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六 联合反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一十六 联合反攻

没想到那个老家伙反应倒是迅速,这么快就知道任务失败了,张扬皱了皱眉头,拿过电话接了起来。 “哈罗!”张扬带着一丝快意率先打招呼,随即讽刺道,“二号先生,你不会是来恭喜我逃过生天的吧?”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可能觉得有些尴尬吧。 “张先生,我承认,你赢了,我们输得很惨。”二号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不过嘴里虽然认输,但是张扬却听得出来,对方并不服气。 “不过我想,贵方的损失也是不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二号转而又用不卑不亢的语气回应道。 张扬默算了一下,己方的损失,确实,如果不是有人事先通风报信,损失还会更加惨重。 “然后呢?二号先生,如果要跟我废话,就别在唧唧歪歪的了。”张扬淡淡地说道,“我不想跟你拐弯抹角。” “放了六号,我们帮你对付陈简,另外被你们抓的那个人,你也要保证她的安全。” “去死!”张扬很简洁地回答道。 “张先生,你应该很了解我们黑曼巴的实力。”对方加重了语气。 “实力又怎么样, 你觉得我会和一个言而无信的组织谈什么条件吗?”张扬同样冷声回应他道,“有本事,你可以继续派更多的人过来。” 二号脸一阵红一阵白:“好吧,这确实是我们的错。不过张先生,你应该清楚,你也好不到哪里去。高野是毒蜘蛛的人,这一点你事先并没和我们沟通过。” 沟通你妹啊,如果沟通了,你们还敢去杀吗?张扬一阵冷笑:“二号先生,你可别忘了,是你们一直在找我们谈判,而不是我们找你。” 反正人都杀了。他现在也不怕对方跟他鼓噪这个。 “没错,之前的我们把它们当作是一个误会,从此烟消云散。现在我想是时候给双方一个双赢的机会了,对你我都有好处。” “怎么个双赢法?你们去对付陈简,然后我帮你们放了两名杀手?”张扬嘲笑道,“空手套白狼的机会谁不想做?” “张先生。你让我们对付的那个陈简可不简单啊。他的身份神秘到连我们都发觉不了,我想这笔生意你不会不做吧。” 张扬眉头微微一皱:“你们有本事先兑换你们的承诺先,对了,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是几号杀手?” “恩…这是个秘密。” “没事,我们有的是办法。”张扬冷笑道,“我们可以从他们自己的嘴里知道。” “十三号…张先生。”对方很显然知道了张扬的手段厉害。 “另外一个呢?” “死者已矣,他是五号。”二号黑曼巴不情愿地答道。 也就是说,现在黑曼巴光中国一行,死了八号和五号,被生擒的有十三号和六号,确实是损失惨重. 当然,对这群逗比,张扬只想说死得好. “二号先生。我也提出我的条件,张扬缓缓说道。“第一,没有我的准许,黑曼巴不得法进入华夏国,第二,三件免费接单;第三,为了表示诚意,你们要给我一个合理的保证,这样我才能相信你们不会对付我。” “三件…不是杀了陈简就行?”二号诧异地反问。 “那是之前,现在不同了。”张扬淡淡地说道,“在你们撕毁协议之前,你就应该明白撕毁协议的代价是什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需要和我的同事商量一下。” “那你去商量吧。”张扬淡淡地说道,“最好商量得久一点。” 挂掉电话!张扬走了回来,看到许丹露询问的目光,轻轻地笑了一笑,表示没事。 晚会进入了尾声,随着一曲祝福,毕业晚会终于曲终人散。 虽然结束,但校园里,聚在一起的人久久不肯散去,四年的兄弟,四年的记忆随着明天的来临,除了进入女娲集团的,其他的人就要踏上各自人生的征途。 张扬出来透了一口气,齐小小打了电话过来,声音略显着急。 “刚刚那个女杀手被人救走了。”齐小小很沮丧地说道。 “被救走了?”张扬呆了一呆,这怎么可能,他亲眼看着那个女的被拷得紧紧的推入警车,现场最起码也有几十名的警力,这种情况下能够把她救走未免也太夸张了。 “到底怎么回事?”张扬急急问道。 “今晚抓了不少人,所以我们的警力分布就比较薄弱了一点,但是那个女的却是我们重点看顾的,谁知道对方居然在半途开着一辆假警车混入我们当中,在分局门口堂而皇之地接走,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齐小小声音冷峻地说道,“初步怀疑,肯定有内鬼配合对方来劫人,现在组里的人开始展开调查,另外一方面已经派人在全市进行大搜捕了。” 她顿了一顿:“我给你打电话,另外一个也是要提醒你,罪犯很有可能对你再次下手,所以你要尽量小心,在没有足够的安全防护之下,最好不要单独外出。” “知道了,你要小心点。”张扬眉头皱紧,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他担心的是自己身旁的人。 没想到对方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逃走。 那么该死的二号给自己打电话,纯粹就是为了拖延和麻痹自己了?死老狐狸! “所有人立刻准备,参加搜捕行动。”张扬拳头捏紧,缓缓说道。 他就不信,对方能飞走。 于是,晚会刚刚结束。所有的人立刻撤回别墅,全面动员。 正在整装待发,张扬收到神秘手机号码第四个短信:“月湾酒店三楼。有事找,别让其他人跟来。” 张扬愣了愣,这里面透着一股诡异啊,自己才准备去对付那个女人,这个节骨眼上才来这个短信。 不过他也没有多疑,想了一下,决定先去看一下。 因为月湾酒店距离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远。让他们即刻动员起来之后,张扬自己驱车赶往月湾酒店。 六分钟后,他到了月湾酒店。 到了三楼不久。他就接到短信:“往左第三间。” 张扬没有多想直接到第三间房,结果发现是一个个私人包厢。 到了门口,轻轻敲门,房门应声而开。 看到开门的人。张扬顿时呆了一呆。不由自主开口说道:“果然是你。”如他猜测的一般,是温妮莎。 “是我。”温妮莎点了点头,看了看张扬身后,把房门关上。 “你不是要去丽江吗?”温妮莎穿着一条蓝色低腰牛仔,上身一条黑色紧身t恤,身材看着极其火爆,让张扬不由自主地想到她在别墅被自己调|戏的摸样。 “去了,不过知道了他们的行动。又回来了。”温妮莎答道,顺手帮张扬倒了杯水。 张扬接过:“所以这些短信都是你发的?” 温妮莎耸了耸肩:“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谢谢你。”张扬有些感慨地说道。 温妮莎摇了摇头:“你不用谢我。并不是我对你这个大色狼有所改观,组织上这么要求的,既然我们接受了委托,那么当然就要尽最大的努力保证你的安全。”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张扬并不不介意她的话,而后想起一件事,“你知道那个十三号被救的消息了?”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要找你的。”温妮莎直接说道。 “她是你救走的?”张扬皱眉问道。 温妮莎摇了摇头:“不是,是黑曼巴四号,你想不到吧,他们为了对付你,出动了三个人,这是全所未有的事情,你还能活下来而且还让他们损失惨重,证明你确实很有些能耐。” 她的夸奖张扬不在乎,张扬更在意的是她说这番话的背景。 “这么说,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了?”张扬有些迫切地开口问道。 “知道,但不能说。”温妮莎摇头说道。 “那你找我来做什么?”张扬狐疑地问道。 “让你和蓝水母合作!”温妮莎顿了顿,接着说道,“搞垮黑曼巴。” “合作?怎么合作法?”张扬纳闷道,现在不就合作着吗?当然,搞垮黑曼巴,这可是个很大的诱惑。 黑曼巴这样的组织,对张扬自己和女娲集团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人身安全,那个二号表面上说得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可是电话一挂下,马上就翻脸。 