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的问题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的问题

很快就到了隧道口,时间刚好也是八点多,和那对情侣到的时候差不多,下了车,车灯没熄之前,张扬迎着车灯的光线看了看,灯光的反射下,果然可以看得到不少水蚊子在草地上飞来飞去。 “你的猜测是对的。”张扬看了看那个山头,目测了一下,应该只要走个三四分钟。 “先上去看看再说吧。”齐小小俏脸一红,“如果他们有带帐篷在这里做那种事的话,应该会有帐篷扎下的痕迹。” 张扬点了点头,回头把车子熄了火,很快,两人就到了山头。 这里人迹罕至,按道理是不会有人过来的,而且正如齐小小所猜测的越是靠近山头,草也越高,蚊子什么的越来越多。 阿狗他们是白天来的,烈日之下,蚊子比较少,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也很正常。 天空月亮圆圆高挂,临海区的空气还算好,所以皎洁的月光可以当成两人的手电筒,站在山头上,蚊子显得没有刚才那么多了,而且海风一吹倒是另有一番感觉。 从这里往北看女娲集团,果然,女娲集团那标志性的建筑总部集团大楼鹤立鸡群般在黑夜里醒目异常,而且就算是女娲药业集团一号楼和女娲药业二号楼,还有女娲未来科技一号大楼,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会儿工业园区璀璨灯光把整片的园区照射得如同白昼一般,仔细看了看。一旁还有在建的女娲集团电子科技大楼一号楼以及女娲集团电子科技大楼二号楼。 再远处,女娲集团重症中心还有女娲集团生活区也进入眼底。 至于别墅,倒是只能看到顶层的那个巨大圆屋顶。还有刚刚落成的二号别墅头上的巨大直升机停机坪。 “吖,没想到站在这里,不但挺舒服的,而且风景还不错。”齐小小迎着晚风,伸了个懒腰,顿时,胸前那对饱满坚挺的峰峦被她蓝色的制服给紧紧地勾勒出来。茁壮的玉峰如同两座小山包似的,勾人眼球。 没想到身材苗条的她,这对凶器倒是挺大的啊。加上她的小蛮腰显得很是纤细,这看起来身材火辣无比,再加上她还穿着蓝色的警察制服,这种制服|诱惑真是令人喷血。 齐小小在那抒情。张扬倒是有所警觉。从这里看过去,确实可以把除了女娲两栋别墅之外的其他建筑物看得一清二楚,那围起来的工业园围墙根本挡不住这种高度看过去的视线。 如果有心人端个火箭筒站在这儿的话,女娲集团总部大楼简直就是个活靶子。 当然,普通的歹徒是不可能会有这种武器的,但不排除抓狂的白虎门,或者是像黑曼巴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弄这些玩意儿过来。 这帮家伙如今想要对付自己,枪是没啥用处了。但是用火箭筒什么的那还真是棘手,就算人不被炸死。大楼被轰出一个口子,那也很不爽啊。 嗯,这块地方好像还没开发,要不一起给买下来了,这个地方可是个制高点。 张扬正想着,齐小小已经蹲在了一旁,开始检查现场,过了会儿她抬起头来, 说道:“还真说对了,这里有四个帐篷的支点,地上的草也有压过的痕迹…而且看起来这是来回翻滚…有不少草被拔起来,看起来还很激烈…咳…咳…” 来回翻滚和很激烈都能看得出来?张扬忍不住点了个赞,来回翻滚这不就说明他们真的是在这里嘿咻吗? 话说回来,这个地方,天高地阔,海风临面,再加上天上还挂着一轮明月,远处夜景宜人,时间地点环境都很不错,倒还真是个适合打野战的好地方啊。 而且其实蚊子也不多,再搭个帐篷…张扬脑海不由浮起两具雪白的身躯在这里翻滚的香艳场景。 “虽然说这里的痕迹看起来确实像是有人在打野战的样子,不过也不能否认这里也是绝佳的观察之地。”齐小小站了起来,柳眉微微一蹙,“不过看样子,暂时没什么更好的线索了。” “我们回去吧。” 两人刚要走,齐小小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我同事。”她看了张扬一眼,接了起来。 “阿玉,怎么样…嗯,她警官学校毕业?和他老公是高中同学?…感情一般,不过有两个孩子?十一岁和八岁…结扎了,噢,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阿玉。” 