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你命犯桃花煞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九十章 你命犯桃花煞啊

许丹彤回头看了看,应该是在看许丹露有没有回来,确定没有之后,樱唇一抿,往张扬身旁凑了凑,曼妙的身姿几乎贴着张扬的身躯,红润的樱唇几乎贴着张扬的耳朵,轻声说道:“今年年初,姐姐和我老妈去庙里替父亲还愿时,顺便替你求了一根姻缘签。” “庙里的师父说你命犯桃花煞,注定这辈子桃花劫不断,姐姐想要修成正果啊,恐怕得渡过七七四十九难,我老妈就问了,什么叫七七四十九难,庙里的师父说了,也就意味着姐夫您可能会有四十九段感情。” “真的假的?你不是开玩笑吧?”张扬吓了一跳,“我怎么就听说过有九九八十一难,就没听说过七七四十九难的?再说既然是我的难,也应该是我被甩四十九次吧,怎么变成桃花运了?” 许丹彤摇了摇头:“如假包换,我老妈和我姐姐当时也是不信,所以,后来不是又去了梵天寺还有莲花观又去求签了嘛?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张扬顿觉得一阵蛋疼,求签这种东西,一向都是似是而非的,你相信或许就有,你不信也就那样了,无非求个心安,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 “不同的庙宇,不同的解签人,但是三个地方出来的结果居然都是相似的,都说姐夫命犯桃花,命里红颜相竞艳…娥皇女英枕相连…” 说到后面一句,许丹彤自个儿俏脸突然一红。不再说了。 张扬马上就醒悟过来了,什么娥皇女英啊,娥皇和女英可是姐妹。许丹彤的意思?难道她们两姐妹要和自己一起?啧啧。 这个签好啊,极品好签啊。 不过话说,有这么邪门吗?张扬皱了皱眉头,七七四十九,四十九个,叉!比女娲系统的还要多,这玩意儿能信吗?靠谱吗?… 许丹彤凑得很近和他说话。而且说话的时候吹气如兰,耳朵酥痒,加上她身上的那股幽香。张扬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想要把她抱过来的冲动。 “哈,彤彤,你这个玩笑真是有意思…”虽然张扬心里很想,但是嘴里却是坚决不能承认这种事的。“那个。我们还是说说温妮莎吧,她这是第一次来华夏国吗?” 许丹彤似乎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有点太暧昧了点,急忙也是转口道:“嗯,对啊,第一次,对了,你别看她现在已经是一名等离子体物理研究博士,不过人家也才二十二岁。” “博士?”张扬愣了一愣。尼玛,这世界天才不要太多啊。他惊讶的不是温妮的年龄,一开始以为温妮这么青春活力,顶多十八十九的样子,毕竟在张扬眼里认为,欧洲的美眉,皮肤有这么好的,胸部那么坚挺的,一般也就十七八岁的时候才有。 而一旦过了二十出头,再让人开发一下,咪咪耸拉,皮肤开始有些松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他以为温妮大概只有十八岁。 不过这也没什么,说不定温妮确实是保养得好,但是二十二岁的女博士这点就让人肃然起敬了,这是怎么读的书?比他还小啊,次奥,而且还是物理博士。 不过张扬仔细想了想,是自己想岔了,许丹彤说过,温妮莎在iter项目里服务过,能在那种地方工作的人,那可都是核聚变专家才有资格进去的,温妮莎要不是博士,确实也进不去。 等离子体物理专业,这个专业的研究方向主要是轻核聚变方面,即利用磁约束等离子体进行持续的核聚变反应,让核聚变实用化。 许丹彤学的是核聚变理论,而温妮莎学的是实现核聚变的手段,两个人算是互补。 这玩意儿对于张扬来说,绝对的高端大气。 “怎么了?是不是很惊讶?”许丹彤笑眯眯地看着张扬说道。 张扬点了点头:“确实是很惊讶,比我还小,而且学的还是这种专业,惊为天人。” “关键人还这么漂亮,对吧?”许丹彤笑嘻嘻地替他补充说道,“帮姐夫隆重介绍介绍?说不定还能成就一番跨国姻缘。” 叉,你这是学你姐姐吗? “呵呵,你可别信那些算命的。”张扬尴尬一笑,“不过彤彤你也不赖啊,我听说你现在也是直博生,理论上你比她更牛不是吗,二十一岁的博士生。” “姐夫,你别取笑我了,人家读完博士还早着呢。”许丹彤脸蛋微微一红,“等我毕业了,都没人要了。” “什么没人要啊?”许丹彤话音刚落,一个张扬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许丹露终于回房间了。 她手上拎着一个小袋子,大概就是饮料吧。 张扬奇怪道:“你冰柜里不是有饮料嘛?” “别转移话题啊。”许丹露并没有开灯,她直接走到阳台上,笑眯眯地把袋子递给许丹彤,还是解释道,“彤彤不喜欢喝太冰的东西,我去帮她拿几瓶椰汁。” “谢谢姐。”许丹彤接了过去,顺便亲了许丹露一下。 