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尴尬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尴尬呐

许丹露的雪白长腿滑嫩细腻,触手如同滑过世间上最为光滑的绸缎上一般,她的肌肤温润而又矛盾般地带着一丝凉意,饱富弹性,触之即陷,这手感实在是太好了…简直是让人口水横流的节奏啊。 而且她穿的是一条淡黄色中短裙,所以张扬从她双腿中间,伸进去的时候,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隔就直达她的柔软部位。 “呀…”一声尖叫,张扬随即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紧紧地夹住了。 叉,这声音不对啊! 不光是声音,就算是她的肌肤和许丹露也是有些不同的,自己现在碰到的肌肤好像有一种更加紧绷的感觉,换句话说,更加青春一些的意思,更直白点,就是带着处子般的青涩。 “姐夫…”一个讶异的声音钻入耳朵。 “彤彤…”张扬声音比她还讶异,天雷滚滚,他无语地发现,这双雪滑长腿的主人是许丹彤的,而不是许丹露的。 张扬尴尬万分,赶紧把手从人家的大腿上抽出来,无奈许丹彤刚才被这么一偷袭,这会儿还惊魂未定,甚至是忘了松开了,幸好她的皮肤够滑…挡不住张扬的魔手。 “这个…我还以为是你姐姐。”张扬虽然脸皮厚,但这会儿也是脸色燥红,尴尬到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个…我真不是有意的哈,那…那啥…” 许家三姐妹,脸蛋还比较容易区分出来,不过身材现在却变得差不多了。尤其许丹彤的发型和许丹露又很像,她这么地趴在阳台上,裙子还穿许丹露的。屋里又不开灯,不想弄混还真的有些难度。 自己上次就把她弄混了一次了,现在又来,这叫什么?重蹈覆辙,而且倒霉的是,怎么两次都是摸了人家最不该摸的地方,这一次比上次猥亵多了。 叉。不知道是自己太倒霉了呢,还是太幸运了。 “姐夫…”许丹彤这会儿脸蛋也是红到了耳根子上,不过还好她第一个动作就是先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到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而后贝齿咬住半边樱唇把裙子夹在腿中间,心里是又羞又闹。又尴尬。又无语,郁闷了半天后,装作语气轻松般地说道,“姐夫来找姐姐的吗?” “是啊…那个,她不在的话,那我…我先走了。”张扬顾左右而言他。 “姐姐去拿饮料了,一会儿就来。”许丹彤看到张扬一脸尴尬的样子,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好受了许多,哈。笨蛋姐夫,谁让你不分青红皂白扑上来就施展龙抓手。 说来也不能全怪他,谁让自己这么凑巧就趴在姐姐的阳台上。 “噢,那我待会儿再来找她吧。”张扬需要时间和距离来缓解两人的尴尬,毕竟刚刚那一手实在是太猥琐了,直捣黄龙,这说什么也解释不过去嘛,于是忍不住又道歉,“那个,彤彤,我刚真不是有意的,我向你道歉。” “算了啦,姐夫,不知者不罪,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证明你和姐姐很恩爱,我还挺高兴的,所以我不会介意的。”许丹彤大度地说道。 “呵呵…”张扬伸手挠头,一阵干笑,不过听到许丹彤的语气,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三姐妹里,她的性格是比较淡然的一个,和杨菲有些神似,不过这可能和她所学有关系,作为一名科研人员,专注和对平常生活的淡然好像是通病。 “那我先走了。”虽然暂时解除尴尬,张扬还是不好意思多呆。 不料许丹彤却开口道:“姐夫,姐姐待会儿就过来了,你在这里等她吧。” 她淡淡地笑道,似乎这会儿已经完全放下了。 张扬迟疑了一下,这会儿再走就有些做作了,张扬点了点头:“也好。” 走到她身旁,张扬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去:“在这看什么呢?” “看她们在玩啊,挺有意思的。”许丹彤双手托在香腮上,臂弯支在栏杆上,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毛,笑眯眯地说道。 