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又躺枪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又躺枪了

经过请示,米勒中校第一时间通知了洛马,洛马公司的安全主管图拔立刻做出了反馈,他们告诉米勒中校,他们已经第一时间知道了自己的系统正在遭受攻击。 同时也很自信地回复米勒中校,对方显然没办法攻破洛马公司至少是s级等的防护墙,有了上次的教训,洛马公司立马重新更新了原先所有的网络安全系统。 并且重新设定了更加复杂的文件数字信息加密技术。 比如说敏感的数据信息储存方式,由于有一些机密信息之前都是用普通的对称式算法加密手段,比如说3des甚至是des-56这种过时的手段保护着,而这一轮更新后,全部都运用aes-256甚至是aes-512高位数高级加密手法保护文件。 对于那些想要试图用暴力破解的黑客来说,用这样的加密技术,完全可以零封他们。 而对于一些容量比较小的机密信息传递,他们也采用了更加高级的非对称加密运算法加密手段,好比说把原先的传统的本来就不好破解的rsa-1024位加密运算法更新为ecc210甚至是ecc384,然后结合更加高级的数字签名验证技术把信息传递安全提升到了极致。 对于民间黑客来说,他们的做案工具也就是性能比较高级一些的计算机加上一些破解软件,计算机的运算能力顶多也就是几亿次每秒的速率。而采用这些最新的加密技术,那些计算机如果想运用暴力破解的方式,基本上就得等上几辈子。 而且。就算是职业的黑客再配备具有高速运算能力的计算机,要执行对洛马系统的攻击的话,他们也设定了一个溢出上限值,倘若对方的数据请求显著异常,超出上限值的话,系统也会开始自动锁定,甚至是更换密钥或者启动网络隔离墙自行切网。 所以对于洛马来说。一次的教训之后,也算是长了一智,以更新后的安全水平来说。就算uscc亲自下手也不一定有辙。 米勒中校接到洛马信息安全中心的反馈之后,觉得还是不放心,也是要求洛马信息安全中心开放权限让他们协助。 但很快就被拒绝了。 “中校,很显然。我们有百分百的把握。如果你们实在是太闲的话,或许你们可以找找那些渣渣的源地址,然后再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实际上我们正挖好了坑等他们过来。”洛马信息安全中心的首席安全官图拔如此回复道。 开放权限给uscc?他们又不是脑残,除非是发现了大规模的网络入侵而且系统即将崩溃了,万不得已的话,才会这么干。 眼下这波攻击对于洛马来说,简直微不足道。因为这些攻击里甚至还有渣到不行的那种单纯用数据包攻击的无聊玩意儿。 这整个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恶作剧,当然。他也发现有不少攻击试图在做破解性攻击,当然,目前而言并没有什么威胁。 米勒中校早就预料到自己的建议会被拒绝了,不过他也没有动怒,确实如对方的安全官所说的,目前的这种攻击,虽然看起来来势汹汹,但是对方的冲击显然没有什么威力。 不过洛马公司不开放权限给他的话,他能做到的也就是在一旁看着,干瞪眼,追踪这些ip?他又不是傻子,这些ip肯定都是虚拟的,更多的就是所谓的肉鸡,他跟了也没用,如果真的想查清楚对方的身份,必须充分了解对方的攻击手段,ip地址源,以及攻击的痕迹,这样才有机会反击。 不过观察了十来分钟之后,发现洛马的防线依然是固若金汤,米勒中校也就乐得放松了,给对方留了联络方式后,打开一旁电脑,想着明天怎么做这份报告。 对方的攻击显然是临时起意的,并没有事先种植木马获得洛马公司的一些加密私钥,所以他们能干的也就是不断尝试破解洛马公司设置的各种障碍,而这样的攻击其实有点像隔靴扰痒,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过他刚坐下来,电话响了。 洛马的网络安全主管图拔在电话里大呼小叫了起来:“天啊,真不敢相信,我敢打赌他们中肯定有人使用了至少运算能力超过千亿次的计算机…这不是一般的黑客。” “怎么回事?那么是有危险了吗?”米勒中校精神一绷,站了起来。 “那倒没有,我们正在追踪几个重点的嫌疑ip。”图拔答道,“对方正掉进我们的陷阱,试图用暴力破解我们故意放在那里当诱饵的一份加密技术文件,根据数据反馈的情况来看,因此我们估算出对方的能力大概是千亿次每秒的计算能力。” “千亿次?”