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我忍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我忍

“早说?”温妮莎冷笑道,“拜托,蓝水母是个什么组织你不会不知道吧,还有这是一个秘密委托,委托人根本不想让你知道你被暗中保护着…” “而且,我总不能傻逼逼告诉你,我是蓝水母的杀手,我是来保护你的,这种脑残的话吧?再说了,我只是个打前哨的,真正保护你的团队要得到我的情报之后才会进行周密的部署…” 温妮莎没好气地又加了自己的一句私货:“还有,我要是知道你这么变态,我早就立刻交出那照片甩你面前,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根本不用被你偷窥,看光身子,还被你逼着尿尿,干尽天下无节操的事情。” 温妮莎大概是被郁闷得不行了,所以这会儿骂起来简直是肆无忌惮。 不过张扬也没生气,倒不是他贱,而是怎么说呢,这中间有太多误会,站在她的立场,她觉得自己是来帮张扬的,所以被张扬这么折腾,当然不爽了,而站在张扬自己的立场上来看,自己这么做,无可厚非,这还是算对她好的了,要是来个丑的,估计真把她给咔嚓了。 哎,温妮莎说得对,不能有外貌协会的思想,看到漂亮的女人就失去警惕之心啊。 不过,张扬虽然被温妮莎这么一个神转折弄得几乎相信她了,但他还是没有全盘接受她的解释。 当然,尽管这个小妞看起来很值得怀疑,但是有了这张照片加上她滴水不漏的回答。张扬也很难相信她这是在撒谎。 而要证实这一切,其实很简单,打个电话给南诗诗。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张扬看了她几眼,忍不住走到阳台上,然后拿出手机,给南诗诗拨电话。 不过打过去,却没有人接听,处于关机状态! 张扬皱了皱眉头,又拨了几次。每次结果都一样,想了一下,张扬又给她的助理拨电话。方小雨倒是接了,不过声音迷迷糊糊的,张扬急忙问道:“小雨,我是张扬。诗诗在吗?” “诗诗…嗯。在啊,不过现在已经睡着了。” “啊,埃及时间现在不是才下午吗?”张扬纳闷地问道。 “不在开罗了,我们现在在夏威夷…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张扬呆了呆,夏威夷的话,现在好像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怪不得没办法接电话了,只不过南诗诗也太能跑了。前两天还在埃及,今天却到夏威夷了。话说她还真会享受人生啊,满世界乱跑整天旅游,这个影后当得真是轻松啊。 “哦,没事,我就是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张扬笑着答道,“这么晚了,打扰你了。” “不会啦…对了扬子,恭喜你毕业了,没能回去一起帮你见证真不好意思。” “呵呵,没关系啦,祝你们玩得开心,谢谢你,晚安!” 挂了电话,张扬走回来,温妮莎看着张扬,没好气道:“怎么,找到照片的主人了?” 张扬摇了摇头:“很遗憾,你说的话,我不能证实,所以还得委屈你继续在这儿继续呆着。” “你混蛋!”温妮莎脸色都有些气急败坏的意思了,“你…你再不把我放了,你一定会后悔,我告诉你,黑曼巴的杀手很可能已经混进来了,虽然你的人确实有两下子,但是面对职业的杀手…正所谓百密一疏,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你知道黑曼巴的人?”张扬饶有兴趣地问道,“说说看。” “松开我的手!”温妮莎提条件。 这点倒没有问题,以她的武力指数,还威胁不到张扬。 张扬上前,帮她解开,刚一松开,温妮抓住他的胳膊肘,死命咬了一口。 张扬疼得是呲牙咧嘴,正准备反击,她却像猴子般把身子一缩溜了,瞪着圆溜溜的美眸死死盯着张扬:“你还想不想知道黑曼巴的消息了? ” 张扬握紧拳头,忍了! 低头看了一下,两排整齐的牙印,幸好没出血!这妞够狠。 温妮莎一脸得意:“这就是你得罪女人的下场,幸亏我牙齿上没带毒药,不然你就死定了。” 张扬翻了翻白眼:“别逼我再把你捆住。” 温妮莎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没气度的男人,行了,我告诉你吧,我先问你个问题,你们最近是不是和黑曼巴的人发生了冲突?” 张扬不置可否:“为什么问这个?” “别打马虎眼,实话告诉你,我们不但知道黑曼巴的人被你们先发制人地偷袭了,还被你们抓了一个人,不出意外的话,被你们抓的人应该是六号。” 这个话就直接戳中张扬软肋了,知道六号被抓的人不少,但是知道他是黑曼巴六号的,只有别墅少数几个人,她竟然知道这种内幕… “你怎么知道的?”