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收官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七章 收官

“我的回答你满意了吗?”温妮莎看着张扬问道。 “这个算是掏心挖肺了吧!”张扬评价道。 温妮莎抿嘴一笑,坐在张扬身旁:“你呢?” “我什么?”张扬耸了耸肩反问道,不过,心里面意识到她可能会问什么了,他倒是没想到温妮莎把这些也告诉他了,蓝水母的创始人是华夏籍的人,这点是南诗诗告诉他的,目的主要是让他放心和蓝水母合作,不过她并没有透露更多,只是要张扬放心就是。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温妮莎和蓝水母的创始人关系那么紧密。 温妮莎长呼了一口气,美眸盯着张扬,白皙的五指贴在她自己的脸颊上,淡淡一笑:“别告诉我,你发明了那么多东西,都是靠自己脑子想出来的。” 张扬心里一凛,难道她看出了什么?不过不大可能啊,随即微微一笑反问道:“怎么?那你认为我是靠什么想出来的?” “你靠什么想出来的我不知道,不过我不相信你一个人能够有那么多的发明,按照我这个物理科学家的观点来看,突然间拿出大量的发明,除非是你大脑突然出现变异。” 张扬再度汗了一把,没想到她居然还能想到联想到这方面上来,不过拥有女娲系统,其实变相的也就是自己大脑确实变异了,她说的倒是没有错。 不过张扬哪能跟她老实交代啊,听完只是淡淡一笑道:“女生多八卦,果然如此。不过我并不会阻止你有这种想法。”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真相?”温妮莎五指从自己的脸颊移开,缓缓搭在张扬的肩膀上。 孤男寡女处于一室,这样的动作就相当于是勾|引了。不过张扬可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侧头看了看她那五根白皙细长的手指头,皱着眉头揣摩着她的心思:“真相就是。。。没有真相。”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温妮莎妩媚一笑,但下一刻,笑容随即收敛,五指从张扬肩膀上挪开,“昨天晚上你对我做的。早晚有一天我会加倍奉还。” “呃…”张扬苦笑着道,“那个你真不能怪我,换做是你。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突然闯入你家里,干那么些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温妮莎粉拳捏紧:“那你脱|我裤子怎么算?” “这个。。。确实是我的问题,我郑重向你道歉。”张扬盯着她那张逐渐恼怒羞红的俏脸。小心翼翼带着无节操说道。“要不然,你脱我的看回去?” “我才没你那么猥琐。”温妮莎恼怒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和气生财嘛,现在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这点小事就让他过去了,目光要放在未来,对了,我们还是说说黑曼巴的事情吧。”张扬果断地把扭曲的话题拽回来,要不然。再说下去,等下两人得开片了。 “小事情…”温妮莎一阵的咬牙切齿。你个叉叉的,把老娘那么折腾还叫小事情。 不过被张扬一提醒,她倒是也醒悟了过来:“哎呀,对,你还不赶紧让你手下放松包围?” 张扬看了她一眼,站了起来,走到阳台,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然后跟许丹露打了个电话。 一分钟后回来:“搞定!” 温妮莎脸上表情一松,而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刚才说让我给你照片和视频?” 她一提醒,张扬便想了起来:“对,你要是能帮我找到那些黑曼巴的照片和视频,说不定我能给你们一些惊喜。”张扬淡淡地说道。 温妮莎脸色讶异:“你有办法?” “试试吧。”张扬站了起来,翻腕看了看手表,“还有什么事吗?” 此处非久留之地啊。 温妮莎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没了。” “明天还去丽江吗?”张扬笑着问道。 “可能吧。”温妮莎不置可否地答道。 “玩得开心点。”张扬想了想,“那么我先走了。” 温妮莎倒也没有挽留,不过还是把张扬送到了门口。 张扬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 “还有事?”温妮莎竟然还没关门。 “我说你的功夫那么渣,一个人住没问题吧?”张扬笑着问道,“要不跟我回家?” “不用你操心。”温妮莎白了他一眼,回家俩字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哈,那留个电话号码吧。”张扬笑着说道。 “干嘛?这么追女生的话,也太老套了吧?”温妮莎怪异地说道。 “我可没有兴趣追你这样的。”张扬耸了耸肩,走了回来,“正经事,你是一星级的那个啥对吧?” “别以为我等级低就小看我。”温妮莎俏脸一红,被张扬说得还是很不爽。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能接受委托吗?”张扬问道。 “委托?”温妮莎愣了一下,“啥委托?” “就知道你级别低说不上话,算了,改天再问你。”张扬耸了耸肩,满脸失望。 “啥意思啊?”温妮莎火了,拽住张扬,把他拖回房间,关上房门。 “喂喂,我可是纯情男子哈,你别这样。”张扬嘟哝着抗议道。 “说清楚,什么叫我的级别低了?”温妮莎哪里不知道这家伙是顺势走回来的,不过也没点破,毕竟这厮说这话忒难听了。 “我想委托你们做一件事。”张扬看着她,笑眯眯地说道,“就怕你级别低,不好接单。” “不用激将法,你说说看。”温妮莎没好气地说道。 “帮我找一个人。”张扬淡淡地说道。 “找人?”温妮莎撇了撇嘴。“我们是杀手组织,只会杀人,不找人。” “扯淡。那么你们为什么可以来保护我?”张扬笑着反问道。 “解释权在我们这。”温妮莎双手抱胸,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表情。 “算了,不过你能不能给我一些等级比你高的,比如四星五星这种级别的联络方式?”张扬扫兴地问道。 “什么意思啊?你以为我们蓝水母的人是满大街滥跑的吗?还四星五星的呢,我们整个组织,五星的存在也就一个,四星的加起来也不超过五个。”温妮莎贝齿咬着樱唇。盯着张扬,一阵怨念后,终于不满地说出了真相。“况且你要找的人,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简单的话,就不用委托你们了。”张扬淡淡地说道。 温妮莎沉吟了一下,问道:“叫什么名字。特征。组后一次在哪里出现,他干什么去的,整理一份资料给我,我们评估之后才能告诉你接不接受委托。” “这个没问题。”张扬伸手,“用手机号码,还是邮箱?” 温妮莎白了张扬一眼:“手机给我。” 张扬把自己的私人手机拿了出来地给她。 她唰唰在上面摁了一串号码后,递给张扬,张扬看了一下。是一个国内的号码。 张扬把号码存了起来,顺手给她取了个代号,一星低手. “什么?一星低手,想欺负我不认识华文?”温妮莎不小心一瞄看到了猫腻。,果断把手机抢了过去。 “私人手机啊?”她看了几眼,果断五指乱飞,啪啪啪,摁了一会儿后递给张扬:“想让委托单过的话,你最好别乱改。” 张扬看了一下,擦!叫啥?张扬的秘密情人,还能不能很愉快的一起玩耍了? 好吧,为了救某人,也只能忍受这种委屈了。 回到别墅,刚好司萱萱和蔡冰以及西晨静兰都在,张扬便把司源的资料编辑得尽量详细,然后发给了温妮莎。 温妮莎看了之后给了个不置可否的答案:“我可以帮你把这个委托呈上去,至于组织上评估之后,能不能接受,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其实张扬自己对蓝水母能不能找到司源也是持怀疑态度,不过目前幽影系统找不到的情况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没多久,张扬接到消息,有人连夜租了一辆渔船,直接到了紧邻梅宁的高平市。 警方虽然在海上也布置了水警,不过并未限制渔船出行。 已经十二点多,不过梅宁警方的拉网行动在整个梅宁市的市区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沉寂了几个月的白虎门,好不容易在梅宁周边又凑齐了一支队伍,加上周边调来的一些人,总数大约有五十多号人,不过当然,核心人员也就六七个。 但是这些人在今晚的行动中再次被一次性地连根拔起。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抓到了一个核心人物,白昂洪,白宗望的亲信,白昂洪是在一家酒店被抓的,虽然他没有参与攻击,但是他负责指挥了晚上的行动。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不但参与围攻的人被剿得一干二净,他自己也行迹败露,被文子和烟枪带人堵住。 白昂洪的手下四名常字辈的拼死护着他,以一死三伤的代价成功护送让白昂洪独自逃离酒店,到了半路上,又被警方追缉,他如同丧家之犬般最后躲进一栋出租屋里,又被大夫率人堵住,弹尽粮绝最后,想要跳楼,结果直接跳进阿狗布置好的防跳网里生擒活捉。 不过那个家伙倒也嘴硬,死都不承认他自己的身份,只是架不住白虎门被抓的人实在是多,三两下他的身份就被拱了出来。 张扬他们才意识到,抓了白虎门一条大鱼了。 不过麻烦也就来了,如何处理这个家伙反倒成了大问题,这厮被他的人抓了,现在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杀了他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放了他,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他得把这个家伙的剩余价值利用到最大。 于是很快的,白昂洪的罪名很快就被罗列出来。带人围攻女娲集团、持枪拒捕、挟持人质、擅入民宅、袭警、纵火,其中还包含枪击女娲集团的一名保安和一名地方警员致使他们受伤。 司萱萱刚好在,于是犯罪证据被连夜传给了景水轩。与此同时白昂洪也被大夫他们交给梅宁警方,不出意外,这个家伙就算不是死刑,最起码也得在牢里蹲上一辈子。 别墅里,因为晚上发生的这一连串的事情,原本的通宵狂欢被取消了,不过张扬看完那些受伤的人回来之后。还是在别墅里和她们一起吃了夜宵。 而其实,别墅里的那些人有一部分还不知道晚上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了。 张扬不想让她们担心,所以也没有全部讲。 吃完夜宵。已经晚上凌晨一点,这时候收到的消息是基本上都已经尘埃落定,白虎门的人基本已经被肃清,黑曼巴的人也顺利地“逃亡”成功。 女娲集团伤的人有七八个。不过伤势都不算特别重。