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鬼鬼祟祟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鬼鬼祟祟

一件扑朔迷离的案子在齐小小的推理以及幽影系统强大的搜索功能之下,很快就露出了眉目。 接下来是寻找那个可能存在的嫌疑人是否有相关的信息,张扬特意上去浏览了一下对方的官方主页,不过很可惜的是,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看来只能通过其他方式去查证了。 翌日,张扬把昨晚弄到的那份名单交给了蔡冰,让她在德意志的人暗中帮忙查找那份名单上的人是否有走撇子,蔡氏永和集团在那有一家分公司,派驻人员高达近百人。 而乔希儿也给出了最新的信息,几乎可以确定,司源要张扬查找的那个人,肯定和当地一家华人基|督教堂附近一起刺杀案有关。 那起案子里,一共有两名死者,一名是当地华人社区领袖同时也是著名的国学大师羽松,另外一个是当地年轻议员维尔.路德希,两人在一家餐馆一起吃饭,出门的时候,被一名枪手枪杀。 据说当时凶手是对准羽松开枪的,但是年轻的维尔冲了上去挡住了枪口,不过歹徒连开了四枪,最终维尔和羽松两个人双双丧命。 而凶徒成功地从保镖的围堵下当场逃逸。 当地的治安一向良好,出了这件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 当地警方迅速投入大量警力对案件展开侦破,很快,不足十天,行凶的枪手被发现了踪迹。但是对方在警方的包围之下居然跳海逃脱了。 只不过再过了半个月之后,凶手的尸体却被一个渔民在海里打捞了上来,凶手是一名ur族华裔叫艾力提。只不过有人说这名凶手曾经在其博客上攻击过羽松的信仰,而羽松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基于凶手已经伏法,而且警方也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这个案子到此为止就算是结案。 张扬通过幽影系统拷贝了当地警方的资料,验证了乔希儿说的话。 如此说来的话,既然凶手都已经伏法了,司源干嘛还要追查这个蓝色羽绒服的家伙呢?张扬不由好奇了起来。 这个家伙肯定有很多事情隐瞒着他。 张扬皱了皱眉头。拨通了司源的电话。 “怎么,有消息了?”司源的声音很是惊讶。 “有!”张扬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真的?”司源有点不可置信。 “那个人叫艾力提…”张扬淡淡地说道。 司源愣了愣,之后叹了口气:“看来我小看了你。有空吗,见个面。” “不是昨天才见过?”张扬没好气地说道。 “好吧,这件事,我确实向你隐瞒了不少东西。不过这些东西和你无关。我也不想你牵扯进去免得给你带来麻烦,要不,我拜托你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司源沉吟了一下后说道。 张扬淡淡地回应道:“我找到了另外一段视频,里面有那个蓝色羽绒服的家伙。” “什么?”司源呆了一呆,“不可能啊,你在家吗?” “我去找你。” “蓝辰酒店…” 蓝辰酒店,六楼 张扬敲开一间豪华vip房的房门,像个中东人似的司源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四下看了看,看到张扬后。吓了一跳。 “次奥!想吓唬谁啊,怎么成这副德性了。”司源低声大骂道。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搞成这个样子,还神神秘秘的让我化妆成阿拉伯人,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是恐怖分子接头呢。”张扬没好气地走了进去。 “你这鸟样…还阿拉伯人?”司源盯着张扬脑袋上的那顶帽子,无语道,“印度阿三的和阿拉伯人混合体?” “行了,随便凑合一下,我说在自己的国家,至于这样子吗?”张扬摘下头上的帽子随地一扔,大夏天的,戴着个大帽子玩意儿简直可以热死人。 “我告诉你,自从我接了这个案子之后,至少甩掉了十次以上的盯梢,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没看到我现在连保镖都不带吗?”司源没好气地说道。 张扬愣了愣:“至于这么严重吗?好歹你也是豪门家族的公子哥,明面上的身份,就算是市长都要怕你三分,既然调查这个案子那么危险,你干嘛还接?” “你问那么多干嘛。”司源走到一旁的冰柜旁,问道,“喝什么?” “白开水!” “呸…装什么优雅啊。”司源自己拎了一听啤酒拧开,“要喝白开水自己倒。” 张扬没搭理他,自个儿烧了一壶开水。 “说吧,这个明明已经结案的案子,为什么还让我调查?”张扬打开话匣。 “等等!”司源拿出一个黑色方盒,滴滴按了几下。 