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满车春色关不住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二十四章 满车春色关不住

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这个时候车流明显少了很多,张扬把路虎缓缓停在了路旁一片小树林下面,一切静了下来,耳朵能听到的就是车窗外偶尔快速经过的汽车摩擦地面的声音和飕飕的寒风如刀子般顺过车窗撕破夜空的声音。 可以说外面刺骨般的寒冷,而车内却如chun天般的温暖,可谓冰火两重天。 许丹露看着张扬把车停了下来,俏脸微微一红,她当然知道,自己既然叫他停在路旁,那自然就是要在车上做男女爱做的事情,就那…啥,车震! 虽然和张扬做的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在车上她还是第一次。 心里一丝异样的感觉之外,莫名其妙地还冒出一丝淡淡的期待,她把头轻轻靠在张扬的大腿上,咬了咬妖艳yu滴的樱唇,悄声问道:“不行,我得先问你一个问题,在这车上,我是不是第一个?” “这车才提几天,不然呢…”这女人啊,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来打这种小算盘。 “那就好,嘻嘻。”许丹露闻言,明眸一亮,随即伸直了双臂捋住棉衣下摆往上一掀,脱了上身棉衣,毫无顾忌地露出一对仅仅带着半边罩罩的高耸雪白玉兔。 张扬见状,不由得是吞了一口口水,今天看到杨菲的半个咪咪时,早就忍了半天yu火了,现在终于可以解决,他早就急不可耐了,迅速扒光自己衣服,又把她弄到后座,许丹露见状,媚眼一笑,自己主动把裙子往腰部捋了捋,然后褪掉黑sè丝袜和内内,一只腿架在前座沙发上,一只贴着后座沙发,身子斜靠在车门,雪白大腿横张… 张扬低吼一声,径直扑了上去… 许久,张扬倾泻完毕后,身躯终于是一阵疲惫袭来,但他还是搂着她,抽了些纸巾帮她擦了擦雪白脖颈上渗出的细微汗珠,后者在他怀里扭了扭,像只猫咪般蹭了蹭:“帮我穿衣服。” “就这样回去好了。”张扬笑嘻嘻地说道。 许丹露白了他一眼,刚要起身,突然小声叫唤了一声:“哎呀,流出来了…”然后伸手捂住下身,满脸通红看着张扬:“坏家伙,拿纸啊!” 看到她手忙脚乱,一对玉兔上下翻飞的模样,张扬看得是口干舌燥,顿时有种想要再来一次的yu望… 果然这车震…滋味还是不一样的,改天得把大咪咪也一起叫出来,来个双飞才是王道。 才穿好衣服,拾掇好那些纸张,准备走人之际,右边车窗却突然传来几声扣窗的声音。 张扬和许丹露吓了一跳,外面就传来一个声音了:“同志,请出示你的驾驶证,违章停车了哈。” 那声音还是女的,而且很萌的那种,张扬以为有人搞恶作剧呢,侧头一看。 借着边上微弱的路灯一看,真的是个女jing! 我了个叉的,这么晚了,这么偏僻的路段…张扬只得乖乖摇下车窗,一阵冷风裹了进来,让张扬打了个冷战。 他看了那女jing一眼,这个女jing长得真漂亮啊,虽然裹了件黑sè大衣,整个人就露出一张脸,但这张脸长得极其的jing致,眼睛大大的,眼睫毛特长,鼻子秀挺,薄薄的嘴唇抿得有些发白,像个瓷娃娃般,肩上扛着两颗小花,是个一级jing员,这样貌够称得上jing花了。 这大冷天的,这童鞋可真敬业啊! 张扬多看了她几眼,那妹子就火了:“我说同志,我在边上等了你老半天了,好心现在才来敲窗,你给点面子成吗?驾驶证。” 在边上等了老半天了?这么说她…她…她刚才知道自己和露露在那个啥,车震?一旁的许丹露那俏脸瞬间红了。 张扬虽然好点,但这脸也是火辣辣的,急忙摸到前座把驾驶证找了出来。 打开车内灯的时候,那女jing突然问了句:“你…你不就是那个女娲公司康复中心的总裁,张…扬吗?” “你认错人了。”张扬一阵无语,看了许丹露一眼,这就是你让我出名的下场。 “我没认错啊。”美女女jing一把抢了张扬的驾驶证,看了起来,“对啊,就是你,张扬,你们名人都好这口的吗?” 