张扬脸色变了变。 “都跟你说我们是来保护你的了,你还不信。”温妮莎一副你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的神情得意地看着张扬慢悠悠地说道。 “你还知道什么?” “把我脚上的东西也解开。”温妮莎吃定了张扬的模样大咧咧道。 张扬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把她脚上的裙子也给解开了。 温妮莎刚伸腿想要踢张扬,却发现自己脚踢了一半,就被张扬伸手握住了。 “早知道你准备阴我,快说吧,免得我再把你捆上。”张扬笑眯眯地说道。 基本上,现在他有六成相信温妮莎说的话了。 温妮莎扁了扁小嘴,并没有急于回答张扬的问题,而是活动了下手脚,舒展了一下筋骨,不满嘟哝道:“急什么,我被你捆了那么久,手脚都发麻了,缓解一下不行啊?” 过了会儿,她在大咧咧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坐到沙发上:“跟你明说了吧,我们自然有我们的方法,不过不能告诉你。” “不就是无间道,你们在黑曼巴安插了内线吧?”张扬笑眯眯的说道,如果之前他对黑曼巴不了解的话,是猜不出来,不过现在对黑曼巴的了解,以他们那个组织的情况来看,如果不是安插在他们内部的内线,基本上不可能知道这种信息,而且很可能级别还不低。 温妮莎脸色怪异地看了张扬一眼:“看来你还挺了解黑曼巴的啊。” 这么说,就等于承认了,张扬没好气地问道,“你们都是杀手组织,干嘛派人潜伏在他们那边?” “很奇怪吗?既然你都知道我们同样都是杀手组织,那就说明相互存在竞争,而且这个竞争,有时候已经到了明刀明枪对着干的地步,互相拆台算是一般了,安插自己的人到对方的组织里面更是天经地义,黑曼巴知道他们里面有我们的人,我们也知道,他们安插了人到蓝水母里面。” 她顿了一顿,看着张扬,不紧不慢地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接受这种委托吗?” “除了知道六号在我们手里之外,你还知道什么?”张扬皱眉问道。 “现在相信我了?”温妮莎得意地笑道。 “五成!”张扬淡淡地说道,“另外五成,我怀疑你就是黑曼巴的人。” “张扬…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温妮莎跳了起来,“我要是黑曼巴,我还跟你废那么多话干嘛?就你,那啥,安全系统满大街都是漏洞,你们的供水系统、还有你们的饮食习惯,你们很快就有车子要年检了吧,还有你在外面的那些女人,比如,杨静、西晨静兰、林音、高琪、周碧瑶等等,她们身旁的安保可比不上许丹露、乔希儿、蔡冰他们…” 张扬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妞说的是实情,如果杀手集团要报复他确实有很多种手段。 当然对方暂时没这么动,也是投鼠忌器,毕竟六号在他手里。 “张扬,我实话告诉你,你只能选择相信我,不然明天你就会后悔。” “理由?” “黑曼巴的人,已经找到了六号被羁押的地方。”温妮莎缓缓说道。 “是吗?”张扬耸了耸肩,温妮莎的话让他大吃一惊,他已经收到了梅欣的信息,黑曼巴二号答应去找华远航的副总陈简,如果对方这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却是趁着自己对他们警惕性下降,突袭前水街,救走六号或者杀死六号并不是不可能。 不过,张扬对于蓝水母能够掌握这么多的情报心里其实非常怀疑,因为这些这对于黑曼巴来说都属于绝密的,如果蓝水母这么轻易获得,那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不是黑曼巴参与决策的人是蓝水母的人,就是这次被派出来执行任务的人当中有人就是蓝水母的人。 “具体位置目前尚不清楚,不过我给你一个忠告,黑曼巴如果是团体合作的时候,最擅长的是声东击西…而且我还听说,你依然在他们的目标上。” 这个小妞说的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自己的安防体系就有必要重新评估。 必须找到南诗诗了!如果那照片是她提供的,那么温妮莎就没有问题,他看了看温妮莎,想了想,开口又问道:“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温妮莎撇了撇嘴,白了张扬一眼:“问吧。” “你真的是等离子体物理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