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执着的司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执着的司源

司源白了张扬一眼:“不回答可以吗?” “不可以。” “不是!”司源否认道。 “好吧!”张扬看了看他的眼神,司源明显接受过很专业的训练,眼神里看不出多少撒谎的痕迹,但是张扬却知道他并没有全部说真话。 这小子在这之前对余小鱼绝对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今天却露出一丝破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了余小鱼一面的缘故。 怎么说,余小鱼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好吧,现在说说那个蓝色羽毛绒服的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张扬问道。 “那个家伙是我通过秘密手段获得的。”司源喘了一口粗气,“花了很大的代价,从德联邦bnd的手里获得的。” “bnd?德联邦调查局?”毕竟学过特工宝典,张扬知道这三个字的意思。 “是的。”司源点了点头,“谋杀案发生之后,当地警方介入之后,bnd也马上介入了,他们发现了很多的疑点,比如为什么监控录像突然间全部消失,于是他们尝试去恢复,你知道的,他们是特情组织,有不少特殊的手段,就算是删除得再干净,他们也有办法恢复。” “这么说,bnd手里掌握着那些凶手的资料,比如视频?” “嗯!”司源点了点头,“一个月前是这样。” “一个月前?” “不错,一个月前。bnd的人掌握着大量恢复过来的现场视频,当然,有价值的可能不多。但是很快的,他们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求删除这些视频和任何相关的资料。” 张扬皱眉:“凶手的势力那么庞大?” “你想一想,阻止我们调查这个案子的,竟然有影卫,那边阻止调查的有那种可以对bnd直接下命令的人,这样的势力…” “神圣联盟?”张扬心里一震。 “不错。只有这个解释,但是神圣联盟再厉害,也不可能渗透到影卫组织里面。所以,更大的可能性是一种联合,或者是勾结。”司源闭上双目,“总之无论如何。都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对付的。” “既然如此。你还要调查?” “呵呵,我这个人比较认死理,既然我接手了,那就要查到底。”司源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了,不然就扯远了,我给你的那段视频,是bnd里面一个疑心比较重的探员偷偷留下来的。他想了解这件事背后的真相。” “不过他在和国际刑警组织联络的时候,被出卖了。双方在传递视频后,那名探员被秘密杀害,出卖他的是那名icpo警官,幸亏那名bnd探员自己也留了一手,在传递视频的过程中拷贝了一份发给一名参与调查此案的华夏国国际刑警,那名警员是我们的人,于是我就有了这份东西。” “那名探员遗留下来的资料很少,不过提到了一点,那名探员怀疑这个案子可能有两名凶手,就是视频里这个蓝色羽绒服的家伙,这个说法和羽松大师的保镖说法是一样的,于是我必须先确定这个人的身份。” “不过我研究了好几天,并没有什么头绪,这段视频除了可以证明这个男子确实在案发之后出现在案发现场之外,并无其他用处,对于警方来说没有多少利用价值,更不用说用来起诉人当证据了。” 张扬撇了撇嘴:“所以,你就找上我?” “你知道,你的形象在景水轩眼里,并不是那么好,如果这次能够帮忙的话,毫无疑问不但能够让乔家的声望大涨,你自己的好处…”司源不自然地笑了笑,显然编造出这个理由他自己觉得也有些说不过去。 “那我还得感谢你了?” “好吧,其实…你已经被盯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你也不用奇怪,在任何国家甚至是世界,要是突然多了你这么一个奇葩的话,不引起人注意的话是不可能的,景水轩的那位对你也很感兴趣,也知道你除了生物医药领域之外,其他方面也表现出不同寻常的水准,所以我如果要找一个合适的,毫无疑问你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顿了顿,他看着张扬,略带着疲惫道:“更重要的是,我能信任的人实在不多…” 张扬愣了愣,接着又没好气地道:“不用讲得那么煽情,看在那条特殊网络通道的份上。” 司源笑了笑也不介意张扬一脸臭脸:“有什么线索了没有?你是怎么直到那个凶手是艾力提的?” “当地警方的案卷记录。”