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高富帅的反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十三章 高富帅的反击

“算了,算了,不就一个相机,就当让狗给叼了。”高琪倒是很大度,她只是听了张扬的解释后,只是有些惋惜那相机里拍到的东西,如果放到网上,白亮峰就完蛋了,一个白屁股门是少不了的。 “走,姐姐带你去拍个ct。”高琪看了看张扬脑袋后面的那个包,咂了咂舌,“这丫的都像小笼包了,白亮峰那小子够狠的啊,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一米七出头,怎么看也不是你对手,怎么就让他抢了相机不说,还让他揍了一顿呢?” “别提了,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打呛。”张扬一脸黑线,要不是许丹露把自己抱着,两个白亮峰也不够自己揍的。 ct张扬是不准备去拍了,有没有事他很清楚,而且系统也没提醒他是否有生命危险,再说ct了万一要是拍到他脑子里有那么个怪物,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把它当脑瘤给切了。 听到张扬说不去ct,高琪倒是不安了起来,非得拽着张扬去检查不可,张扬无奈之下,只得求爷爷告nǎinǎi:“大姐姐,饶了我吧,有没有事,我自己懂得。” 高琪拗不过他,末了说道:“那好吧,可是万一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定要跟我说,你呢,从今天起就算清远酒店半个职工了,我让人给你准备一份临时合同,薪水从今晚算起,不过放你两天假。” 还没上班就开始领薪水?张扬双眼立刻眯了起来,那敢情好,只不过嘴巴上还假惺惺地道:“这…这不好吧。” “不好个屁,赶紧走。”高琪大咪咪耸动起来,挥手就要揍人。 “嘿嘿!”张扬当然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听她一说,马上就要动身。 “等等!”他还没到门口,高琪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他叫住了,“你就这样回去?” 张扬嘻嘻一笑,回头问道:“是噢,天这么黑了,我还是留下来吧。” “滚犊子!”高琪骂了一句后,脸sè变得凝重看着张扬说道,“我都忘了,你手上既然没有白亮峰那人渣的照片,那他肯定会肆无忌惮地报复你。” 张扬耸了耸肩,笑着答道:“无所谓,反正他早就看我不顺眼,多这么一件也没差。” “这事怪我没有想周到。”高琪有些愧疚,“白家的势力太大了,而且白氏药业还是化院的合作企业,我担心,他们会利用学校资源来报复你。” “被你这么一说,我现在也担心起来了,怎么办啊,我都大四了…只差一年我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张扬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万一我被人开除了,我以后就跟你混好了。” 原本高琪还是挺担忧的,但看到张扬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她气恼地撇了撇嘴:“行行行,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倒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不管你了。” “嘿嘿,我知道,学姐这是关心我,不过你放心,那白亮峰的xing格我清楚得很,他要报复我,肯定是用暴力方式…” “暴力方式?”高琪脸上的稍微放宽的神情又绷紧了,“不会吧?真的假的?…不过你说的也是,要不他也不会带着社会青年去砸你的摊子。” “哎,都说冲动是魔鬼,当时就没想到相机被他抢走这茬…”张扬满脸忧sè的模样,接着又看了看高琪,沮丧地说,“好了,好了,反正都这样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先回去了。” 看到张扬要走,高琪有些局促不安了起来:“你就这样走了,我心里好像觉得有些对不起你,要不,你看看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张扬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高琪倒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嗯,只要我力所能及。” “嘿!那倒也不用你费力。”张扬盯着她胸前那对丰硕挺拔的大咪咪,眯了眯眼,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指了指她制服领口里的事业线,试探地道,“要不你这儿让我摸一会儿好了…” “下流,滚!” “呃…不是说你力所能及的都肯吗?” 