底下,别墅的美女们有的躺在花园的沙滩椅上,有的在泳池游泳,有则在泳池旁的花园里吃自助餐喝着小酒听着音乐,还有的在二号别墅前的网球场打网球,所有的人那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清凉无比,火辣异常,让人看得是血脉贲张。 张扬刚才除了因为怕被她们给灌迷糊之外,另外还有个原因就是,实在抵挡不了她们活力四射的火爆身材,早就有了生理反应,所以这才急于上来找许丹露先缓解一下。 哪里会想到,一上来还闹了这么个大乌龙。 看了看许丹彤,她说这话时,已经恢复了她恬静的一幕,晚风拂面,带起她耳旁的一缕青丝缠绕在她雪白修长的脖颈上。 侧里看去,高耸的双峰将她身上那件薄薄的黄色短裙领口高高撑起,勾勒出一副诱人的景象,她是典型的水滴状胸型,翘挺而浑圆,横看成岭侧成峰,就算不用打扮,那勾人的轮廓也无法掩饰。 话说这个不怎么说话的小姨子,若是论容貌的话,绝对足以排入别墅美女中前五之列了,让人看了,心里难免有些触动。 “你自己怎么不下去?”张扬陪她看了会儿后,有些奇怪地问道。 “噢,我不大喜欢热闹。”许丹彤转头看了张扬一眼,淡淡笑道,“不过我喜欢看着别人热闹。” 这就是许家三姐妹最显著的差别了,三姐妹里露露和丹彤都是那种冷静党,不过许丹露更喜欢的是在参与中,同时能够冷静地以旁观者的姿态看待一切。 而许丹彤则是完全以旁观者的姿态,并不参与;小姨子许丹莹则没有两个姐姐那么多的想法,她属于比较热情的那种,敢爱敢恨,所以她有很多朋友,也受很多人的欢迎。 性格不同造就了三个人不同的职业,许丹露逐渐成长为一名掌控大局的智囊型领导者;而许丹彤变成一名物理科学家;许丹莹成了一名热情洋溢的计算机专家。 这是上天赐给自己最好的礼物啊,张扬看着她那张恬静柔美的侧脸,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了。 “姐夫,在想什么呢?”许丹彤注意到了张扬直剌剌的眼神,俏脸不由微微一红。 “噢,没…”张扬回过神来,看了看底下嬉戏的众女,发现温妮穿着一套白色的比基尼和许丹莹以及梅欣等人正在泳池里玩水球,玩得是不亦乐乎,看样子这个洋妞倒是很快融入了众女大家庭中啊。 “都说科学家都是寂寞的,我看你朋友倒是挺外向的。”张扬盯着温妮那具傲人雪白的酮体,若有所思地说道,话说这个拥有八分之一华夏血统的洋美女那对咪咪最起码也是e杯的,可以说和梅欣不相上下。 谁说胸大无脑,别墅里的美女,哪个不是有胸又有脑的,还有这种顶尖的物理科学家呢。 “温妮的父亲是一名很著名的核能物理科学家,不过她母亲却是一名非常善于交际的希腊外交官,我想她这应该是同时继承了父母的良好基因的缘故吧。”许丹彤微微一笑道。 “难怪!”张扬噢了一声,如果再加上她的希腊和法兰西血统,那就更正常了。 “对了,你说她这次是要去丽江是去拜访她外婆家?”张扬问道。 “嗯,她外婆是一名华夏国和葡国的混血儿,自幼随父亲定居华夏国,二战的时候,嫁给了一名支援华夏国抗战的鹰国籍盟军军官,二战结束他们一家在希腊定居,她妈妈出生在希腊随后成了希腊一名外交官,后面认识了一名法兰西核能物理科学家,之后就有了温妮,简单地说,她是一名多国混血儿。” “难怪长得那么漂亮。”张扬点了点头,混合基因就是有这种优势啊。 “姐夫,我觉得你有一个运特别好。”许丹彤微微一笑道。 “什么运?”张扬奇怪道。 “桃花运啊,姐姐说,爸妈请人给你看过命,你这个人命犯桃花…”许丹彤笑嘻嘻说道,“所以你身旁才会有那么多的美女。” 张扬呆了一呆,哭笑不得:“彤彤,你好歹也是个自然科学家,算命这种东西你也信?” “正因为我是一名自然唯物主义者,所以我才相信命运。”许丹彤淡淡地说道。 “噢,相信命运不应该是唯心主义吗?”张扬无语道。 “姐夫,你错了,天地万物确实遵循着科学界不断挖掘出来的各种自然科学规律而发展,甚至时至今日已经证实了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但创造了世界的上帝粒子又是如何来的?再严格追究下去,终究还是会变成哲学的问题,无休无止的研究下去,终究摆脱不了命运两字。” “有意思。”张扬现在是中级脑域开发水平,对于自然科学的理解也非以前所能比拟,听到许丹彤的话,脑海里灵光一闪,许丹彤的话,怎么就觉得有些熟悉。 好像兮兮也曾经说过近似的话,不过她说的好像更加不靠谱,在她认为,世界的本源不是唯心也不是唯物。 哎,想远了。张扬心绪回归,笑着问道:“彤彤,算命这事,我还没听你姐说过呢,你这么一说,我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燃起啊,你给说说,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