再说他们在暗,自己在明,如果不能除掉他们,随时要面临他们的威胁,犹如如鲠在喉一般难受。 搞垮黑曼巴,当然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当然,前提要看怎么折腾了,黑曼巴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击不成就有可能反惹一身骚。 “跟你明说了吧,十三号之所以能够被顺利救走…”温妮莎看着张扬,顿了一下。 “四号是你们的人?”张扬突然醒悟了过来,皱着眉头抢先说道。 温妮莎一呆,一愣之后也没否认:“…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黑曼巴这次出来行动的有三个人,五号攻击前水街死了,十三号那个女的也被我们生擒,唯独四号没事,根据黑曼巴的性质,知道这次攻击行动的一般只有参与的人还有那三个领导人,而你们却知道对方所有的攻击细节,这就说明这三个人中或者那三个领导者里面有一个是你们的人…” “三个领导者当然不可能是黑曼巴里的叛徒,所以四号自然而然是我们的人,不过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救十三号吗?”温妮莎笑眯眯反问道。 “三人出行,五号死,十三号被生擒,四号却安然无事。四号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未免会惹人怀疑。”张扬皱眉道,“可是这也不是救十三号的理由啊。他完全也可以上演一副行刺失败的戏码。” 温妮莎笑了笑道:“他们的计划是,十三号行刺你,五号偷袭前水街,四号负责接应和支援,所以五号和十三号就算是失败也和他无关,之所以要救十三号,是因为我们发现这个十三号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张扬问道。 “她是毒蜘蛛的人。”温妮莎看了看张扬。缓缓说道:“绰号黑寡妇蜘蛛。” “毒蜘蛛?”这个真的是让张大感意外了,连毒蜘蛛的人也混进黑曼巴了。 “不错,十三号早就秘密地加入了毒蜘蛛。不过黑曼巴在前任十三号退休之后,被前任的十三号推荐为候选继承人并成功通过了考核成为黑曼巴的一份子。”温妮莎解释道,“毒蜘蛛和我们一样,都希望黑曼巴早点垮掉。因为毒蜘蛛干的行当和黑曼巴其实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没有黑曼巴那么狠辣,所以这几年毒蜘蛛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只有黑曼巴彻底垮塌,那么他们才有机会壮大起来。” 张扬奇怪道:“你们救十三号就是因为她是毒蜘蛛的人?” “也不全然是,作为杀手,任务失败死亡,或者说被目标杀掉,都是最好的结局。虽然我们和他们理念不同,但是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她被警方生擒带走。更何况她很可能会牵累到四号。”温妮莎缓缓说道,“另外,最重要的是,我们得知一个消息,毒蜘蛛的绿褐蜘蛛,最近在汉堡市被人偷袭身亡,凶手正好是黑曼巴的人,毒蜘蛛据说准备开始大举反击,你想想,这个时候救了十三号等于是为黑曼巴的灭亡又多掘了一座坟墓。” “德联邦汉堡市?”张扬一阵好笑,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终于发挥作用了。 “不错,那个绿褐蜘蛛是你们华夏国人,他潜伏在汉堡已经多年,想不到这次竟然会被黑曼巴下了黑手,真是让人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知道这个梗之后,就立刻通过我们在毒蜘蛛的内线把这个消息泄露给毒蜘蛛。” “毒蜘蛛主动和我们联络,决定共同对付黑曼巴,所以请我们救出十三号,所以我这次来就是请你帮忙先暂时放过十三号,这个十三号的考核人是十二号和三号,所以她等于就认识两个黑曼巴,而四号黑曼巴的考核人是七号,和二号,再加上四号还是十二号的考核人,所以这么一来,黑曼巴的整条线就基本被拉扯出来了。” “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张扬听了,一阵的震撼,没想到蓝水母和毒蜘蛛已经不动声色地联合起来,准备断掉黑曼巴。 “不错,以十三号和四号的能力想要逃脱警方的围捕问题并不大,因为我们的人和国际刑警组织和贵国警方有交涉,时机一旦成熟,警方将会故意漏一道口子放他们走,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肯定会全力围捕十三号,如果是你们的人出手的话,他们两人凶多吉少。” 张扬恍然大悟,原来温妮莎要露面的原因是这样。 “如果你们能够成功,我倒不介意这次放过她,不过问题是,你们真能找出黑曼巴?”张扬狐疑问道,反正如果是毒蜘蛛和蓝水母出手的话,他喜闻乐见,成功或者失败他都是既得利益者。 成功了,黑曼巴对他的威胁就不再有,失败了黑曼巴把仇恨转嫁到蓝水母和毒蜘蛛身上,对他而言,简直大快人心。 “我们有我们的情报中心,不过你要是也能提供帮助的话,那最好不过了,我可是知道女娲集团收集情报的能力也是一流水准的。”温妮莎笑眯眯说道。 “没问题,只要你把他们的个人资料,相片发给我…”张扬点了点头,而后想起来一个一直很想问的问题,“温妮,你真的只是一个一星杀手吗?” 温妮莎看了看张扬,抿嘴笑道:“怎么,你个大色狼,难道对我有兴趣?” “你是个大美女,对你有性趣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念头。”张扬笑了笑说道。 “这么说,也包括你?你自己不是说过不喜欢我们这种大洋妞的吗?”温妮莎笑盈盈地走到张扬身旁,用一种让人看不清的柔媚眼神盯着张扬问道。 嗅着她身上那抹淡淡的幽香,张扬垂眼一笑:“转移话题是女人的强项吗?我的问题是,你真的是一星杀手吗?” 温妮莎莞尔,伸出细长的食指勾着自己的樱唇,看着张扬:“那你觉得呢?” “我听过一个故事,据说蓝水母的创始人是一名美丽的华人女士…” 温妮莎闻言,身子微微一颤,看着张扬美眸一冷:“知道得太多,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张扬笑了,完全无视她眼眸里的那抹杀机:“哎呦,我发现你发起怒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温妮莎一听,绷紧的脸蛋一阵哭笑不得:“你想怎么样?” “既然你要我帮你忙,那么大家相互掏心窝底不是应该的吗?”张扬淡淡地笑道。 “你还知道些什么?”温妮莎问道。 “我知道得并不多,所以你不用担心。”张扬淡淡地说道。 温妮莎闻言,沉默了许久,过了会儿,伸手指了指张扬身旁的位置:“坐吧,站了那么久,腿也该酸了。” 张扬看了她一眼,端着水坐了下来。 温妮莎看了他一眼,开口缓缓说道: “那还是二战的时候,我外婆是一名华夏国和葡国的混血儿,她自幼随父亲定居华夏国,也就是现在的丽江,二战的时候,嫁给了一名支援华夏国抗战的鹰国籍盟军军官,二战结束我外婆和外公一家在希腊定居,我外公后面成了一名警察,负责各种刑事罪案,在当地颇有名气。” “不过后来,发生了一起案子,当地一个黑帮老大贩毒被我外公缉拿,黑帮老大请了名牌律师帮他脱罪,由于证据不足,黑帮老大成功脱罪,三年后,我外公出了意外,被车撞死,外婆很伤心,后来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外公是被那个黑帮老大派人暗中撞死的,警方重新拘捕那名黑帮老大,但是那名黑帮老大又花了不少钱,请了名牌律师又帮他脱了罪。” “案子定下,外婆苦诉无门,她不甘心…三年后,由一些有类似经历的警察遗孀组成的惩恶组织成立, 那名黑帮老大在和一名妓|女车内鬼混的时候,被杀死在车里。” “很快的,很多黑帮老大,毒贩,或者是当时在希腊贪腐成性的官员,开始陆陆续续莫名其妙暴毙,渐渐的这个组织就变得越来越庞大,成员也越来越多,这个组织延续至今,经过多年的去糟粕取精华,洗尽铅华,终于形成如今的蓝水母。” ps:还在改文中,电脑也出现问题。。。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感谢打赏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