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温妮莎的计划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温妮莎的计划

“来酒店一趟。”温妮莎开口说道。 张扬看了看时间,“两点多了,不好吧。” “不想签合同了?”温妮莎语气了带着不爽,啪,挂了电话。 擦!太嚣张了!张扬捏着手机一阵蛋疼。 许丹露问:“怎么啦?看你的眼神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 张扬晃了晃手机:“好事,估摸着蓝水母同意帮我们找司源了,不过得过去签合同。”张扬啧啧嘴狐疑道,“你说一个杀手组织,接受这种委托还要签合同?会不会太搞笑了?” 许丹露摇了摇头:“你这么想就错了,我听紫娘科普,现在确实有签合同的,不过当然条文内容不会写杀人什么的,而是让你和中间商签一份销售协议,然后开cif,单子完成开pi,当成一批货物交易来完成,还有委托拍卖的,等等,反正现在洗钱的方式已经让我们难以想象了,不过这些东西,都是需要签订合同的。” “更何况,你现在只是委托他们找人,这个的话签订合同就不足为奇了。”许丹露顿了顿,“不过有一点,签了这份合约,就等于我们和蓝水母有了瓜葛,换句话说,女娲集团和杀手组织有这种扯不清的关系…你可以把合同传回来,让碧瑶姐姐过目,之后我们自有办法。” “我明白了。”张扬醒悟了过来,“我知道怎么做了。” 驱车,连夜赶到温妮莎住处。 那妞这会儿已经换了一身睡衣。夏天的睡衣,黑色雷丝边吊带裙,长及膝盖。稍微有些紧,所以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勾勒得纤毫毕现。 而且要你命的是,上身真空,两陀浑圆看着一颤一颤的。 好吧,以她的民族血统成分来说,这么做也没啥好奇怪的,不过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在一起难免会引发遐想。 “怎么样?接受委托?”张扬开门见山地问道。 温妮莎不说话,俯身,把一纸文书递给张扬…张扬不小心瞥了一眼。很白啊…很大啊…喉咙忍不住咕隆了一下,拿过那份文件,一本正经地瞄了起来。 果然,和许丹露说的那样。也就是一份销售协议。对方由德国向女娲集团销售一台设备,原子吸收光谱仪,价值二十五万华元,预付款三万欧元。 好吧,女娲集团或许需要这么一台设备,这玩意儿是用来分析化学成分的,远不到二十五万欧元的价格。 不过二十五万欧元寻找司源的话,并不贵。张扬甚至有些怀疑她们是不是看错名字和资料了,因为自己也没有隐瞒她们。司源的官职,也隐隐点出他的身份特殊。 要是让自己找司源的话,知道这种难度,那还不开个百八十万欧元的。 不过这份合同的问题在于,签订协议的一方是女娲集团,另外一方则是一家叫谱惠尔德的德资公司,这公司大概就是和蓝水母有很深关系的了吧。 如果对方要黑他,只要公布谱惠尔德的蓝水母背景,那么女娲集团就倒霉了,虽然人家拿女娲集团没办法,不过那些媒体最喜欢的就是抹黑了,比如,米帝最近的牛约时报可是没给世界人民下眼药。 一会儿说女娲集团有很深的军|方背景,要求国会严格审查和女娲集团的经济问题等等,对女娲集团应给予制裁。 一会儿又说说女娲集团是涉嫌攻击米国网站之类云云,要冻结女娲集团的资金。 女娲集团的回应是,爱制裁制裁去,爱冻结冻结去,关你屁事。 不过现在抹黑女娲集团的可不在少数,国外的媒体也就罢了,国内的媒体也是时不时地抽女娲集团一冷子。 所以尽管张扬并不在意那些媒体的看法,但是如果牵扯上杀手集团的话,确实会挺难堪的。 许丹露来之前就给他提了个醒,别让人抓着把柄。 于是看了一会儿后抬头笑眯眯说道:“你的意思,你们接受我的委托了?” 温妮莎看了张扬一眼:“预付款三万欧元,找不到我们不退款也不负责。” “没问题。”张扬点了点头,“我马上发给我的律师,让她帮我签订好合同,盖好章。” 温妮莎看了张扬一眼,也没阻止。 于是张扬趁机把手机拿了出来:“你有电子档的吗?” 温妮莎点了点头,拿起手机发给了张扬。 张扬看了一下把邮件转发给周碧瑶。 “谢谢你。”趁着文件还没回传,张扬开口说道,毕竟这个妹子被他欺负了是事实,之前自己委托她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她竟然就同意了。 温妮莎瞟了他一眼:“开门做生意,赚钱的活谁不想做,所以你不必谢我。”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张扬笑眯眯道。 “八卦一下,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温妮莎不动声色地问道。 “朋友。” “好难得,你竟然也会为男人出头。”温妮莎不无讽刺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只有女性的朋友,噢,不,应该是美女才会成为你的朋友。” 张扬一阵无语:“谁说只有美女才能成为我朋友的?” “心知肚明。”温妮莎耸了耸肩说道,而后站了起来,“喝点什么?” “白开水好了。” “我这儿只有红酒。”温妮莎也不管张扬同不同意,就给他倒了半杯,白嫩手指托着,轻轻一荡,“纯正的法兰西口味。” 递给张扬,张扬接过来并不敢喝,开啥玩笑,她要是下毒下药什么的。 “怎么。怕我给你下药?”温妮莎嘲笑地看了他一眼,把杯子从张扬手里抢了过去,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张扬。 随碎步轻摇,走到一旁又给自己斟了半杯。 还没开始喝,张扬手机来电,周碧瑶把盖好章的电子合同扫描发过来了,速度还真是神速,不过也不奇怪,张扬一离开。