她低了低头,看了车内的许丹露一眼,然后敬了个礼,把驾驶证还给张扬:“张总,记得去交罚款哦!” 张扬快哭了,点了点头。 看到张扬哭笑不得的样子,美女jing察笑嘻嘻地说道:“您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 “谢谢!”张扬一阵的蛋疼,接过驾驶证,刚要摇上车窗,有些不甘心地问了句:“怎么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还在执勤呢?” 美女女jing闻言,眨了眨大眼睛和长长的眼睫毛,笑眯眯地说道:“没呢,下班正赶回家!这不赶巧碰上了,对了,下次不能停在这种地方,万一如果有相同爱好的一个不留神撞了上来,那可就不好了,对吧?” 闻言,张扬更加无语了,你丫的你都下班了,你还抓什么人啊。 “对了!”美女女jing俯下身子,看了看张扬,说道:“我叫齐小小,无论如何,我要感谢您的康复中心,再见,小心开车噢。” 张扬关上车窗,一阵无语,一旁一直静静坐着的许丹露突然是捂住小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而且还笑得极其开心。 张扬瞄了她一眼,看她笑得上气不接下去的模样,没好气地说道:“还笑,都被人知道了。” 许丹露轻手抿嘴,窃笑道:“我是在想,如果刚才她,在你快要出来的前一刻敲敲窗,你会不会那个啥…” 张扬伸手敲了敲她头:“行啊,我要真那个啥了,看你以后还怎么xing福。” “跟你开玩笑的!”许丹露把头搁在他大腿上,娇笑着道:“人家都走了,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扯淡,回家!”虽然刚才实在是很爽,但再来一次…张扬还是觉得回家抱被窝的好,一路上,他顺便把陈天雄的事情跟她说了。 许丹露并没有做更多的评论,而是点了点头道:“既然你相信我能处理好,那我就尝试去做。” “你一定能做好的。”张扬相信自己的眼光,露露虽然年轻,但是从她的眼神里却可以看到一抹同龄人身上绝对看不到的睿智,她看着很放荡,但放荡背后却隐藏着一双洞悉人xing的目光,像是一个躲在黑幕背后偷窥着光明世界的巫师。 她和自己一样,因为家庭的困难,从小的时候就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一个女孩子,从高中起直到大学第四年级,所有的学费和开销都是自己赚来的,能做到这点的,能有几个? 单凭这点,张扬没有理由不相信她会做不好! 回到别墅,高琪就把他扯了去,看阵仗,屋内开着暖气,她身上只穿着一套薄如蝉翼的睡衣,里面显然是真空的,硕大玉兔顶端,两颗紫葡萄清晰可见,修长的美腿交叉并拢着,身子斜靠在床头,似笑非笑地瞄着张扬。 张扬突然想到许丹露白天说的,这大咪咪貌似是要和自己大干一场… 问题是,自己刚被露露掏空了…但是她这副样子…不交代一点是说不过去的! 还没等他多想,高琪就扑了过来,媚笑一声:“今晚老娘要反客为主,叉死你!” …… 高琪毕竟是从岛国爱情动作片里学到了不少东西的,尽管张扬已经被露露掏了一次,但在高琪调戏之下,最终还是再度缴械两次。 疲倦过后,张扬困得直接睡着了,似睡非睡间,高琪把胸前那对玉兔紧紧抵在他的胸口,轻声细语地道:“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 “招聘启事吗?我认了!”张扬想了想,发都已经发出去了,而且真的被你叉服了,俺愿赌服输,认命! “不是。“高琪揪着长发,在张扬的鼻子上挠了挠,漫不经心地说道,“今天一个自称代表殴打我爸爸团伙的人,打了个电话来,希望我父亲被打这件事情能够和解,他们愿意赔偿一切损失,只要我们不再追究这件事。” 张扬愣了一愣,代表那帮团伙的人,难道是白家?他们认耸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问道:“那你怎么回答他们的?” 感谢【書九重】大大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