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酒店偷拍 - 极品美女帝国

第十二章 酒店偷拍

“许丹露?”张扬脸上的神sè复杂了起来,她和白亮峰开房?那不是挺正常的吗?瞧他们在课间的那阵仗,做那事肯定也是轻车熟路了,自己冲进去给他们加油助威吗? “怎么,你跟那妞很熟?”高琪很快发现了张扬的异状,顿觉有戏,“该不会是你什么前女朋友什么的吧?” 张扬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若有所思地反问道:“你怎么不先解释一下,你和白亮峰又有什么过节,别告诉我说你是为了正义之神!” 高琪耸了耸肩,看了张扬一眼,淡淡地说道:“还记得化院三年前发生的一件大事吗?一个叫何梅的大三女生从教学楼上跳下,结果和她肚子里七个月大的孩子一起当场死亡。” “何梅?”张扬脑袋马上想起一个人,脸上一阵惋惜,“不错,我知道,她是我学姐,当时也是化院的一枝花…听说那孩子是一名教授的。” “教授?笑话,明明是白亮峰那个畜生,让她怀了孩子,又无情把她抛弃,绝望之下,梅子才跳的楼,他父亲白文声花了钱把事情压下来,又推给一个莫须有的教授,一点证据都没留下,可怜的梅子白白死了。” “听你口气,那刘梅学姐和你认识?” 高琪眼里闪过一道厉芒,“她是我高中最好的同学。” “你同学?”原来如此,张扬看了看高琪,看她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假的,想不到白亮峰还干过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真是个人渣。 高琪走回到她的位置边上,扯开了话题:“说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学姐,我比你大两届,数学系会计专业…” “会计专业?怎么做酒店管理了?”张扬张了张嘴,这可是梅大招牌专业,这里的毕业生…嗯,怎么会和酒店行政部副经理联系到一块? “别大惊小怪的,再牛逼的专业也抵不过满大街的毕业生。”高琪挪了挪脚,丰满的屁股斜靠在桌子边上,黑sè的短裙勾勒出一道诱人的弧线,她带着些自嘲补充道:“再说,这酒店有我家股份,不说别的了,刚说的那事儿,干不干?” 还是个白富美啊!张扬看了看大咪咪美女,那些细小的动作,诱惑得让他都有些失神了。 直到对方shè来一束恼怒的目光后,才醒悟过来,有些为难地道:“人家你情我愿的,不好吧。” “得,那就拉倒,不过我敢跟你打包票,许丹露绝对是不情愿的。”高琪看了看张扬,微微冷笑道,“刚她进来的时候,很明显脸上带着抗拒。” “那又怎么样?”张扬对高琪的话有些怀疑,至少他相信自己眼睛应该没有看错,这许丹露和白亮峰绝对是你情我愿的那种。 高琪露出一个鄙视的表情说:“真是这样,你进去拍到了证据,白亮峰绝对只有认栽的份,以后还不得乖乖听你的。” “以他的xing格,会乖乖顺从才怪,真这么干,我恐怕就要倒大霉了。”张扬瞟了高琪一眼说,“这可是个马蜂窝。” 闻言,高琪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失望之sè,淡淡地说道:“算了,当我没说,你走吧。” 张扬耸了耸肩,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问道:“嘿,客房服务生薪水多少?” “怎么…”高琪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她很快醒悟过来,“只需要晚上帮忙,七点到十一点,每天四个小时,一个月一千二。” 高琪一看有戏,急急忙忙补充道,“还提供一顿夜宵。” “成交!”张扬想都没想,白亮峰又咋样,就算不惹他,他还不是整天没事干奚落自己,这可是报复的好机会,再说一千二,这钱可不少了。 换上服务生的服装,拿了房卡,张扬很快到了四一九,按照高琪提供的信息来看,这白亮峰和许丹露已经进去十分钟了,这会儿应该已经裸裎相见了吧,为了保险起见,张扬特意还把耳朵悄悄附在房门口外偷偷听了一小会儿。 果不其然的是,里面真的传出来一阵细微可闻的叫声:“别…别…不要啊…不要啊…” 那略带着哭泣和抵抗的声音,再加上床板咯吱咯吱的响动,几乎和倭人艺术片里面的声音简直是如出一辙。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yin靡的声音,张扬下面突然可耻的有些反应了。 但他还是强制忍住了想要继续偷听的yu望,咳嗽一声,敲了敲门:“客房服务…” 说完也不等里面有所反应,径直用房门卡刷开了门,走了进去,ri哦,白亮峰居然连房门都没反锁。 “我艹…啊,没看门口挂着请勿打扰吗?作死啊?”房门刚打开,便传来白亮峰高分贝的吼叫声。 地上撒满凌乱的衣物,白亮峰赤条条地跪在床沿,撅着白花花的屁股对着门口,吼叫的同时,脑袋瞬间扭转过来,看到张扬后,瞪大了眼珠子,而后下意识地一屈身,想要去捂住双腿间的那东西。 但显然已经晚了,张扬已经端起数码相机,对准他录了起来,还啧啧有声地评论道:“我了个叉的,真特么小啊…这要传出去,都丢梅大的脸…” “我艹,张扬,我要杀了你。”白亮峰光着身子,不顾一切从床上跳了下来,想要来抢张扬手里的数码相机,却被张扬一闪,扑了个空,趴在了地板上,那东西直接撞在冰冷的地板上。 “哇唔!”下一刻,他翻过身来,捂住裆里的那东西惨叫了起来。 而这会儿,张扬才注意到床上另外一个人,女主角许丹露,出乎张扬意料的是,许丹露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全身,身上的衣服都在… 不过她现在这副模样其实和也没多大区别了,虽然衣服还在,但基本都被扒开了。 