张扬认出来了,这是一种电子信号干扰仪,可以防止窃听和而且还可以干涉针孔摄像的信号传输。 “至于吗?”张扬不觉好笑,这个家伙成了惊弓之鸟了? “你是不知道那帮人的可怕。”司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走到窗户旁,把窗帘拉上。 日,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在里面偷情了!关键还是个老爷们。 张扬一脸无奈,当然,司源的谨慎也没有错。 “这件案子在汉堡警方那里是结案了,不过这只是表面的现象。”司源喝了一口啤酒后,淡淡地说道,“表面上,这是一个宗教冲突的个例案子,不过我得告诉你,这个命案里,死的两个人身份很特殊。” “一个是维尔,维尔.冯.路德希是欧罗巴哈普斯家族流传下来的一支贵族豪门的后裔,简单的说,他是一名贵族公子,而且还是一名市议员,他父亲是汉斯.路德希,是欧罗巴议会议员,德联邦议会议员,社民党高层,路德希家族族长,同时很有可能会是哈普斯家族下一任的族长,如果汉斯上台的话,那么届时将会推动一系列对华有利的项目。” “这么说吧,路德希一家和景水轩的主人关系匪浅,是华欧关系推动者之一,所以维尔之死,毫无疑问会对两国未来的关系造成一定的影响。” “你说的那个艾力提…”张扬皱了皱眉头。 “不错,这个艾力提真正身份是ugt分裂恐怖组织成员,你知道的,ugt在德国或者是星月国有很大的势力,所以如果他们动手的话,也很正常,而且德联政府就算查到了是他们干的,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更不可能宣布这是ugt恐怖组织干的。” 司源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另外一名死者,是羽松,不过他并不姓羽,本名叫轩羽松,是一名国画大师,另外,他还有一个身份,景水轩的主人是他的侄辈,我估计要叫他太伯伯,更简单的说,他的真实身份,是皇族后裔,游学德联邦也是为了促进华德两国关系。” “也就是说,这是一件政治事件?”张扬皱了皱眉头道。 “不错,算得上是一件政治事件,不过艾力提的身份德联邦的人有意隐瞒了,羽松大师的身份也不好泄露出去,所以就变成了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而且随着艾力提的死,整个案子就被草草了结,事实上,事情的真相还远不止如此。” 张扬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还有内幕?” “不错,我不是让你调查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家伙吗。”司源又喝了一口啤酒,淡淡地说道,“其实,当时的凶手应该不止一个,根据羽松大师身旁的一名保镖所说,凶手应该有两个,一个是穿着蓝色羽绒服蒙着脸的凶徒,一个是穿着黑色运动服的,黑色运动服的人负责行凶,那个人就是艾力提,蓝色羽绒服的家伙虽然没有动作,但根据他的判断,他最起码起到了协助的作用。” “根据一名保镖回忆,有个保镖本来可以上前护住维尔的,但是那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人却巧妙地上前阻挡了他们,最后导致维尔和羽松全部被枪杀。” “只不过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且案发之后也找不到那个蓝色羽绒服的家伙了,甚至连附近的监控摄像头也诡异般的丢失了监控记录,案子自然就以凶手伏法而告结了。” “不过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案发当日,有着浓厚哈普斯背景的格伦堡随即发了一份公函给景水轩,要求景水轩帮忙协助调查此案的幕后凶手,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一起有组织的谋杀案,凶手绝对不仅仅只有一个艾力提,格伦堡的调查人员当天就参与围捕艾力提,并在艾力提住过的房间获取了两本护照,除了一本是艾力提的之外,还有一本也是华夏国的,而且竟然还是汉族…” “更意外的是,他们在房间里获得了一些毛发组织,经过dna比对,可以确定那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华夏裔里面拥有神族血统的人,换句话说,他是我们相族或者将族内部的人。” “所以,景水轩当日就立刻组建了一个调查团,负责调查这让人震惊的案子。”司源端起啤酒,一口而尽,“调查团在上个月通过秘密通知的方式组建,而我,则是这个调查小组的负责人,本来,我觉得这个案子并不会有多复杂,不过当我一开始着手调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案子的复杂性远超我的想象。”