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心里崩溃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心里崩溃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张扬他们的意料,也就是说那个威胁郭令琳的人很可能就是黑曼巴的人了? 不过当阿狗继续追问那个女人,关于那个男子的资料,郭令琳却不敢说了。 阿狗要动手,张扬阻止了他,他想了想,当机立断和齐小小开车,去了前水街。 很快张扬在一间密闭的房间里,看到了这个女人,郭令琳模样不算太差,虽然说有三十六岁了,但实际上打扮得看起来大概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不注意的话,多半会认为她是一个刚刚结婚没多久的成熟少|妇,双峰耸立,腰肢细软,皮肤也挺白皙,身高大约一米六二六三左右,绝对是男人喜欢约炮的绝佳对象。 当然,和身旁的齐小小比起来,那就差了最起码三四个档次。 齐小小为了掩饰自己警察的身份,换了一身牛仔便装,扎着马尾,看着很是干练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过清爽的打扮丝毫没有减弱她的半分美丽,她一走进去,郭令琳的眼神就直接瞄上了齐小小,露出一丝嫉妒的眼神。 张扬眼角微微一挑,这是看不得比自己漂亮的东西的意思吗? 另外那个男的长得果然不错,虽说他的背景似乎是个退役的特种兵,不过人长得很俊俏,还戴了副眼镜,张扬看了看他的简历,说是特种兵,其实严格意义上只能算是特种大队里的一名技术士官,而不是实际的一线特战队员。不过怎么说人家也入伍六年,综合素质还是不错的,退伍原因不详。不过从他出来没有被分配工作可以推测可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而且可能是不怎么光彩。 当然他和阿狗身旁那些手下的履历比起来那就差远了,女娲集团这些高级警卫那都基本上是一线特战队员,一路摸爬滚打出来的,基本都已经年过三十,有不少人还经历过实战。 这个家伙盯着齐小小的眼神不经意间带着一丝色迷迷的,一旁的阿狗一脚踹过去之后,他才老实了一点。 张扬还是经过了一番掩饰的。而且距离得也比较远,不过那个女的看起来很会察言观色,立刻远远地冲着张扬喊道:“您就是女娲集团的老板张总吧。你们已经关了我大半天了,这属于非法拘禁,我家人肯定已经报警了,我想你们也是懂法律的。如果你们现在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 张扬看了齐小小一眼,苦笑了一声,不过也不奇怪,自己也就是随便的弄了一下,就赶过来了,在梅宁地界上,不认识他的人现在应该很少。 更何况这种专业级的私家侦探。 “噢,你这个骚蹄子。我看你是皮痒了吧。”阿狗闻言大怒,抬脚就要踹过去。 张扬喊住了他:“算了!” 张扬和齐小小缓缓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看着郭令琳,然后让阿狗给了她一张椅子。 “谢谢!”郭令琳喉咙干咽了一下,镇定地说了声。 齐小小看了张扬一眼,也没跟她废话,径直说道:“这么跟你说吧,委托你去调查女娲集团的人来自国家杀手集团,目的是为了要杀张总,而你却去帮他,简单的说,你现在是杀手集团的共犯。” “国际杀手集团?呵呵,你们是在开玩笑吧,那个人明明就是个华夏人。” “华夏人?”张扬不由看了看齐小小,难道真误会了? 齐小小伸手托了托墨镜,回头打了个电话。 过了会儿走到张扬身旁,摇了摇头,低声道:“黑曼巴的人有安南裔的,也有北韩的,他们都会好几国的语言,会说华语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用警察的身份审她。”她看了看张扬低声说道。 张扬犹豫了一下:“合适吗…” 齐小小毕竟是警察的身份,她要是参与非法逼供,被人知道的话,问题可就大了。 “没事,现在是刑事犯罪,我有分寸。”齐小小淡淡地一笑。 而后走到郭令琳身旁,出示了警官证:“警察…” 郭令琳身子微微一抖,但很快镇定了下来:“警官,既然你是警察,就应该知道非法拘禁是犯法的。” 齐小小点了点头:“理论上是,不过你现在涉及勾结国际杀手集团,证据确凿,我们有权依法传讯你,如果你需要我们提供一个正式的手令,我会向上级申请,不过在这之前,你的人必须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说过了,我不认识什么国际杀手集团,而且我还是受害者,那个畜生强奸了我,我是清白无辜的。”确认了齐小小的警察身份之后,郭令琳反而更加镇定了,因为她相信,有齐小小在,这伙人肯定不敢对她下毒手。 齐小小冷笑道:“受害者,那么你解释一下这几个问题,第一,你接受了杀手的委托调查,第二,你拿了杀手的钱;第三,你去实地偷拍女娲集团的现场情况;第四,你和杀手集团的杀手发生过两次性关系,一次戴套,一次没戴,要是强奸你为何没有报警?