紫sè的吊带裙吊带已经被扯断,上半身只剩一副凌散的文胸,另外一只怒挺的峰峦则跃然于空气中,颤巍巍的。 裙子下面又被捋到了腰部,腰部以下,除了一条被脱了一半的黑sè蕾丝边半透明内裤外,其余部位不着寸缕,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交叉并拢着,似乎正在在竭力阻挡着外来的侵犯,黑sè森林半隐半露,让人看得是血脉贲张。 不过她的脸颊和胳膊肘明显有红肿的迹象,红润的嘴唇还涎着一丝血迹… s。m?张扬瞪大了眼珠子,这么香艳的场面,张扬下意识的把相机的镜头微微抬起… 但让他措手不及的一幕出现了,床上的许丹露看到张扬后,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接着像一只被人捆了几天几夜的兔子一般,搂着裙子,一下子蹦了起来,跳下床,跑到张扬面前,死死抱着张扬,嚎啕大哭起来。 那脸上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口水一股脑往张扬身上抹…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胸口死死抵着张扬,双手紧紧匝着他的腰,两个人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张扬很清楚地感觉到胸口前的那一团柔软正在使命和他做着摩擦生热的动作。 地板上的白亮峰看到这一幕,瞬间抓狂了,再也不顾下面的疼痛,立马翻身爬起来,随手抡起边上的台灯柱子径直朝张扬砸了过来。 “尼玛的,去死!” 原本以张扬的身手,躲过这家伙的一击是绝对没问题的,但他现在被许丹露搂得紧紧的,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砸中了自己的后脑勺。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他平生长得这么大,第一次让人给砸晕了,还是被一个光屁股的男人砸的。 他醒过来后,看到的第一张脸,是满脸通红的许丹露,而且这张脸距离他太近了,近得两个人的嘴唇都贴在了一起,张扬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她柔软的樱唇正紧紧贴着自己的双唇,一噙一张…嗯在做人工呼吸。 看到张扬突然张开眼睛,许丹露吓得一个激灵,身子一仰,急忙离开他的嘴唇,涨红了脸蹲到了一旁。 张扬头部还是非常的疼痛,手一摸,鼓起了一个大包,但没流血,他转了转脑袋,发现自己还躺在客房里,只不过白亮峰已经不见了, 房间里就剩下许丹露和他。 “你醒了啊?”许丹露好像做了贼似的,看了张扬一眼,伸手下意识捋了捋身上破破烂烂的裙子,想要努力遮住外泄的chun光。 “那家伙呢?”张扬瞟了她一眼,她是蹲着的,而两腿之间刚好直直的对着他的脑袋,所以就算是拢得紧紧的,但雪白大腿中间的风光还是一览无遗,黑sè的蕾丝边勾勒出的那诱人山谷显得是如此的突兀和诱人。 看到张扬的眼神,许丹露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马上红着脸站了起来:“他以为你死了,就跑了。” “你怎么不跑?”张扬双手撑着站了起来,又摸了摸后脑勺,发现那个包还不是一般的大,搞不好脑震荡了,其实昏迷之前,系统一个声音便提醒了他:“见义勇为,奖励三个积分,目前总积分为负四十七分,称号为恶贯满盈的贱人,请贱人继续加油。” 所以他知道,真的如高琪所说的那样,许丹露是不情愿的,不然的话,系统应该判自己为棒打鸳鸯才对。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想让她自己说出原因。 许丹露咬了咬嘴唇,没有直接回答张扬的问题,而是皱着眉头看着张扬,反问道:“你是这家酒店的服务员?” 张扬看了看身上的制服,点了点头:“混口饭吃。” “所以你是专门来救我的?还是诚心来出我丑的?”许丹露问完,再度抿了抿嘴,张扬接下去的回答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如果这家伙是专门来救她的,她好歹刚才也算救了他一命,扯平了,如果是故意闯进来拍照的话,那自己可就亏大了。 不过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哪有这么问的,这张扬又不是傻子,肯定立马挑好的回答了。 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张扬伸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很老实地答道:“其实…就想拍个艳照门,弄点钱。” “去死!”许丹露柳眉倒竖,飞起一脚,本想踢过来,想了想,直接踩在张扬胳膊上,然后扒了张扬身上的外套裹在身上,直接夺门而去。 “靠!有没有幽默感啊?”张扬捋直了胳膊疼得直叫唤,“好歹救了你一次。” 不过许丹露显然已经听不到了,张扬无语伸手摸了摸痛得要死的胳膊,脑子一片浆糊,自己刚才是被砸晕了的,那什么,人工呼吸有用嘛? “算了,好歹赚了三个积分。”张扬艰难爬了起来,而后突然想起了了什么,眼睛四下滴溜溜乱转了一圈,想要寻找着点什么:“艹,相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