半晌,酒店门口,鼻青脸肿的张扬很无辜地回过头,看了看清远酒店的招牌,一副惋惜的模样,自言自语道:“怎么就不相信我是为了人类的未来,才想要摸的呢?没思想觉悟!” 第二天,张扬是被“鲁肃”活生生给吼醒的。 “行啊,你牛,看不出你小样的还深藏不露啊,竟然连白眼狼的马子也敢泡?” 张扬揉了揉眼睛,看了周伟,很无辜很兔子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周伟看了看宿舍门口,把硕大的屁股挪到张扬的床边,啪鸡一下坐了下去,双眼盯着张扬,一阵猥亵地笑,“小子不厚道啊,那许丹露都跑到宿舍楼下来了,你还装,让你赶紧下去呢,说有事找你。” “许丹露?”张扬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心道,她找自己干嘛?总不可能来报恩吧? “我艹,提起裤子不认人啊,别磨叽了,赶紧的,提上裤子领人去。”周伟几乎是连推带搡地把张扬赶了起来。 迷迷糊糊的张扬果然在公寓楼下看到了许丹露,她上身是件黑sè的紧身t恤,下身是牛仔短裙,这可能是她穿得最保守的衣服了,但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俏丽的脸蛋,还是吸引了湖四公寓那一帮饥渴牲口的猥亵目光。 “哎呀,怎么起得那么慢啊。”看到张扬,许丹露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的紧张,还没等张扬跨出宿舍门口,她就冲了进来,拽着张扬的胳膊往外走。 这行动,惹得一楼几个穿着裤衩正在打牌的牲口下意识地捂住了蛋蛋,这美女也太猴急了吧?还兴从男生公寓往外拽人的? “快走,快走。”许丹露根本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拉着张扬直接朝南门方向走去。 “怎么啦…”被许丹露那柔嫩的小手抓着,让张扬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那个白亮峰纠集了一帮社会青年,要来找你麻烦。”许丹露一边小跑,一边小喘着解释道。 “白亮峰?噢!”听到她这么一说,张扬反倒不紧张了,“在学校里面,我倒想看看他有多牛。” 白亮峰会来报复,张扬早就料到了,不过梅大校内的治安还是不错的,社会上的小青年进来打人也不是没有过,但还没出现过很严重的伤人事件,所以张扬早就想到,顶多也就是让那帮人揍几拳,只要自己不是在校外被堵住,问题不大。 许丹露闻言,停下脚步,看了看张扬,皱着眉头说:“在学校里?你知不知道他们有人带了刀了,白亮峰还放话说砍死算他的,你这人…” “带刀?”张扬皱了皱眉头,盯着许丹露,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许丹露咬了咬嘴唇,别过头去,淡淡地说道:“早上我给他打过电话。” “你们的关系还真复杂啊。”张扬眉头越发皱了起来,昨晚看那阵仗,摆明了是白眼狼想要强上她,怎么今天她反而还去给他打电话?难道还想再送上门? “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我…我早上给他电话是跟他说,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然后…然后他就以为是…哎呀,反正你别管,他就在电话里威胁说要砍死你,我在电话里听到他用另外一部手机叫人,好像是附近一个混得很好,叫什么阿雄的人,总之你听我的,赶紧先躲到南门派出所那。” 许丹露语无伦次地说了一通,张扬算是听懂了,大约是她早上打电话和白亮峰谈分手,而那白眼狼估计以为许丹露是因为自己才和他分手的,再加上昨晚整了他一顿,他这是急火攻心了,非得让人砍了自己不可。 另外那个阿雄,全名叫汪雄,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地头蛇,涉不涉黑他不知道,但以前砸他摊子的人就是他的手下,那帮人出手特狠,若不是当初李劲东帮他出面,自己很可能被他们砍残了也说不定。 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白亮峰只是带他在学校几个小弟来找他麻烦,他或许还就不躲了,但他找的是真正的社会流氓,张扬又不是什么身怀绝技或者腰挎驳壳枪的人士,当然只有躲他的份。 所以许丹露拽他去南门派出所当然是个最好的方案,在那里,就算是再牛逼的流氓也得掂量着点吧。 从湖四公寓到南门派出所得绕过牡丹湖,两人沿着湖的左边走没多久,迎面就看到七八个混子模样的人堵了过来,其中一个留着莫西干头的家伙,就是砸了他三次摊子的外号叫阿狗的地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