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甘为棋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甘为棋子

“首先,我一开始负责这个案子之后,就发现自己开始被人暗地里跟踪,其次我无论做什么,只要是和这个案子有关的,都会多多杀少遇到一些暗地里的障碍甚至是明里的搪塞,所以基本可以肯定,参与调查的人里面,肯定有内奸。” 司源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不过有内奸也不奇怪,因为组成这个调查团的成员都是各大豪门家族的新一代杰出者,一共九个人,除了当中有两个人因为个人原因没办法成为组员之外,基本上这些人代表了华夏各个豪门家族。” “而如果干这件事的人真的是其中某个豪门家族的话,那么调查团成立的当天,内奸就已经存在了。” “等一等。”张扬伸手打断了司源的话,皱着眉头问道,“你说景水轩的人已经知道这个案子可能涉及这些豪门家族,但还是让人组建了这支可能包含了内奸所在家族在内的调查团?景水轩的人脑子是不是…” “别胡说八道。”司源讳莫如深地瞪了张扬一眼,而后却是贼贼地压低了声音说道,“不错,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你太小瞧了她们了。” “实际上我在调查的时候,景水轩的人也在偷偷地盯着我,说白了,我的这个调查团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景水轩之所以把调查团推出来,一来是为了给格伦堡表姿态,说明我们的诚意。二来,就是吸引国内的那个可能干了这事的豪门大族把注意力放在我领导的这个调查团身上,而景水轩的秘密调查人员则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引蛇出洞。” 张扬眉头微微一皱,看来自己小看了人家了。 不过也是,好歹人家也是流传了据说数千年的家族,如果这点也想不到那未免也太逊了。 “既然如此,你自己也知道人家不过是让你当棋子罢了。你干嘛还得查得那么认真?”张扬纳闷地问道。 司源苦笑:“其实我接手调查团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是一颗棋子了,不过作为棋子。尤其自己知道自己是棋子的时候,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你可不要做这颗棋子,还有一个选择是。你继续做这颗棋子。” 司源顿了顿。脸上笑容微微一敛:“我选择了做一颗棋子,所以我就要把棋子的本分做好,我要尽最大的可能去当好这颗棋子,我查得越狠,对方就会越慌,他们会想方设法去弥补可能出现的漏洞,甚至是干掉我,而只要他们在这些环节了露出什么马脚。那么他们就有更大的机会暴露。” 闻言,张扬心里不由微微一震。不由再对眼前这个家伙重新做了一番评估。 虽然他搞不懂什么样的东西支持司源去这么做,为了让对方暴露,他甘愿做一枚棋子甚至是牺牲自己,但这份胆识他还佩服的,至少凭心而论,如果自己没有女娲系统,应该不会傻傻还当这么一枚棋子。 “那么现在你查出对手是谁了吗?或者说景水轩已经查出幕后主使者了吗?”张扬问。 司源点头又摇头。 张扬纳闷: “什么意思?” “我调查没多久,很快就有了初步的结果,不过这个结果并不是我调查出来的,而是你的小舅子…乔希云,他怀疑丁家涉嫌了这个案子,因为白虎门的势力遍布世界,而汉堡市丁家就有两个常字辈的人,案发后,其中一个常字辈的人间蒸发。” “对于这个结论我是将信将疑的,白虎门那时候正和你拼得你死我活的,乔家的人对丁家恨之入骨,所以我认为乔希云这个结果有倾向性,不过我还是去求证这个事情,结果当我去求证的时候,却遇到了伏击…我本来是要到那个所谓失踪的常字辈老家探访,我们两辆车,在半山腰被人伏击,我的六名保镖,死了三个,两个重伤,剩下一个带着我进入密林,在密林我又遇到了杀手,本来以为挂定了,结果景水轩暗中跟着的人出手了。” “一番火拼之后,对方杀手全部全部被击毙,结果发现,这些杀手全部都是申家的人。” “申家的人?”张扬皱眉问道,“这不就结了,也就是说申家也学你们一样,利用丁家做棋子,引出你,准备干掉你,嫁祸给白家结果却被景水轩的人抓了个正着,景水轩的目的达到,一切不是应该了结了吗?”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就连救我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申家可不是普通的豪门家族,无论是经界还是政界在我国都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如果要动他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查明,到底幕后的主使者到底是整个的申家,还是申家的一部分人,因为怎么说,申家也没有理由去干这种事。” “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却发现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了申家,就在景水轩准备出手的时候,轩里的那位突然传话,只有三个字,上当了!” “申家也是幌子?”