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变态的暴徒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变态的暴徒

张扬看了看齐小小,淡淡地笑道:“我们还没那么八卦。” “好吧,我相信你们。”郭令琳看了看张扬和齐小小,停顿了一下,“我可以全力配合你们,不过,还有个条件,我想知道我小孩现在的情况。” “你放心,你的家人,我们已经派人去暗中保护,不过你这么晚没回去,要不要先打个电话回去?”张扬开口问道。 “没事,我已经说了,这几天要出差办个案子。”郭令琳脸一红答道。 齐小小一旁把手机拿给张扬瞄了一眼,上面是郭令琳的开房记录,这女人,这几天借着出差的理由天天和那男的在酒店滚床单,张扬皱了皱眉头,真有些搞不懂她老公到底是太放心了还是装糊涂。 “那好,你能跟我们说说,委托你的人,长什么样子吗?”张扬开口问道。 郭令琳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屋里的人之后,说道:“我不想有太多人在场。” “我和齐警官必须在场。”张扬不留余地的答道。 “可以,不过其他人必须离开,包括他。”郭令琳指了指她的情夫。 张扬点了点头:“没问题。” 屋里,现在只剩下三个人。 “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郭令琳似乎放松了一些。 “刚才的问题,委托你的人,你知道多少?”张扬淡淡地说道。 “那个人身高大概一米七三,会说华夏语。南方腔,皮肤稍黑,所以我怀疑他不是粤省就是桂省人。有个特点目光很是凶狠,我一眼就看得出那个人肯定背着命案,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委托。” 安南裔?符合紫娘的推断! “然后呢?” “我拒绝了他,对方并不介意,但是下班后,却在地下停车场堵住了我,当时我正和小尤在车上。小尤见状直接下车,准备把他弄开,但是那个人一招就把小尤放倒。小尤好歹也是当了好几年兵的,而且还是特种兵,竟然被对方一招直接放倒,我当时就吓坏了。” 张扬皱了皱眉。侧头低声对着蓝牙说道。“立刻调取千里眼调查社前台监控摄像头以及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录像。” 郭令琳没有听到张扬在说什么,继续开口道:“然后对方就提出了委托要求,并且提出委托费用为二十万,事前一次性付清。” 齐小小举手:“等等,二十万,你就没觉得怀疑?让你带他去观察女娲集团,就有二十万收入,而且还是十这钱不是来得太快了?” 郭令琳苦笑:“我当然纳闷。当时那种情况,别说二十万。就算是两百块我也得答应啊。” “这就是所谓的利益绑架吧。”张扬解释道,“只要千里眼调查社接受了这笔钱,那么郭女士就和他们是利益共同体,日后再要泄密,难免就要悠着点。” “当时也没有多想,反正我也没得选择,就由着对方了。”郭令琳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齐小小,淡然道,“更要命的是,他竟然还知道我和小尤的关系,还知道我有两个小孩,我没办法,只能答应了。” “他和小尤体型身高都差不多,所以当天晚上,由他扮成小尤和我一同到隧道口边上的那个小丘陵对你们进行观察。” “他使用了什么设备?”张扬想了解那个家伙的装备,这样可以间接推断那个杀手对女娲集团的掌握状况。 “他好像就带了个夜视测距仪,其他用的都是我们侦探社的东西。”郭令琳带着一丝得意。 齐小小替她解释道:“千里眼调查社所使用的设备是梅宁市里的那些私家侦探社中最先进的,这或许就是那些杀手找上他们的原因。” “你怎么知道?”郭令琳讶异地看了齐小小一眼。 齐小小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有什么好奇怪的,每一家私家侦探社都在我们眼皮底下。” “好吧,当时按他的要求,我带了红外望远镜,还有长焦摄像机等,大约晚上九点我带着他在你们工业园四周溜了几圈,最后我带他到了那个小丘陵,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还假装搭了个帐篷装作是情侣在野外,随后开始观察。” “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所以也没注意到他在看什么,只希望这个恶魔赶紧办完他想要办的事情,我好交差了事,哪知道,他看了半个小时候,突然就对我动手动脚…”郭令琳脸一红,头垂了下去,“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她的供述基本上没有什么价值。 “接下去你们之间是怎么发生关系的,我要你详细给我描述一遍。”一旁的齐小小却突然开口说道。 “这个…就是被强暴了,还能说什么?”郭令琳有些恼火,显然不想回忆那段不堪的过往。 “我要你把详细的经过说出来。”