出一声嚎叫,裤裆一热,当场就尿了出来,一股sāo味熏得众人一阵摇头。 “还没切呢,嚎什么嚎?”老意轻蔑地瞥了白亮峰一眼,慢悠悠地把砍刀从白亮峰的十根手指头边上缓缓抽了回来,吹了口气,把砍下来的指甲吹走,“不过,你要是再不长记xing的话,下次就不是指甲了。” “我写…我写…”白亮峰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地冒了出来,他颤抖着双手,握住笔,然后抬头看着张扬,低声问道:“要…要从哪里开始呢?” “看来你十根手指头是不想要了。” “我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写了…”白亮峰看着眼前寒光闪闪的砍刀,瞬间把想说的话又缩了回去。 “那一年,我和彭家大少爷彭鹏,还有室藤药业华夏区市场一部室长松田直川的大儿子松田川大郎在酒吧里喝了一些酒,喝着酒时我们凑巧碰到了在酒吧当伴舞的何梅,当时我和何梅还算熟悉,就邀请她一起吃夜宵,本来她不愿意,我就威胁要把她去酒吧跳舞赚外快的事情宣扬出去,她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彭鹏就提出想要搞一下何梅,我们就偷偷给她酒里下了药,然后把她带到京华大酒店,趁着她昏迷的时候把她了,事后又觉得不过瘾,我们又用车载着她到彭鹏家里,再次轮jiān了她,不过这次彭鹏害怕了,没有参与,松田川大郎就说想要玩个新花样,然后就把彭家养的那条发情的哈士奇牵了过来…” “事后,我们要给她钱堵住她嘴,但她坚决不同意,纠缠了一星期后,她去报案了,但那些证据全部被我们毁掉,再加上我爸爸到所里去疏通,那事也就算不了了之了,不过后面想想,何梅太不识抬举了,居然敢报jing,于是我就把视频传到网上,并威胁她随叫随到,否则就把视频弄给她爸爸看。” “我们倒是没想到,何梅xing子那么烈,居然为了区区这么一件小事,就自己跳楼了。” “区区一件小事?”一旁听着的高琪再也忍不住了,可想而知,当时自己妹妹是有多么的无奈,她原本一直是拿着奖学金的三好学生,一辈子就这样被这个畜生毁了,“你个畜生,你嘴里一件小事,却要了我妹妹一条命!” 她从阿狗手里抢了铁管狠狠砸在白亮峰的背上,白亮峰嚎叫了一声,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我知道错了,我…” 张扬搂住高琪,把她带到一旁,朝他使了个眼神低声道:“先让他说完。” 高琪沉默了一下,终于才点了点头。 “何梅跳楼之后,川大郎吓坏了,立刻逃回了菊花国,彭鹏更是躲到了国外,我那时候因为对林音恋恋不舍,就让父亲上下疏通,刚好当时学校海教授因为作风问题被开除,便索xing把这个罪名安在他头上,海教授拿了我们好处,也不怕多那么个罪名,就默认了。” “整件事的经过就是这样。” “那么何挺大叔被打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白亮峰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狠下了心道:“不错,何挺老是揪着何梅的事情不肯放过我,我怕事情早晚有一天会暴露,所以我就让人去教训他一下,不过,我也不知道何天呈做得那么绝啊,这事跟我无关。” “是吗?既然你觉得事情和你无关的话,又为何让何天呈杀了带头殴打何挺大叔的凶手阿野?”张扬冷笑了一声,提醒他道。 闻言,白亮峰懵了,双目如死鱼般看着张扬:“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张扬看了他一眼道,“我刚才说什么,我没有那么好的耐xing,你再有所隐瞒的话…” 张扬话音刚落,一旁的老意抓起白亮峰的手,手起刀落,一下子就砍掉了白亮峰一小节手指头,白亮峰看着满手的鲜血,再加上那钻心的痛楚,登时就惨嚎了起来:“我说…我说…先救救我。” 阿狗随便弄了根烟,抽了几口就把火红的烟头直接戳到白亮峰的伤口上,一边还很扫兴般说道:“便宜你了,听说烟丝可是可以止血。” 白亮峰再次痛得是哭天抢地,尼玛可以止血你自己怎么不用啊? “嚎什么?”阿狗狠狠扇了他一巴掌,“不是给你止血了吗?” “说,白家是如何雇人去打何叔的,又是谁让何天呈带人灭口的。”张扬冷冷地问道,“再有半点隐瞒…” “好…我说…”被切了半小根手指头的白亮峰已经写不下去了,只能用嘴口述,一旁高琪则把过程录了下来。 录完之后,白亮峰以为一切结束了,松了口气,捂着慢慢凝血了的手指头哀求道:“我都交代完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交代完了?黑桃八又是怎么回事?” “黑桃八?”白亮峰摇了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这是个杀手组织。” “看来你的手真不想要了…”老意挥着刀,慢悠悠地在他手肘上蹭了蹭。 “我真没骗你们,我也是一次不小心听我爸爸在讲电话的时候听到了而已…对了,他那次是在和杜家公子杜玉恒打电话的时候提到的,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啊。” “杜玉恒?”张扬皱了皱眉头,白亮峰看起来不像是撒谎,而且自己被袭的时候他还被关在里面,应该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听他这么一说,张扬发现,自己要对付的对手,恐怕还不单单只是白氏。 “杜家是东南省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他可不是我们白氏药业一般那么好欺负的。”白亮峰大胆地刺激了张扬一句,“我好心劝你一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张扬看了他一眼,冷笑着问道:“你煞笔吗?你的意思是我的脖子伸着等你们这帮人砍?好了,既然你该说的都说了,那么…” “扬子哥,您可以放了我吗?”白亮峰闻言,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又有些期待地问道。 “放你?”张扬收回目光,站起身来,慢悠悠朝沙发走去,“会放你的。” 话音刚落,阿狗带着三四个人,牵着三条吐着哈喇子的土狗从门口钻了进来。 “嘿,扬哥,搞定了,这几条家伙早已忍耐了好久了。”阿狗狞笑着指了指那三条被死死勒住脖子的土狗,脸上露出一丝银笑,“您看好了。” 张扬看了高琪一眼,低声道:“琪姐,你先回避一下吧。” 高琪心里已经隐隐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但她脸上的神情依然坚决:“扬子,我要在这看。” 谢谢【沫沫】巨【wtc007love】巨【蛙蛙】巨的打赏嘿嘿谢谢 另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