她们就开始做准备了。 张扬看了一下,签约的公司一栏是一家连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公司,多半和女娲集团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法人代表。周泰,这个就更不认识了。 他把手机递给温妮莎。 温妮莎看了一会儿后,洒然一笑,似懂非懂般浅浅啄了一口红酒。“警惕心蛮高的嘛。” 果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扬有些脸红。不过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内疚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等等,我查一下这家公司的资格。”温妮莎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副公事公办的精明模样,不过张扬却从她眼神里看出一抹失望,尽管转瞬即逝. 果然是有些猫腻啊。 啧啧,幸亏露露提前提醒。 “请便!”张扬相信周碧瑶她们不会随便弄一个子虚乌有的公司来。 温妮莎没多说话,站起来,打电话,过了一会儿返了回来,点了点头:“行了,你们打好预付款。我们开始作业。” 这当然好办,张扬马上打电话,通知许丹露,让她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安排转账。 过了三分钟,许丹露回复,搞定。 “ok了。”张扬松了一口气。至少晚上一切都挺顺利的。 温妮莎马上打电话,过了会儿她走了回来,把手机一丢,淡淡地说道:“款已经收到,我们会马上开始行动,不过无论结果如何,预付款我们不会退。” 她端起酒杯:“cheers,合作愉快!”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举杯和她碰了一下,把红酒一口喝掉。 继而翻腕看了看时间,还没开口,温妮莎说道:“你说,如果我们给你黑曼巴的照片,你可以帮我们找到他们?” 张扬闻言,点了点头:“不错,不过到当然,我也不敢百分百打包票。”话不能说的太绝对了。 她又给张扬倒了一杯红酒,然后拿出电脑,开启:“那你等一下。” “你有他们的照片了?”张扬一阵震撼,蓝水母这也太牛逼了吧? 温妮莎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开始摆弄她的电脑。 张扬看着她摆弄了一会儿之后,站了起来:“过来。” 张扬走了过去,温妮莎把他摁在椅子上:“自己慢慢看。” 张扬回头扫了她一眼,这妞身上的香水味还挺那啥,勾人的啊,再看看她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尤其上面那地儿还是真空的。 再加上孤男寡女,暗室生香,他心神不禁有些晃荡了起来,好像也有点心猿意马的感觉 摒神呼了一口气,张扬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 看了一下电脑屏幕,发现是一张合影,是一个亚裔女的和一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金发帅哥的合影,等等,这个亚裔女的,不就是晚上来行刺自己的那个吗?尽管容貌上存在一点点差别,但张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晚上的那个女刺客. “这是十三号?这个帅哥是?”张扬皱着眉头问道。 “十二号。”温妮莎站在张扬身侧,俯下身子,几乎就贴在张扬的肩胛及后背上,“这是十三号通过了考核后,和十二号合影的照片,十二号是一名波兰人,可能居住地是华沙,或者是克拉科夫……” “这家伙长得倒是挺帅的嘛。”张扬嘀咕了一声道。 “是吗?”温妮莎身子有意无意地贴得更紧了,感受到了压迫,张扬心里再度一乱,这西方美眉性格果然是比华夏人要开|放很多啊,这样的行为算得上是勾|引了吧。 “我倒是觉得他还没华夏国的男|人有魅力呢。” 接着,她伸手过来,覆盖在张扬手背上,把光标往下一拉。 出现另外一张照片。 还是十三号,只不过这张照片和刚才那张完全不同。而且换了个男的,一男一女应该是身无寸缕地躺在床》上…这两人在做什么可想而知,很明显是女的在自拍。而且那女的上半身是光的,男的则是一个脸蛋有些肥肿,光头,下巴蓄着胡子的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白种男人。 两个人拍照的时候可能是在嗨皮之后,因为那男的脸色略显疲惫,面色红润,女的也是如此。 本来现在气氛就有些诡异。再看到这些,张扬心里不由一跳,但还是强自振作精神问道:“这个男的也是?” “不用急嘛…”温妮莎不急不缓地把鼠标往下一拉。 接着又出现了好几张照片!张扬顿时石化。因为这特么的都是什么啊,还是十三号和这个光头胖子,只不过这尺度比刚才的第一张大多了,都是直接的战争啊…简直不忍直视。 “这个是…?”张扬喉咙一阵干渴。这气氛越来越怪了。 怎么温妮莎突然会和他一起看这种照片。 “那个男的。就是三号,黑曼巴三名领导之一,埃德加.克里斯…”温妮莎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在说。 而且她的手已经有所动作。 张扬呆了呆,心里并没有排斥,温妮莎毫无疑问是个绝色美人,更要命的是,他觉得心里好像有一股火气在作祟…… 一番狂乱之后,张扬晃了晃脑袋。盯着像一只小绵羊般躺在他怀里的温妮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人就这么的发生了? 