齐小小聊了大概有五六分钟,之后挂了电话,看了看张扬,说道:“从家庭情况来看,这个郭令琳的是个女强人,她早年警官学校毕业,后来又学了法律,从事了五年司法门的工作后,因为和丈夫两地分居,而且传闻他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所以辞职了跑到梅宁,据说是为了看住她丈夫,之后她自己成立了这家私人侦探社,业绩还算不错。” “那个男的是个退伍的特种兵,反侦察能力不错,是郭令琳的手下最得力干将,人长得也挺帅,不过他和他妻子关系倒不错,只是听说他妻子一直怀不了,感情也一般,两人一个女的被丈夫背叛过,一个妻子生不了失意,若是勾搭在一起也挺正常,根据调查,郭令琳在梅宁还用那男的名义买了一套房子,所以两个人可以确定为情人关系无疑。” “害你白跑一趟了。”齐小小耸了耸肩,带着歉意说道。 “呵呵,没关系,要不是今天你提议要过来,我还不知道,女娲集团附近还有这么个好地方呢。”张扬笑了笑道。 两人准备下山,齐小小却突然停下脚步,然后转过头来,有些难为情地问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我这个问题有点…你可以不回答。”齐小小咬着樱唇,含羞道。 张扬愣了愣,但随即笑道:“你说吧,我不会介意。”别说了,就算是再黄的问题他现在在齐小小面前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两个人都那么“熟”了。 “那个,如果你和你的情人做那个事的时候,嗯,我是说经常在一起的那种情人,你喜欢带套,还是不喜欢带套?” “呃…”这是在暗示他可以做点什么的意思吗? 齐小小脸蛋羞红,急忙摆手道:“那个…那个,当我没问好了。” “嘿嘿,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我还是挺乐意回答你的。”张扬笑嘻嘻地看着她,答道,“怎么说呢,只要是安全的,嗯,就是说确定对方没有得病,也不是怀孕危险期,那么男人当然是希望不带套套了,戴那玩意儿办事,就好像穿着雨衣洗澡一样不自在…” 齐小小闻言,顿时脸蛋羞红,盯着张扬看了一下,努力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 张扬纳闷啊,她问这个干嘛? “每个男人都这样吗?”齐小小又问。 “我只能说,这是正常男人的反应,至于有没有奇葩我就不知道了。”张扬心道,要是能不戴套当然是不戴套套了,谁会那么傻啊。 不过他猛地一顿,问齐小小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齐小小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纳闷,你说郭令琳和那个男的既然都是老情人了,他们怎么还会戴个套套呢?郭令琳可是结扎过的人,那些小蝌蚪弄在里面的话,应该不会怀孕吧…还有听阿狗说过,他们可是承认做了两次…干嘛一次戴,一次不戴?” “呃?”张扬不由看了看齐小小,没想到她连这个都能注意到。 “或许只是一种习惯而已。”张扬说道。 “也许吧,对了,那两个人是不是放走了?”齐小小问道。 “人是放了,不过已经暗中派人盯梢了。”张扬答道,“包括他们的通讯情况也都监控着。” “没有发现异常吧?” “应该没有,如果有,会有人通报。” “我觉得应该再审问他们一下,我觉得他们没说实话。”齐小小说道,“疑点太多…第一,他们是如何发现这里适合打野战的,第二,这个地方太适合观察了;第三他们前言不搭后语。” 张扬想了一下,确实,这对男女太奇怪了,到荒山野岭来打野战不说,还两次,一次戴套套一次不戴,还弄了个帐篷,真是奇了怪了。 立刻打电话通知阿狗,让他控制那两个人,别让他们跑了。 电话打过去,没多久,张扬和齐小小下了山,阿狗就回电话了,人抓到了。 弄到前水街一问。 次奥,真相大白。 原来那男的压根就没和郭令琳出来过,那天是有个男人来委托他们调查,给了一大笔钱,指明让郭令琳带路。 郭令琳本来不干的,但是那个男的竟然知道郭令琳和她手下偷情的事情,并以此要挟她,而且还跟她说,她的两个孩子在哪里上学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得已,郭令琳只得和他一起找到了这个绝佳的观察地点,然后窥视女娲集团的一举一动。 中途,那个男的突然兽性大发,就着草地把她给强|奸了,再看了一会儿后,他又来了第二次,在郭令琳的哀求之下,勉强同意带套。 郭令琳说她是想偷留证据,不过对方好像并不在意。 ps: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打赏和月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