倒是警方有名便衣被白虎门的人开枪击中,至今昏迷未醒还没脱离危险期,这也成了白虎门最大的罪证之一。 吃完夜宵,林音等人也取消了唱k的计划,选择在别墅花园边上草地聊天小酌。 毕竟今晚是很多人的毕业最后一天,张扬陪着也喝了不少。 虽然对于林音来说,成名之后,她呆在梅大的时间并不多。不过真正拿了毕业证书从此离开菁菁校园,还是让她显得有些多愁善感。 她和许丹露、夏薇薇三人一起喝了不少。许丹露没啥事,不过她和夏薇薇就够呛了,尤其是夏薇薇,她的酒量完全就是菜鸟等级的,三两下,这个金牌主持人就开始在那说胡话。 然后张扬就躺枪了,说张扬是她又爱又恨的人,爱是说他总算也帮过她几次,又帅又有钱,又是个发明家,讨厌呢又觉得这个家伙实在太风流,总而言之,这个家伙能当炮友但绝不能当老公。 然后说她有次还碰到张扬和杨菲在一起咋样咋样… 幸亏在场的人只有许丹露、林音还有杨静、乔希儿、许丹莹、高琪等几个,许丹露眼看不行,和高琪一使眼神,赶紧把她弄回房间休息。 回来,她们就开始调侃张扬,张扬顿时无语,幸好没多久这个节骨眼上,他再次接到二号的电话。 “哈罗!”张扬接起来之后,再次抢话,“二号先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现在整个梅宁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所以,就算你的人跑了,也不代表能够跑出梅宁。” 他大概也知道二号想要说些什么了,所以现在绝对是配合四号和十三号演戏的时候。 “呵呵,张先生,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二号语气里透着一股得意,显然四号和十三号已经把他们安全逃离的信息传递给他了。 “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一个筹码。”张扬不冷不淡地说道。 “六号?”二号笑着说道,“你觉得这么多天了,如果你真的有挖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出来的话,恐怕不是现在的语气了。” “看来你们这次失败之后,反而还更加有自信了?”张扬嘲笑道,“这可真让我觉得意外。” “张先生,这次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放了六号,否则,四十八小时后,你身旁的人,将会无差别地成为我们攻击的对象。” “你的意思是,放弃救援六号?” “你想怎么理解都行。”二号缓缓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实力。” 说完,他这次主动挂了电话。 “二号?”许丹露走过来,手里端着酒杯问道。 张扬点了点头,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许丹露闻言,沉吟道:“四十八小时,与其说是给我们时间考虑,倒不如说是他们至少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作准备。” “我也是这么想的。”张扬看了看许丹露,“短期内,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做出一副高度紧张的样子,既是演戏给他们看,同时我们自己确实也不能有任何松懈,尤其是你们三个,还有静姐姐、老师、碧瑶姐、静兰等。” “知道!”许丹露看了张扬一眼,从身后抱住他,“但愿这一切早点结束。” “白虎门,黑曼巴…”张扬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就看运气站在谁那边了。” “想那么多干嘛,今晚是我们的,不醉不归,明天起来,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美好。” 晚风袭来,张扬伸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颊,继而微微一愣,手一滞:“露露,你有些瘦了。” “瞎说。” “你是我的女人,我会不知道吗?”张扬眯了眯眼,抱紧她,拍了拍她的后背,“你为这个家的付出,点点滴滴我都记在心里。” “好了啦,再这么肉麻,等下打翻醋坛子一片我就完了。”许丹露推开他,挺胸示威,“哪里瘦了?人家现在标准34d。”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扬看着她,笑吟吟地说道:“那个什么,真的34d?晚上我可得好好检查检查。” 许丹露闻言,美眸立刻瞟向身旁附近那帮美女,摇了摇头低声道:“晚上说好了通宵啊,得陪她们呢…” 张扬扫了那群人几眼,都喝得七七八八了,她们能通宵得下去才怪。 正想着,兜里的电话响了。 看了一下,发现是温妮莎的。 事情有眉目了!张扬想到。 ps:书还在删改,所以可能情节有很多已经面目全非了,这并非豆子所愿,豆子看了改了之后的,也是默然无语,我的责编也帮我尽量改了很多,也帮豆子争取了许多,但是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新一波的冲击,且写且珍惜吧,豆子也在做两手准备! 谢谢兄弟们到现在依然无条件支持豆子,感谢你们,至少还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们支持! 也设了个新书【万一的情况下】投票,大家帮忙决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