你说要留下套套做证据,那么证据在哪?” “这…”郭令琳脸一红,急忙辩解道,“那是因为我被他威胁了。” “威胁?据我所知,你被抓到的时候,可是正儿八经地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有人威胁过你。” 郭令琳脑袋微微一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今天你的账户突然多了二十万元,这是你这次调查的酬金吧?” “啊…不是,这个是正常的委托费…” “我查过了,转账过来的是个国际账户,而根据你们侦探社最近的记录,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国际委托。”齐小小语气突然转得生冷,“你觉得警方没办法查到那个账号的真正来源?” 虽然张扬觉得她就算语气变冷,但是还是感觉不到什么威胁力,不过郭令琳听了,却是冷汗直冒,看样子有些崩溃了。 “还有,郭女士,另外一个原因,你和这位先生之间的关系,就不需要我挑明了吧。”齐小小盯着她,冷笑道,“你觉得被那个人抓了小辫子,所以不敢说,不过我若是要查你,只要一个电话,就能知道你这些年开了多少次房,另外,你在马安区以这位先生的名义买的那套房子恐怕你先生还不知道吧?” 郭令琳彻底崩溃了。 她没想到自己所有的秘密全部都给挖了出来,这些东西有些是有痕迹的,她丈夫虽然怀疑,但是一直没有证据,顶多也就是发发脾气就了事。 而买房子的事情,她老公压根完全被她给隐瞒了,这些东西一旦被曝光,她就彻底完蛋了。 “齐警官,我…我也不想这样啊,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凶狠了,他说他还知道我两个孩子在哪里上学,只要我敢泄露半字风声,他就会去杀了他们,我还把小孩子接回家,但是没用,今天一大早,我就在家门门口收到了一张纸条,警告我要是泄露点什么,他可是知道我家住哪里的。” 郭令琳哭丧着脸道,“您觉得我面对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办法?” 齐小小看了张扬一眼,张扬皱了皱眉头,转头跟阿狗低声说道:“立刻布置人手,监控郭令琳的家,另外派人保护她两个孩子。” 阿狗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郭女士,你知道这个杀手集团的特点是什么吗?”齐小小不动声色地看着张扬做的一切,继续盘问道。 郭令琳茫然地摇了摇头。 “他们的特点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一个知情的人,一旦他们刺杀成功,而你作为知情者,也没了利用价值,剩下的一条路就是死,而且不仅仅包括你,甚至你的家人;一旦刺杀失败,他们为了防止别人知道他们的计划,同样要杀你和你全家。所以,你唯一能选择的一条路就是和我们合作。” 郭令琳脸色剧变,但马上干笑着道:“齐警官,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吧?” “开没开玩笑你心里有数,这个杀手组织还曾经干掉过一个非洲国家总统…灭门,三十八口,你可以自己去查。”齐小小淡淡地说道,“反正你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了,现在你自由了,你要走,没有人会阻拦你。” “真的?你们肯放我走?”郭令琳看了看张扬,后者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但点了点头。 郭令琳站了起来,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她的那个情夫,走了几步,叹了口气,走了回来:“你们真的能保护我,还有我的家人吗?” 张扬摇了摇头。 “我不敢打包票,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和我们合作,你有活命的希望,和他们合作,你不会有任何活命的机会,包含你身旁这个男士。” 张扬瞥了一旁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男人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琳琳…我觉得这位警官说得对。”那个男人忍不住开口道,“那个家伙绝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和警方合作毫无疑问是最佳的选择。” 郭令琳白了那个男子一眼,那男的目光一缩,没有再作声了。 很显然,那男有些畏惧郭令琳。 “还有你们得保证不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郭令琳看了看那个男子,略带着无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