姐妹俩感情别那么好行不行啊,叉! “扬子喝点什么?难得今天高兴,来点红酒?”许丹露捏了许丹彤的脸蛋儿一下后,问道。 张扬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都是椰汁,便说道:“我也椰汁就好了。” “椰子汁丰胸的,你也要?”许丹露调侃道。 “呃… ”张扬心里添堵,不过许丹露还是塞给他一瓶。 “刚你们聊什么,那么兴高采烈的?”许丹露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开口问道。 张扬笑道:“问你个事…” 刚要开口,一旁许丹彤拼命偷偷地摆手又使眼神。然后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含含糊糊地说道:“姐夫,君子行于慎言。那个,听说过那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个典故吗…” “呃…”张扬一听,急忙闭嘴。 许丹露一听,立刻转头看着许丹彤,笑眯眯道:“彤彤。你在你姐夫面前说了我啥坏话呢?” “这个真没有。”许丹彤摇头否认道。 “必须有!”许丹露嘿嘿冷笑,把椰汁一放,十指一扬。威胁道,“你的小技俩,还能瞒得过你姐姐我吗?许家的政策你是明白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姐。真的没有嘛,不然你问姐夫嘛…”许丹彤抱着胸口,下意识缩到角落。 挖槽,这是要祭出许家家法了吗?正所谓城池失火,殃及鱼池…救还是不救? 但是话又说回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自己应该看看许家家法威力如何才是。 说话间,许丹露已经欺身过去,xd。学过高级格斗术的人就是不一样,许丹彤好歹胸部似乎还稍微大那么一点点。体型也稍微大条一点点,但和许丹露的实力相比,完全只有被碾压的份。 一个错身,许丹露的十指已经扣在许丹彤的腋下,施展无恶不作挠痒,许丹彤被挠得连身子都站不起来了,捂着小蛮腰,弯腰拱起翘臀,使劲想要躲避,弯腰瞬间,胸口那两团白花花的高耸峰峦直接就落入张扬的眼底,一转身,裙子随着紧绷的雪白大腿缩了上去,双腿间那条窄窄的内内若隐若现。 不过尽管已经春光大泄,但许丹彤依然只是弯腰躲避和低声大笑,但却死都不肯开口。 “扬子,你说,有还是没有?”许丹露没有办法,回头看了张扬一眼,准备另谋他计,一看之下,“咦,人呢,你搬个凳子坐在那干嘛?” 噢,叉,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啊。张扬急忙下意识地一抹嘴角,还好,口水没流出来。 “姐,你看看,我们在这窝里斗,是不是白白便宜了姐夫啊?”许丹彤终于找到了转移仇恨的目标。 “哎哎…我只是打酱油的,你们别拉上我啊。”风紧扯呼,张扬以迅雷不及掩耳,搬凳走人。 “哪里走…”两女一见,立马同仇敌忾,围住张扬。 一顿龙腾虎跃,张扬立马被收拾在床上! 开玩笑,一个是娇滴滴的老婆,一个是娇滴滴的大姨子,这两个人哪个能碰的,再说了,许丹露他能随便摸捏,但是大姨子嘛,雪白的长腿,高耸的胸部现在是只能看不能碰的。 尽管张扬揩了不少油,但好汉双手难敌四拳,终于被露露压在身底下。 “哼哼,看你往哪里逃。”许丹露一阵坏笑。 张扬哼哼直叫了几声后,无奈开口道:“老婆大人…你不觉得我们都上当了吗?” “啥?” “你看看,彤彤在哪?”张扬喘着粗气道。 “别想骗我。”许丹露骑在张扬背上,一脸坏笑,“彤彤,拿条绳子来…” “彤彤…彤彤…哇,该死的丫头,竟然真的趁我不注意跑了。”许丹露回头一看,屋里屋外,哪里还有许丹彤,而且房门都被带上了。 “狡猾的丫头,竟然戏耍姐姐,看我如何施展家法…”许丹露翻身,准备下床报仇。 刚要走,却发现自己身子已经动弹不得,回头,张扬一脸坏笑地看着她:“君子成人之美,老婆大人,你难道还不明白彤彤的想法?” 盯着张扬的魔手伸进她的裙底,然后直捣要害,许丹露不由嘤咛一声,身子一震,贝齿一咬,发出腻人的颤音:“什么…什么想法?” ps:【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 谢谢以下兄弟的打赏 【hgjx】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tiananmen】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ryanfu7】巨巨 【金沐灿尘】巨巨 【小k丶】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月票,如有遗落,还请见谅 【野火秋风】巨巨 【lapapa】巨巨 【玄幻之神龙】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