而且更没想到的她竟然就是传说中要到法兰西幼儿园里才能找得到的那啥,今天是她的第一次! “为什么选择我?”张扬不解地问道。 温妮莎脑袋枕在他的胸口上,懒洋洋地画圈圈:“只求一夕,何必问那么多,再说,你看光了我,难道我就没办法看光你吗?” 张扬苦笑,这也能成为理由? “在你们华夏国男》人的眼里,大概西方女子都是很随便的对吧?”温妮莎勾着弯弯的嘴角,笑眯眯地盯着张扬的下巴在看。 张扬不置可否,事实上就是如此嘛,尤其她还拥有天生浪漫的法兰西血统,“你是一名传统的教徒?” 他突然好奇地问。 温妮莎也不做更多的解释,趴在他的身上,过了半晌点了点头:“不错,我们一家都是传统的天|主|教徒。” 这或许就是唯一可能的解释了,据说传统的天教徒对于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恪守的。 所以她今天还有第一次… “怎么?你是怕承担责任吗?”温妮莎咯咯一笑,瞟了张扬一眼,“放心好了,我们西方女子,对方面还是看得很开的,我只是看你觉得顺眼,再说你也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成功男人,又是个把我看光光的家伙,我交给谁不是交,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要负责任。” 张扬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苦笑,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难啊。 目光微微一转,看向了桌子上的那酒杯,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为何刚才会那么迷乱了,这酒有问题! 不出所料的话,温妮莎应该是在酒里做了手脚。 他眉头微微一皱,温妮莎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真的就是单纯为了一夕之欢? 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不过想来,她应该并无伤害自己之心。 看了看她脸上那抹略显落寞的神情,张扬眉头一皱,心里叹了一口气,尽管自己可能是被她主动设了个圈套带进来的,但是自己那时候的脑子虽然有些迷糊,行为却依然控制得了,只不过自己内心并没有抗拒她的美貌罢了。 真要怪,也不能全怪他,反正现在木已成舟,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难得糊涂。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你…没谈过恋爱吗?”张扬开口,有些奇怪地问道。 温妮莎看着张扬笑眯眯地说道:“谈过!” 继而又马上说道:“跟你开玩笑的,我从小就是个书呆子,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谈恋爱,再说真有我喜欢的男生,想想我的家世,我也不会去祸害别人啊。” “你想想,这普天之下,谁希望自己娶的老婆是个杀手集团首脑的女儿。”温妮莎淡然一笑,看着张扬说道,“我也不想去连累别人。” “我倒是不怕你连累。”张扬闻言,脸上微微一笑,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蛋,心里不由产生一抹怜惜。 她一出生,就注定一辈子不受自己控制,也是怪可怜的。 “好啦,跟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这都四点多了,你也该回去了。”温妮莎突然白了张扬一眼,说道,“还有几个黑曼巴的照片我发给你,你真的能够找到他们?” 张扬点了点头:“六七成把握吧,如果有地址的更好了。” 黑曼巴之所以神秘,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不过再神秘总也要出头露面,很可能他们都是以正常身份的人生活着,只要有了他们的照片,要找到他们难度不会太高。 当然,靠运气! “有六七成就行了,我知道今天是你毕业的日子,家里肯定有不少人为你通宵庆祝,所以本姑娘不想留你,再说你目标实在太明显,肯定会连累到我…” “你跟我回别墅吧?”张扬想了想说道。 “得了,我不想再和你有牵绊,今晚当作我都是喝醉了,酒后乱性…”温妮莎横了张扬一眼,“还有,你怎么欺负我的事情,我还是会跟你算得清清楚楚,一码归一码。” 正说着,张扬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下,发现是一个代码号,这个代码号是许丹露的,大概是不放心自己吧。 温妮莎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家里的女人?我去洗澡了,你慢慢接好了。” 果然,露露是问他结果如何的。 张扬想了一下,说道:“回去再跟你解释。” 温妮莎很快洗完澡,张扬已经穿戴完毕,她帮张扬理了理衬衫领口,低头淡然笑道:“走好!” ps:有认真看的兄弟姐妹们应该知道,豆子并没有减少多少更新量,是两章并为一章,因为移动阅读那边已经被封了,所以分不分开都没差别! 感谢打赏和投月票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_ 另外,大家好像都不愿意去投票【作者调查】一下啊

下一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