米勒中校眉头微微一皱,“所以你们的人正在追踪这个人?” “是的,不但这个人,还有几个有实质性威胁的ip,至于其他人根本就形不成任何的威胁,而且我可以打赌,这个家伙的手段很像上次攻击洛马的那个黑客…好了,看我怎么抓住他…” 上一次实在是太丢脸了,整个洛马的防御体系被人攻入,轻而易举地被人家盗走最机密的资料,幸好,后来cia和nsa、fbi都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没能把对方这个超级黑客绳之以法。 也就是说,对方的能力非他图拔所能抵挡的。 也正因为这一点,他的上司并没有因此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他,而是信任他,让他继续担任这个网络安全中心的主管。 吸取了教训的图拔第一件事就是立刻把公司的安全系统全部重新更新了一遍,而且额外还设置了很多小陷阱。用来捕捉攻击者的痕迹,他相信,对方既然曾经干过一票。有第二次也不足为奇。 没想到,怕什么就真来什么,特么的又躺枪了。 “千亿次,恕我直言,这样的计算机在以前或许算得上是超级计算机,不过在现在的话,就算是普通的计算机也可以达到三四亿次每秒运算能力。这应该是是一些过时的老式超级计算机,我想,更可能是来自北韩或者是伊朗…”米勒中校推理着说道。 但很快。被图拔否认了:“噢,不,看起来更像是我们的盟友,嗯。让我看看。现在报告的ip大多数都是来自荷兰、爱尔兰、摩洛哥、巴哈马、瑞士、还有这个怀疑拥有千亿次计算能力的极其有可能是来自我们亲爱的盟友鹰国…这是怎么回事?我想你可以帮我查查。” 图拔报了一部分的ip地址给米勒中校。 “见鬼…”米勒中校听完,顿时大叫了一声。 “中校?”图拔的声音有些不悦,事实上他现在正在享用他的夜宵。 “上当了,该死的,这些地址就在一个小时或者不到半个小时之前还是被攻击的地址…”米勒中校暴跳如雷,“他们现在已经变成了对方的傀儡机,对方正在利用这些傀儡机子佯装攻击,图拔先生。我建议你赶紧采取最高等级防范手段…恕我直言,切断所有外联。拔掉电源是最佳的选择。” “你在开玩笑吗中校,虽然现在很晚了,不过还是有很多部门的同事正在做一些测试工作,紧急断电的话将会让他们做的一切都变成功亏一篑。” “见鬼,你最好听我的…”米勒中校不理图拔了,转头大吼,“紧急警报,全面监控洛马公司,他们正在遭受最高等级的攻击,这些狗娘养的,真够大胆啊,我们必须干点什么…” 要知道uscc米国网络作战司令部和nsa米国国家安全局的老大可是同一个人,只要逮到对方,不相信搞不死对方。 别墅 张扬神情冷静地盯着电脑,眼下他和许丹莹两个人卷着至少上万台的肉鸡,战火已经全部燃向了洛马公司。 当然,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战火才刚刚燃起,各国黑客不断地被卷入,而且越来越多,不过当然,几乎每个国家的黑客都是被动卷入的,所以攻击的话都是漫无目的的,有的攻击国内目标有的攻击国外目标。 所以看着好像一场世界大战,但实际上,雷声大雨点小,活像一锅大杂烩。 而张扬和许丹莹目的不一样,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洛马,两个人分工还不一样,许丹莹负责数万台肉鸡用简单粗暴的方式一味地用数据流轰炸洛马。 而张扬则裹挟着那些国际中间商的傀儡机,以及利用幽影系统模拟出来的ip地址有目的的进行破解和破坏洛马的网络防火墙。 简单的说,许丹莹那种攻击纯粹就是调戏型的,单纯的用数据流轰炸,目的就是为了瘫痪对方的网络,对于洛马公司来说,讨厌但不至于视为最危险。 而张扬的那种攻击方式就不一样了,他是不断尝试利用智能破解手段,攻破对方防火墙,进而意图盗窃里面的机密。 这种行为是一种最为极端的恶意攻击,洛马公司自然是对张扬的这种行为最为警惕了。 不过当然,他们自恃自己的网络安全水平固若金汤,并不是很在意。 所以更多的时间是用来追踪和定位张扬投放的这几百个由幽影系统模拟和挟持的ip地址。 “姐夫,我挟持的肉机已经不多了,新增的肉机速率比不上损失速率,对方正在不断地过滤筛选,看来对方投入的人手越来越多…按照目前这种速度,顶多还有三十…噢,不,可能只要二十分钟,他们就能跟踪到我的ip,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许丹莹柳眉微微一蹙,有些担忧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