张扬一阵心惊肉跳,特么的,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果然不是自己能够看穿的。 “不错,景水轩以我为棋子目的想引出幕后的人,而对方已经看穿了我是棋子,所以以白家为棋子,再以申家为棋子中的棋子,引我们进入他们设置的圈套,目的就是想让景水轩的人对付申家,申家的实力足够强大,他们干这种事也合乎情理,而且后来调查到的很多证据似乎都指向了申家。” “连我都确信是申家做的无疑,要不是景水轩的那一位临时叫停。恐怕这会儿政经两界早已闹翻了天。” “是吗?可是我听说申家某位首长最近好像刚退居二线…某家大型上市公司的申姓老总被立案调查。”张扬狐疑地问道,“莫非这也是你们的幌子?” 司源摇头:“你想想,申家虽然可能不是主谋。但是他们的人却出现在伏击我的现场,怎么说都脱不了干系,一方面是要惩罚,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做给幕后的那些人看,所以算是半惩半诫,最最重要的是。掩护我继续调查。” “不过这次我调查,依然是在明处,表面上是针对申家继续清算。实际上我必须找到真正的凶手,风险甚至比上次还大,因为这次如果让我查到,那就是直接命中对方要害。双方直接短兵相接。”司源脸上带着一丝忧虑道。 “可是我记得你说过。景水轩自己也有人,既然是暗中调查,干嘛不动用景水轩自己的人?”张扬奇怪地说道。 “因为很简单,能调动申家的人,又能调动白家的人,这世上只有极少数的人有办法。”司源说到这里,谨慎地四下看了看,而后悄悄附在张扬耳旁低声道。“景水轩自己的人,传说中的影卫。那边的主人怀疑是自己内部出了问题,你说她还能让他们自己去调查他们自己吗?” “影卫?” 司源轻轻点了点头:“不错,据说以十二生肖为代号,一共十二个人,其中一半六个人在景水轩,另外六个人,分驻各地,伺机而动,每个人的身份都是极其神秘的,但是他们都拥有浏览各种秘密情报的最高权限,每个人手里或多或少掌握着一股庞大的秘密资源,像我这种调查,事先他们早就了解得一清二楚,因此我才会被他们带着圈子耍得团团转。” “他们一出手的话,就基本不会有人幸免。”司源看着张扬说道,“事关存亡,所以今天我就跟你明说了,我知道你这个人,虽然嘻嘻哈哈,风流色鬼一个,但经过我暗中调查,发现你这个人还是挺讲义气的,倘若有朝一日,我身有不测,我希望你能帮我接着调查下去,一定要挖出这个内鬼。” “原来说了老半天,你是拉我下水的。”张扬一阵无语。 “你要这么想,也没问题。” “叉,我今天什么都没听到。” “事实上你已经听了。”司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你也不用那么悲观,虽然影卫很可怕,但是并不是十二生肖全部都有问题,而且,他们的身份不至于莫名其妙对你这种小人物下手。” “小人物?”张扬想了一下,好吧,尽管自己确实有一定实力,不过在这些人面前,的确还只能算是一个小人物。 司源伸手,拍了拍张扬肩膀:“行了,没看到我乔装打扮成这样子来和你见面吗,还不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你只要帮我找到那个蓝色羽绒服的家伙身份就行了,其他的也不用你来管。” 张扬有些纠结地看了他一眼,原来这里面竟然是个如此巨大的漩涡,这特么的一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啊。 不过老实说,司源做得没错,对方应该怎么也想不到司源还会继续调查,更想不到他会让张扬帮他。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张扬道。 “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因为怕自己出事,所以不敢去面对或者接纳余小鱼?” ps:【全订阅的兄弟们求大神之光】 【hgjx】巨巨 【tiananmen】巨巨 【茈玍呮为伱】巨巨 【痞子000000】巨巨 【美女是祸水】巨巨 【kira-zsc】巨巨 【怕高的乌鸦】巨巨 【东京的大伊万】巨巨 【封魔狂刀】巨巨 谢谢以下兄弟月票,如有遗落,还请见谅 【bobo4111】巨巨 【追求幸福的猪】巨巨 【幻影1型】巨巨 【方一飞】巨巨 【声苑】巨巨 【爱7654】巨巨 【巡航a】巨巨 【看来是打飞机】巨巨 【喵_】巨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