齐小小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缓缓地说道,“因为这是你声称被强|奸的重要口供,否则我只能认为你们是在野外苟合。” 郭令琳双眸露出一丝愤怒,但是看到齐小小的眼神之后,只能无奈地说道:“齐警官,我会向你上司投诉你的。” “你有权去投诉,不过现在必须给我说清楚。” “那个暴徒先是一只手掐住我脖子,让我喊不出声来,我以为他要杀了我的时候,他却用那种凶狠的眼神盯着我,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就脱了我的裤子,随后他拉开自己的皮带,掏出了那个东西,直接塞我嘴里…” 次奥,太黄,太暴力了!张扬偷偷瞄了齐小小一眼。不过后者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冷淡地继续问道:“接着呢?” “接着,我当时脑袋一阵的茫然。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折腾了多久,眼泪就一直哗啦啦地掉,过了一会儿,他一把把我推倒,把我裤子脱到脚踝处,然后就粗暴地进来了,我疼得要命。双手四处乱抓,可是那个畜生不肯放过我。” “你说你很疼?可是你又不是处|女,怎么会疼?”齐小小质疑道。 闻言。郭令琳不怒反笑:“齐警官,你还是处|女吧?” “我没让你问我。”齐小小脸一红,怒道。 “齐警官,你要不是处|女。就应该知道。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做那种事情,而且没有一点前戏的话,那地方是很难那个…有水的,你自己想想如果有根粗糙的木杵在你身上最娇嫩的肌肤上疯狂磨擦着,你是什么感觉?”郭令琳有些恼羞成怒道。 “好了,别废话,你继续说。”齐小小羞恼道,眼神却下意识地偷瞄了一旁张扬一眼。后者两只眼睛正假装看天花板。 郭令琳只好继续描述道:“那个畜生折腾了我大概十多分钟,然后不顾我的哀求就直接那个了…然后又逼我把他弄干净。我才帮他弄干净,谁知道那个变态又想要,然后又像刚开始那样,让我为他咬…我没办法,只能按他的要求…不过后来我让他戴套套,他倒是没说什么了,但是他反掰着我的双臂…我非常痛苦…出来之后,他好像是知道了我准备偷偷留下来做证据似的,被他甩手扔了。” “接着,我们就下了山,我载着他,过了隧道回到市区,半路上他拿了我那些设备,然后要我放下他,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在哪里下的车?” “月田区福井大街。” “之后什么时候联络你?”齐小小又问道。 “没了,从那晚分手后,留下一堆威胁的话之后,那个畜生就不见了,那些设备第二天又诡异般地出现在我们调查社,但是我调了监控录像,怎么也搞不懂他是怎么放进来的,那个魔鬼实在是太可怕了,想到他的本事我就不寒而栗,压根就不敢提什么报警了。” 正说话间,许丹露来电。 “一个坏消息,阿狗弄到千里眼调查社大楼的监控录像还有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录像了,只可惜这几天的录像全部被破坏了,我们沿路调了一些监控录像,尽快部分摄像头可以看到对方,但是对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有意识地躲开监控,数据化进行搜索后,没有结果,你那边怎么样了?小心点。” 张扬看了看齐小小,苦笑:“没什么多大进展。” 顿了顿,他发现齐小小让人拿了纸和铅笔过来,然后又开始盘问郭令琳。 “给我描述一下,你看到的那个人的特征…头型是方的还是圆的?” “有点方形…” 齐小小落笔,铅笔唰唰,很快一个人头出现:“什么发型?” “嗯,寸发!” “眼睛?” “一双凶狠的眼睛,有点三角眼…” “鼻子?长的,还是扁的?是不是这样子…” …… 张扬讶异地发现,齐小小正采用素描的方式为那个家伙画脸部素描,看得出她的功底极好,因为没多一会儿,一个凶狠阴暗的家伙跃然纸上,就连郭令琳看了眼神也是有些发直,点头说至少有百分之九十像。 一个多小时后,齐小小完成了盘问。 然后拉着张扬走到门外:“我想我有一定的把握能够找到他。” ps:感谢【jasontsai11】巨巨10000起点币的打赏和全订阅全赞支持,实在是太感谢了。 谢谢【ryanfu7】巨巨两个 588起点币打赏 【求订阅求月票】 谢谢下面的兄弟的打赏 【hgjx】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东京的大伊万】巨巨 【周星驰1573】巨巨 【星羽东】巨巨 【tiananmen】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月票,如有遗落,还请见谅 【烦恼的鬼】巨巨 【向往飘渺】巨巨 【bobo4111】巨巨 【shadowpriest】巨巨 【66014261】巨巨 【单身物语】巨巨 【丶殇丶贱6】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