张扬解释道,“至于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家伙,脸部没能找到,不过让我们翻到一段关于他的视频,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个左撇子。” 张扬把找到的视频丢给他。 司源看了看张扬丢给他的u盘,捡了起来,立刻打开一台他带过来的电脑。 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张扬:“好小子,真有你的,真是那个家伙,不过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左撇子?” “看他的动作,猜的。”张扬淡淡地说道,“我能做到的也就这么多了。” 司源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谢谢你。” 张扬不置可否:“对了,那个家伙很可能还是个球迷,那服装是当地一支足球队会员球迷才有的衣服,如果是个华裔的话,范围就更小了。” 张扬本来还想告诉司源更多,或许自己可以帮他把那个家伙活生生给就出来,不过现在想了想,如果告诉他更多的东西,未必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司源耗费了好几天没有头绪的东西,自己花费了一夜的功夫,就有了这么大的进展,只会让他以及景水轩的人觉得女娲集团的实力的恐怖。 甚至引起他们更多的猜测。 他现在还不想把女娲集团的实力过早的全部暴露给对自己来说敌友不明的人,尤其是这种暗实力。 司源他觉得没问题,但是他母亲呢,他背后的景水轩呢,张扬可不想把女娲集团的安危置于一种别人时刻窥视的境况下。 “走了!”张扬不想再多耽搁下去,这事的复杂程度超出他原先的想象,没想到阴魂不散的神圣联盟又来了。 “张扬,帮我照顾她…”到了门口,司源突然开口。 “这种事,最好你自己去。”张扬淡淡地说道。 回到家,蔡冰她们还没有获得更多的新消息,倒是杨菲给了他一个期盼已久的消息。 最后几门课程他达标了,硕士毕业论文以及本科毕业论文也通过,并且他的毕业资格审查已经在截止日期之前送去审查了,不出意外,毕业典礼过后,月底就可以领到本科以及硕士研究生的毕业证书。 那么届时,该死的m级任务就终于告一段落了。 一身职业打扮的杨菲看了张扬一眼,递给他一份通知。 “六月二十九下午三点半开始,化院和材院、数科、环院、医学院等几个学院的毕业生一起,在建南大礼堂举行毕业典礼。” 说完,杨菲突然抿嘴一笑,她那白皙的俏脸上,那对平日难得一见的米粒般大小浅浅的梨涡微微浮现,这些日子一来,随着她的笑容增多,她的容貌似乎又比以前更加填了几分清宁的韵味,青丝垂肩,雪肌嫩滑,沁人的幽香溢满整个房间,美艳逼人之余又添了一份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有阴谋啊!不过张扬突然想到届时自己毕业了之后,自己就好像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她了,啧啧。 “怎么了?你好像还有什么隐瞒着我。”张扬算了算,其实距离毕业典礼已经没有几天了。 四年的青葱岁月一晃而过,终于到了自己的毕业季。 回想一下,尽管有各种暖甜苦辣,但这四年都将是自己这辈子里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是这样,学工处和校领导联系了我,希望咨询一下你的意见,你知道的,毕业典礼嘛,难免会有一些优秀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的,你作为…” “哎呀,老婆姐姐,我突然肚子疼…”学生代表发言?叉,要命啊,张扬最不擅长的就是上台演讲或者发言什么的了,更何况是当着至少也有两千人的面。 “那个,你要逃也没用,我已经替你答应了。”杨菲笑眯眯地说道。 “啊…那个…那天我实在是很忙啊,有很多合同要签,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没事,虽然是第一个发言,不过演讲稿网上很多的,可以借鉴一下。”杨菲樱唇微微一抿,偷偷看了张扬一眼,“其实我也知道你不喜欢出风头… 可是实在是扛不住王院长的那种幽怨的表情…你不会怪我吧?” 杨菲嘟了嘟嘴,露出一抹平日里绝对看不到的小女人般的娇嗔。 “稿子…你可得帮我搞定。”张扬一脸无奈道,现在的自己,毫无疑问已经是梅宁大学最好的宣传名片,如果毕业典礼上没有上去确实显得有些诡异。 “还有,老婆姐姐,你可别忘了,我们当初的那个约定噢。”张扬想到和杨菲当初的约定,心情又愉悦了起来,看着四下无人,“要不先缴点利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